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我哥是掛靈
大唐:我哥是掛靈 連載中

大唐:我哥是掛靈

來源:google 作者:風落殘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元華 風落殘花

【大唐+狄仁傑+李元芳】穿越神探狄仁傑的世界,成為了掛靈李元芳弟弟,李元華本來以為大樹底下好乘涼,可是自己怎麼成了這棵大樹李元芳:」阿華,你真是太厲害了,我不如你啊「狄仁傑:」小華,這個案子,你怎麼看?「武則天:」小華,你覺得這天下怎麼樣?「李元華:」我只想做個不想努力的鹹魚,你們這是做什麼啊……「展開

《大唐:我哥是掛靈》章節試讀:

深夜寂靜的街道,一輛由千牛衛護送的馬車正疾馳。

可是十分詭異的是,在來到一處幽深的街道時,馬車停了下來。

「狄仁傑,沒想到你英明一世,糊塗一時啊,竟然栽到了我的手上。」

只見領頭的千牛衛大手一揮,從房頂之上出現了許多黑衣殺手。

他們手持強弓利箭,對準了街道中間的那輛馬車。

無數的利箭瞬間破空而出,直接將馬車紮成了刺蝟。

可是這馬車之中沒有一點動靜,這就讓人有些奇怪了。

領頭的千牛衛,感覺有些奇怪,於是他走到馬車的 面前,想要掀開帘子檢查一下。

可是還沒等他的手碰到那布帘子。

整個馬車瞬間破碎,一把明亮的鋼刀,直接插在了他的胸口。

「怎麼樣是不是很驚喜啊?」

李元華的臉出現在了這名千牛衛的眼中。

在他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中,李元華拔出了胸口的利刃。

其實本來是自己大哥李元芳來的。

但是他那重傷之軀,李元華實在是不放心,所以十分強硬地將他留在了狄仁傑的身邊。

一腳將眼前的這具已經逐漸冰冷的屍體踹到一旁。

李元華腳下猛然用力,直接騰空而起,落在了房頂之上。

然後在這些黑衣殺手驚訝的目光之中。

手中鋼刀上下翻飛,短短十數個呼吸,就將這些黑衣殺手全部解決了。

這時街道上的千牛衛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拔出了自己手中兵器。

朝着李元華就圍攻了過來。

不過這些小嘍啰又怎麼可能是李元華的對手,三下兩下,就全部被解決了。

「大人,還真是被您猜對了?」

李元芳和狄仁傑從一旁的黑暗中走了出來。

看着這滿地的屍體,李元芳有些驚嘆的說道。

「您是怎麼知道,這些人不是千牛衛的?」

「這個說穿了不值一提。」

狄仁傑摸着自己的鬍子笑着說道。

「首先,這些人雖然穿的是千牛衛的服飾,但是他們卻忽略了一個細節。」

「細節?什麼細節?」

李元芳有些疑惑。

「哥,是鞋子!」

「鞋子?」

聽到自己弟弟的話,李元芳瞄向了這些屍體的鞋子,可是他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錯,元華說的不錯,就是他們的鞋子。」

狄仁傑有些欣賞的看着李元華,能有這樣的洞察力,是一個可造之才啊。

「千牛衛有專屬的鞋子,那便是虎頭鏨金靴,他們是絕對不會穿這樣的快靴。」

「這是第一個疑點,第二個疑點,還記得我在館驛中問的那個問題嗎?」

「那個宣旨的千牛衛明明幽州口音,可是為什麼他要矢口否認?」

「還有,那就是皇帝不知道我已經到了絳帳縣,更不會連夜召我進宮。」

「結合這些所以我斷定這些千牛衛是歹徒假扮的。」

「而事實也證明了我的這些猜想。」

「這些可惡的傢伙!」

李元芳捏緊了拳頭。

「看來在靈州時,小華猜測的不錯,他們就是要利用我們,然後殺害大人,再嫁禍給我們。」

「這一次可不光是嫁禍,連你們也要死。」

狄仁傑笑着搖了搖頭。

「連我們也要死?」

李元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不錯,哥,如果他們真的成功了,那我們就必死無疑。」

「為什麼?」

「哥你想一下,我們是使團案的唯一知情人,還是天字一號通緝犯。」

「而大人更是這使團案的辦案大臣,可如果辦案大臣和唯一的知情人都死了的話。」

「那麼這件事情就無從查起,只能淪為懸案。」

「原來如此,還一個一石二鳥之計。」

這一刻,李元芳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是好精密的計劃。

「元華說的不錯,只不過他們算錯了一點,他們要對付的是我狄仁傑!」

狄仁傑的眼神之中閃爍着自信的光芒。

同時他對這個案子也更有興趣了。

這些歹人,挖空心思,千方百計,更是不惜對他這個辦案大臣,朝廷大員痛下殺手。

他們到底想要隱藏一些什麼。

這中間絕對有陰謀。

「大人,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是回館驛嗎?」

「不,我們直奔長安,這些殺手絕對還有後手,我們現在會館驛的話,只會給那些士兵帶來不必要的傷亡。」

「好。」

狄仁傑他們一行三人趁着夜色,直奔長安城。

在他們走後不久,一群黑衣殺手就出現在了現場。

看着這一片狼藉的現場,他們知道任務失敗了。

狄仁傑還有李氏兩兄弟已經逃走了。

不過他們並不太甘心,所以直接追到了館驛。

可是館驛一片寧靜,沒有任何的異常。

他們一番探查之下,並沒有找到狄仁傑他們的身影。

無奈之下他們只好空手而歸。

另一邊,狄仁傑他們一行三人在來到長安城之後,並沒有立刻面見皇帝。

而是兵分兩路,李元芳負責打探消息,而狄仁傑和李元華則來到了已經被付之一炬的土窯。

「大人,你看這是什麼?」

李元華站在土窯的廢墟之上,從焦土之中拔出了一柄被燒得漆黑的兵器。

「這是千牛衛用來拷問的刑具,肋排刀。」

狄仁傑看着李元華手中的這個東西,仔細端詳之後認了出來。

同時他也明白了,這土窯應該就是千牛衛的一個秘密監牢。

可是一個新的疑問又出現了。

那就是這個土窯之中關押的到底是一個什麼傢伙。

千牛衛有專門關押犯人的天牢。

可是這個人卻被單獨關押在這裡,顯然這個人的身份並不簡單。

但是想要解開這個疑問,恐怕需要等到面見皇帝的時候了。

狄仁傑四處查看之下,又在一處焦木之下找到了一方被燒掉一半的白色手帕。

「元華,過來一下,你看看這個?」

在李元華走過來之後,狄仁傑將自己找到的這半方手帕交到了他的手中。

「這是……蝮蛇的手帕。」

揉搓了一下自己手中這半方手帕李元華十分肯定地說道。

雖然這上面標誌性的蝮蛇繡花已經被燒毀了,但是這材質可是騙不了人的。

「元華,你可以肯定嗎?」

「可以,大人,這絕對是蝮蛇的東西。」

「好,我知道了,咱們可以回去了。」

得到李元華的肯定回答,狄仁傑點了點頭,他心中已有腹稿。

整個案件已經在他的腦海中清晰了起來。

「是大人。」

李元華沒有多說什麼。

接下來就只需要等待自己大哥那邊打聽到皇帝的消息了。

然後他們就可以擺脫掉自己身上天字一號通緝犯的身份。

這個背在身上實在是太難受了。

同時他的心中也有些好奇,這個上下五千年的唯一女帝,到底是怎麼樣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