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隋:一個書生居然當御前侍衛
大隋:一個書生居然當御前侍衛 連載中

大隋:一個書生居然當御前侍衛

來源:google 作者:風暴騎士的聚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起 鄒軍

【無系統+搞笑+無厘頭+穩步發育】穿越到大隋,被隋文帝偷聽心聲【握草,大隋600年,隋文帝廢長立幼,選出一個斷送江山的人】隋文帝:什麼?廣兒會斷送江山?太子之位暫且空缺【十八年後,大隋就滅亡了,我要提前找個大腿】隋文帝:想跑,吳愛卿啊,你看看誰能當太子啊?【問我?你的幾個兒子,沒有個出息的啊!】展開

《大隋:一個書生居然當御前侍衛》章節試讀:

張力和吳起是同一條路,往日也對他頗有幫助。

「張大人,這是你的銀子。」

吳起將張力的銀子還了回去,還多給了他三兩。

「吳大人, 這萬萬不可啊!」

張力連忙擺了擺手說道。

「家父不在, 還要多謝王大人往日的關照!」

吳起神色恭敬說道。

張力神色怪異的看着吳起。

吳起真的改變了許多,就這種感謝的話,千難萬難從他的口中說出。

「張大人啊,人總是要變得!」

吳起頗為神秘的說道。

畢竟前世的性格,和現在他簡直就是千差萬別。

清高, 孤傲,不善言語,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典型的一個自閉少年, 現在吳起也不過二十歲。

能這麼年輕當上官, 多虧前世的父親。

如果不是前世的父親,用軍功外加戰死沙場,給他換來這個官職,前世得餓死在大街上。

要讓吳起裝成這樣的性格,還不把他憋死啊!

所以啊, 乾脆直接攤牌, 老子不裝了,就這樣了,該咋咋滴。

「改變就是好事!」

張力略帶感慨的說道。

兩人離開之後, 吳起按照前世的記憶,來到他的府邸。

堂堂七品官員住在一個一間大平房裡。

隋朝的七品官員的年俸差不多相當於 十三萬多。

再加上年終福利,怎麼著也得十五六萬啊。

可即便如此,吳起的前世也還是住着小平房。

家裡就一個老年的管家, 還是他爹生前救過命的手下。

一年十五六萬啊!

這小子不去勾欄聽曲,也不喝酒玩牌的。

就一頭鑽進他的小世界,研究如何打倒門閥。

隋文帝統一五代十國,借的就是各地門閥的力。

你說你天天研究這玩意,你不窮誰窮?

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老爺,你回來了!今天可還順利?」

鄒軍佝僂着身子,連忙迎上來。

這人就是他爹救過的軍官,好像之前還當過什麼官。

「還算可以吧」吳起點了點頭說道:「今後不要叫我老爺了,叫我公子。」

「是的公子, 公子, 我們……」

鄒軍一副欲言又止樣子。

「鄒老,雖說你是我的管家,但你也算是我長輩,有什麼事就直說!」

吳起神色誠懇的說道。

鄒軍一愣, 怎麼一個早朝上的公子和以前不一樣了。

這要擱到以前, 最多會冷冷的吐出一個字:說。

現在居然會說這麼多話了。

「鄒叔,怎麼了?」

吳起揮了揮手問道。

「叔?你…你叫我叔?」

鄒軍顫抖的說了一句,頓時老淚縱橫。

「不至於吧!別哭啊, 趕緊說事。」

可以想想前身的性格是怎麼樣的。

就一聲叔, 讓鄒軍老淚縱橫。

「不哭了,不哭了!」

鄒軍抹了抹眼淚, 道:「說正事, 說正事,就是咱們家沒米了。」

……

【我靠,混成什麼樣了,一個都督居然沒米吃了】

吳起搖了搖頭,拿出1兩碎銀子遞了過去。

「鄒叔,這幾年辛苦你了, 買些好酒好肉。」

「哎, 公子,你這錢……」

鄒軍滿臉疑惑的上下打量他。

「放心使用,來路絕對沒有問題。」

吳起前世性格淡漠,但是長相俊美, 唇紅齒白,劍眉朗目。

賣屁股的事,他可不做。

鄒軍走後,吳起將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其實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滿房子就這間房子值點錢。

但也最多價值五十兩銀子。

還有他身上剩下16兩銀子。

但想要靠着這些錢, 去千里之外的太原,那可太難了。

這可不像現代,坐個高鐵什麼就走了。

從這裡去太原,最起碼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關鍵是手裡的錢到了那邊還要買房子、做生意。

【想個辦法,掙夠一百兩就走。差不多前世二十萬了,足夠了。】

不一會兒,鄒軍拿着酒肉,還拉着米面油、蔬菜之類的東西。

「鄒叔, 這幾年辛苦了!」

吳起端起一杯酒恭敬說道。

「不辛苦!不辛苦!」

鄒軍滿臉笑意的說道。

「誰?」

突然之間, 鄒軍臉色一變, 爆喝一聲。

「嘩啦!」

幾個身穿黑色盔甲的壯漢衝天而降。

「你們是誰?」

鄒軍眯着眼睛, 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

「這裡是都督府邸,你們可知道,擅闖官員府邸,是何罪?」

吳起神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呵斥道。

「吳大人,我們是黑甲軍,奉命請大人去一趟!」

黑甲軍的首領淡淡的說道。

「黑甲軍?!」

鄒軍面色一變,這黑甲軍是隋文帝身邊的親衛。

一般犯下滔天大罪的人,才出動他們, 就和明朝的錦衣衛,大秦的黑龍衛一樣。

奉誰的命就不用說了吧!

吳起也知道黑甲軍的作用,不由的心裏一顫。

【握草, 不會受賄被他們發現了吧,就算髮現了,區區二十五兩銀子, 也用不着出動黑甲軍。】

【再說這也不算受賄, 就是正常交易啊!】

「諸位,吃了么?要不來吃一點!」吳起乾笑一聲說道。

幾名黑甲軍眼神冷漠,都不理會吳起。

「呵呵,你的盔甲沒有他的好看!」

吳起指着前面的首領說道。

他的想辦法把銀子湊齊啊,上交贓款的時候也夠數啊!

一眾黑甲軍:???

黑甲軍的首領憋了半天說道:

「我們的盔甲是統一製作的,吳大人,還是走吧,不要為難我們了!」

「咳咳,鄒叔,那你先吃吧!」

吳起頗為無奈的說道。

「不能走,我們公子到底犯了什麼事情?」

鄒軍一個跨步擋到吳起身前。

「切莫反抗,都是軍中之人,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

黑甲軍的首領淡淡的說道。

「鄒叔,放心,我不會有事啊!」

吳起搖了搖頭,走上前去,指着房上的窟窿道:「不會還走這地方吧?」

黑甲軍跳下來的時候,將房頂踏出一個窟窿。

「不用,外面有輛馬車,大人只管坐上去就好了。」

黑甲軍的首領指着前面說道。

「馬車?那你不會敲門嗎? !」

吳起氣急了,還要靠這間屋子多賣一些錢呢。

「為了保密, 我們只能從房上下來!」黑甲軍解釋道。

「為了保密?你現在到外面給我看看?」

黑甲軍出去一看,街道上站着二三十個人往吳起家裡瞅。

「吳大人,怎麼回事啊?」

「肯定是小偷啊!」

「你傻了吧! 小偷會去偷吳大人家裡嗎?那不得留下幾文錢?」

「……」

「你們他媽的站在房上揭瓦,當這些都是瞎子嗎?」

吳起沒好氣說道, 這還是大白天的。

「兄弟,你這專業水平不行啊!」

鄒軍面帶不滿的道:「現在的年輕人吃不了苦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