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唐第一狂人
大唐第一狂人 連載中

大唐第一狂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一曲未完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承乾 武俠修真 熊大

李程前本是現代都市裡一名普通的大學生,一朝穿越,他成了大唐貞觀年間的太子爺——李展開

《大唐第一狂人》章節試讀:

大唐貞觀二年——冬。
一輛零件還算齊全的馬車,在晨光的沐浴下極其低調的駛出了太極宮。
大唐太子李承乾,一個僅有八九歲的小屁孩,就坐在這駕馬車上,目的地——常樂坊。
「流放就說流放,非要美其名曰,體驗民間疾苦!」
「跟一個小屁孩還要彎彎繞繞,你丫有意思嗎?」
回頭看了一眼太極宮的方向,小傢伙的嘴裏是罵罵咧咧個不停。
與之境地恰恰相反的是,太極宮甘露殿內,大唐皇帝李二陛下則是龍顏大悅。
那滿臉的暢快,就像是與那心愛的觀音婢,頭一遭步入洞房——欣喜、期待、無比的享受!
「不容易啊!
終於把那小禍害給轟出宮了。
朕——總算能過上幾天消停日子了!」
後世某大學,大二機械工程系李程前,不僅一朝穿越成功。
更是人品爆發,直接穿越成為了大唐貞觀年間的太子爺——李承乾。
不過,貌似之前的這位太子爺,坑爹坑的有點狠...... 說真的,對於唐初這段歷史,李程前還是有些了解的。
按理說,之前的那太子爺,也是挺聰明個娃娃。
怎麼就能蠢到被人擺了一道又一道?
貞觀元年,只有七歲的小傢伙,竟然聽從了工部侍郎王遷的建議。
先是動用內府庫房一萬餘貫,從吐蕃大量購入氂牛。
之後又在長安城東,圈了一塊近百頃的荒地作為牧場。
而做這一切的目的,也只是因為,這傻孩子得知大唐耕牛太少。
而吐蕃氂牛數量眾多,且又價格低廉。
於是,這位太子爺便想藉此為基礎,為大唐的田耕事業——添磚加瓦。
結果,不到半年的時間,牧場內兩千多頭氂牛就只剩下了一堆白森森的骨架。
當然,這期間的氂牛肉都去哪裡了,相信就是不說,大家也猜的到。
「傻孩子啊!
難道你就不懂什麼叫水土不服嗎?」
「就算你不懂什麼叫水土不服,可那氂牛肉的有多值錢你總該懂吧。」
「白白便宜了那幾個老殺才,你說你!
你是不是傻!」
貞觀二年初。
小傢伙懷着永不氣餒的堅韌決心,再次興師動眾,不遠千里從南方移植果樹。
上千株的荔枝樹被他運抵長安城。
結果,因為氣候和土壤的種種原因,截止目前,上千根枯木還在南山的坡地上矗着。
而這回的原因就更簡單了,為了給長孫皇后準備生日禮物。
禮部侍郎王仁可進言,荔枝不僅味美絕倫,更是可以促進食慾、補虛益肺,實乃贈禮之絕佳選擇。
「好一個孝子啊!」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你丫這是想把長孫皇后,培養成百年後的楊玉環嗎?」
不僅如此,就在不久前,這位太子爺更是搞出了一個作死般的舉動。
他竟然準備給東宮六衛率換裝。
而這回進言的則是一位兵部官員,兵部侍郎,崔瑾!
其中理由也是相當充分,去年的禁衛軍大比,十六衛的成績遙遙領先,而東宮的六衛率...... 那成績還真是要多慘有多慘,僅僅是一個回合下來,便全軍覆沒,再無一戰之力。
而換裝就是為了提高六衛率的士氣,正所謂輸人不輸陣。
哪怕是今年的大比再輸了,但從軍容氣勢上來講,也會好看不少!
可是這小東西也不動動腦子,那可是東宮六衛率,上上下下足有兩萬多府兵。
這要是從頭到腳來個大換裝,那還真就是有多少錢都不夠他敗扯的。
幸好長孫皇后及時阻止,將這個不切實際,且又極其作死的想法,給他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不然如今的體察民情,很可能就要衍化成,九死一生的流放千里。
「崔家!
王家!
你們還真是煞費苦心!」
最初李承乾在腦海中讀到這些信息時,哪怕他來自千年之後的世界,那也是被這一幕幕處心積慮的謀劃,驚的後心陣陣發涼。
李承乾是誰?
那可是當朝太子爺!
李世民最為寵愛的兒子。
可如今那,好端端的一顆花骨朵,卻成了神憎鬼厭,天怒人怨的小禍害!
「崔家!
王家!
你們等着,小爺我來了!」
李承乾斜靠在車廂內,滿口的小牙,被他咬的嘎嘎作響。
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也在這一刻閃爍着異樣的光芒。
千年世家的底蘊有多麼可怕,李承乾還是相當清楚的。
不過那又如何?
哪怕他崔王兩家權勢滔天!
哪怕他崔王兩家對他蓄謀已久!
他李承乾照樣要在這大唐,翻江倒海,一飛衝天!
「熊大——前面這是怎麼了,難道咱們大唐,也堵車嗎?」
馬車行駛至東市,人頭攢動下,車架的速度慢了許多。
「殿下有所不知,這些人都是來自各地的流民。
現在已經是辰時,他們這都是在等着縣衙施粥。」
車箱外,一個粗獷憨厚的聲音傳了進來。
貞觀二年可謂是大災之年,關中多地是滴雨未下。
大旱後又遭蝗災,更是讓關中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單是長安城一處,就聚集了成千上萬,流離失所的災民。
「熊大,要不——明天咱們也開個粥棚吧。
流民苦啊,冬天的流民——更苦!」
雖然唐太宗那個老爹是他撿來的,看起來也挺便宜的。
但有句古話說得好,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身為李二皇帝「最不待見」的太子殿下,他李承乾怎麼也要為那個便宜老爹,分擔些許憂愁。
「殿下......您有錢嗎?」
呃...... 「這個......」 剛剛升起了一絲為流民做點事的想法,不想,熊大的一句話,就差點沒把小傢伙給噎背過氣去。
李承乾是被流放出宮的,既然是流放,那就註定——兜比臉還要乾淨。
而熊大的那句話也不像是在真的詢問,你究竟有沒有錢。
反而更是像在嘲諷這位太子爺——沒錢的話,您還是消停點吧!
「喵的——你也敢諷刺小爺…」 就在李承乾掀開車簾,正準備狠狠踹那熊大幾腳的同時,四個大字,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
王氏醫館。
「熊大,那家醫館的背後可是那個王氏?」
如今的李承乾可能是已經坐下病了,見到王氏二字,牙根就莫名的一陣痒痒。
而熊大自然知曉,這小傢伙口中的那個,指的究竟是誰。
「回殿下!
那正是那個王氏的產業。」
「都排好隊,不要擠!
孩童和老者優先。」
幾乎是在熊大話落的同時,一陣銀鈴般的聲音,緊跟着傳進了李承乾的耳中。
王氏醫館門前,一個看上去十三四歲的小姑娘站在一面寫有懸壺濟世的帆旗下,小手不停的揮舞着,示意着人群要保持秩序。
「懸壺濟世?
王氏之人也能做出此等善舉?」
小傢伙雙眼微眯。
他是真不相信,那個唯利是圖,行事不擇手段的王氏,真的會在此懸壺濟世。
「殿下,您誤會了。
那個女孩並不是王氏之人。」
「不是王氏之人?」

《大唐第一狂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