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始皇帝死,我才出山
大秦:始皇帝死,我才出山 連載中

大秦:始皇帝死,我才出山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柚子的小胖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楓 喜歡柚子的小胖妞

【爭霸+亂世+亂入】葉楓穿越大秦,成為一個小小縣令,因原軀體失憶,導致只留存近三年的記憶穿越當天乃是剛剛成婚,也是始皇帝駕崩之時,為了自己能夠過上平安富足的生活,前往求見扶蘇路途當中,意外被神秘隕石擊中,獲得了強大的體魄和實力面見扶蘇後,協助扶蘇登基稱帝,最終成就丞相之位,建錦衣衛觀察天下然歷史的修復性,導致匈奴和東胡率大軍南下,大秦徵召百姓前往守城,導致大秦各地苦不堪言,出現揭竿而起的必然事件先有陳勝吳廣起義,葉楓讓扶蘇下罪己詔,最終得罪皇權,貶為郡守,開啟了爭霸天下的旅途後因無數奸臣和歷代帝王亂入,天下混亂最終的大秦會走向何處,誰又會成為最終的勝利者展開

《大秦:始皇帝死,我才出山》章節試讀:

「哼,你們也比想跑。」

葉楓現在感覺熱血沸騰,甚至有一種要大開殺戒的感覺,隨後直接舉着手中的短劍殺入了黑衣人群之中。

「噗…!」

「啊…!」

由於有了葉楓的加入,外加他殺了黑衣人之中老大的緣故,讓黑衣人一個個都感覺到了膽戰心驚,面露恐懼之色。

黑衣人紛紛被葉楓擊殺,鮮血四濺將他整個人都染成了血色。

「沒想到葉楓的實力這麼強?」

「一個人單槍匹馬殺死了黑衣人,並且現在殺入黑衣人群之中,猶如無人之境。」

「這樣的女婿,本公子要定了,哼。」

扶蘇異常的鎮定,冷哼了一聲,雙眼注視着面前大發神威的葉楓,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讚賞。

這樣的刺殺他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成為始皇帝的長子,他的地位威脅到了很多人,關乎着整個大秦的江山社稷。

所以他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面對各種暗殺,毒殺。

雖然內心極度不想看見,但是卻根本無法避免。

直到後來,慢慢的變得麻木了。

一刻鐘後。

「啊…!」

當最後一個黑衣人被葉楓打斷了雙腿,發出了慘叫聲後,戰鬥全部都結束了。

「將所有人嘴裏都檢查一遍,不能夠讓他們服毒自盡。」

「看好人,並且拖下去嚴刑拷問。」

「務必要詢問出幕後主使是何人。」

「另外全城搜捕,務必要將漏網之魚全部抓獲。」

很快,葉楓將這些人活捉了,然後交給了身邊的蒙家軍。

「喏。」

很快,蒙家軍內走出來幾個士卒,直接將他們拉走了。

「公子,你沒事吧?」

將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葉楓朝着扶蘇走了過去。

「沒事,楓。」

「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能打。」

扶蘇嘴角微微一揚,伸出拳頭在葉楓的心口敲了一拳。

「嘿嘿!」

「也就那樣,碰見幾個小嘍啰還好,要是來點大魚,我就直接嗝屁了。」

葉楓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變得強大,伸出手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傻傻的笑了笑。

「哈哈,好,好啊!」

「來人,回宮。」

扶蘇微微一笑,隨後直接帶着一隊人馬直接朝着咸陽宮內而去。

「拜見公子。」

當扶蘇來到了咸陽宮前的時候,守衛立刻上前跪拜。

「都起來吧!」

扶蘇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直接進入了咸陽宮。

「父親?」

「您怎麼回來了?」

「孩兒接到了通知,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子嬰(有爭議,至於是兒子還是兄弟,咱就不管了,當個兒子)策馬疾行而來,看見扶蘇連忙過來拜見。

如今的子嬰也不過才十三歲,卻長的一臉英氣,非常的俊俏。

「子嬰,你來了?」

「沒什麼,進宮再說吧!」

扶蘇微微點了點頭,並未多言,帶着眾人直接進入了咸陽宮內。

而始皇帝不在,整個咸陽宮內就是扶蘇的地盤,在整個咸陽城內,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所有人都會選擇服從。

但是由於文武百官幾乎都已經被秦始皇拉走東巡了,所以咸陽城內並沒有多少官員。

很快,眾人就來到了咸陽宮內。

「其餘人等在外看守。」

進入咸陽宮之後,扶蘇隨即讓蒙家軍在外看守,而自己則帶着葉楓和子嬰進入了

「父親,為何會突然回到咸陽城呢?」

「陛下可沒有讓父親回到咸陽呀?」

子嬰有些疑惑,內心多少也有些擔憂,害怕自己的父親會因此被自己的爺爺問罪。

「父皇已經駕崩了。」

扶蘇看着面前的子嬰,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和傷感。

「什麼?」

「父親?您說皇爺爺駕崩了?」

「這?這怎麼可能?」

子嬰聽見扶蘇的話後,瞬間感覺到了面色蒼白,整個人一踉蹌,直接摔倒在地,滿臉的不可置信。

「沒錯,胡亥還假傳遺旨,想要直接讓為父去死。」

「不過被葉楓阻攔了,否則可以想像,你們很可能也會遭遇不測。」

扶蘇看着子嬰,搖了搖頭,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葉楓。

「多謝葉大人。」

子嬰聽見扶蘇這般說,也回過了神來,大概知道了原因,連忙站起身,直接朝着葉楓拱了拱手。

「公子客氣了。」

葉楓看見子嬰朝着自己拱手一拜,連忙拱手還禮。

「對了,你姐姐呢?」

扶蘇突然想起來,還要將自己女兒介紹給葉楓,連忙詢問道。

「姐姐?」

「姐姐已經離開三年了,孩兒也不知道姐姐去了哪裡。」

「父親離開咸陽之後,姐姐也隨之離開了咸陽,去往何地,孩兒也不清楚。」

「孩兒也派人去尋找了,但是卻一無所獲,也不敢告知父親,未免讓父親擔憂。」

子嬰看見扶蘇問起,連忙說了出來,三年前扶蘇被派遣邊境的時候,自己姐姐也就直接離開了咸陽,去哪裡也不知道了。

「什麼?」

「你說曦兒不見了?」

「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早點告訴為父?」

「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扶蘇聽見自己女兒居然不見了,整個人都驚呆了,自己女兒消失了三年,自己這個父親居然不知道?

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內心怒火中燒,狠狠的瞪了子嬰一眼。

「這,父親,您也知道,您那個時候很敏感。」

「所以孩兒也不敢告訴父親,就怕父親做出什麼事情,讓皇爺爺不高興。」

「到時候別說找姐姐了,您可能都要受罪了。」

「這一點確實是孩兒的錯,請父親莫要生氣。」

「現在最重要的是父親布置好一切,準備登基。」

子嬰看見扶蘇發火,瞬間腦袋一縮,有些膽怯的看着自己的父親。

「好了好了。」

「你待會讓蒙將軍將所有的兵力全部都帶進咸陽城內。」

「不要在外面留下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

「另外將整個咸陽宮的守衛全部換掉,化成蒙家軍。」

扶蘇內心雖然有些焦急,但是現在還是正事要緊,直接將子嬰打發了出去。

「是,父親。」

子嬰嘟了嘟嘴,朝着扶蘇拱了拱手,隨後直接走出了大殿。

「楓,你說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等子嬰離開之後,扶蘇眉頭緊皺,看着葉楓,似乎想要從他的口中找到能夠解決現在困境的方法。

畢竟現在始皇帝可還在胡亥身邊,自己也不能夠做什麼,更不能夠登基。

必須要等到始皇帝回來,而且屍體被發現了才能夠宣布登基,不然就是造反。

造反的消息出去之後,那麼胡亥就會得到大秦的力量,直接用來對抗扶蘇,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公子,如今陛下還在胡亥的手中,我們一定要將消息封鎖了。」

「今天的那些黑衣人很可能是趙高的手下,他做了兩手安排。」

「一邊讓人傳遞假的遺旨,但是又害怕公子不會聽從。」

「另一邊就安排殺手在咸陽城,一旦公子出現,直接將公子擊殺。」

「到時候胡亥依然能夠順理成章的繼承帝位。」

「所以這些黑衣人必定不能夠放走一個,必須要加大力度,將他們全部都抓出來。」

「然後在城內埋伏好,一旦胡亥等人回宮,直接將他們控制了。」

「並且還要派遣使者,通知趙高,將公子已死的消息傳到他們的耳中。」

葉楓眉頭緊皺,雖然不懂什麼謀略,但是現階段的處境還是只曉得,連忙將自己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計策說了出來。

「嗯,你說的不錯。」

「不過派遣使者通知趙高,難道不會打草驚蛇嗎?」

扶蘇微微點了點頭,認為他分析的很有道理,不過他們派遣另外一個使者過去,難道不會打草驚蛇嗎?

「呵呵!」

「公子,現在趙高等人等的就是這個消息。」

「他們根本就不會注意自己得到的是否是假消息。」

「他們覺得自己必定能夠達到目的,而派人只不過是去通知他們罷了。」

「只需要派遣的人知道,自己是被王澤派遣過去的,那就好辦了。」

「只需要說他們派出去的使者王澤途中馬驚摔斷了腿,無法行走,所以讓他過去通知。」

「馬驚摔斷了腿根本就是常有的事,趙高等人得知消息之後,必定會驚喜不已。」

「並且還會加快進度回宮,楓料想不錯的話,他們應該還有三日,就能夠到達咸陽宮了吧!」

「這三日的時間,我們只需要將一切都準備就緒,就等着他們回到咸陽,來一個瓮中捉鱉。

葉楓看着扶蘇,嘴角微微一揚,隨後將自己的想法脫口而出。

「**!」

「好,好啊!」

「秒,真是秒啊!」

「楓,你不愧是本公子的丞相,能夠想的這般透徹,真是不簡單的。」

「如果你再說自己沒有丞相之才,那讓李斯這樣的丞相作何感想?」

扶蘇看着面前的葉楓,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精芒,嘴角微微上揚,拍手叫好。

「額,公子過謙了。」

「楓不過是將自己心裏的想法說出來罷了。」

「沒有什麼好讚賞的,這些相信公子都能夠猜到吧!」

葉楓有些無語,這不是很明顯是自己胡亂說的嗎?

雖然有一些依據,但是他並不覺得能夠成為一個很好的意見。

「哈哈!」

「楓,你才是過謙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這麼辦。」

「楓,你現在下去,將這件事情安排好。」

「只要胡亥等人一露面,直接將他們截殺。」

「如遇反抗者,格殺勿論。」

如今的扶蘇可不是當初的扶蘇了。

他已經不再是唯唯諾諾的扶蘇,原本一直有始皇帝壓在他的頭上,讓他大氣都不敢喘。

當然,這也是因為扶蘇是個孝子的緣故,所以非常的害怕始皇帝,導致始皇帝一說話,他內心就十分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