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之超級農場
大唐之超級農場 連載中

大唐之超級農場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甲殼蟲339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正 李鐵

貞觀元年,李正穿越大唐,激活超級農場系統,獲得農場空間,他只要在農場空間進行種植,很快就可以收穫,並且還開啟了超級牧場,小到雞鴨鵝牛,大到飛禽猛獸都可以養殖,並且開局就送猛獁象,袁天罡是他的頭號粉絲,李二更是整天一口一個仙師,這馬鈴薯是何方神物?為何豬肉能強國?這隻神鷹可否賜予弟子當坐騎?朕的女兒長樂再過幾年就可以出閣……展開

《大唐之超級農場》章節試讀:

稀糊糊的糙米在巨大的鐵鍋里咕嘟嘟冒泡的時候,一旁的李蛋和李清已經開始流口水了。

不用看,這兩個小傢伙前段時間一定是餓壞了。

按照李正的推斷,這個本來算是富裕的家庭在完全失去經濟來源之前,這兩個孩子還是可以吃飽飯的,短短半年,就已經落得如此田地。

難怪兩個小傢伙看起來面黃肌瘦的,即便是李正自己,身體也有些弱不禁風。

在融合的記憶里,李正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之前的這個李正,似乎很喜歡求仙問道,或許是家中突然遭遇變故,給了他沉重的打擊吧,這時候的人一般都會訴諸於神靈。

這一點在後世也很正常,幾千年的傳統下來,很多人面臨人數夠重大抉擇的時候,總是迷茫無措,或者拿捏不準,這時候,拜佛求仙就是給他們吃一個定心丸。

李正看着鍋里已經熟透的米粥,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求仙問道終究是自欺欺人,想要在這個封建時代活下去,還得靠自己。

木勺子從鍋底颳了不知道幾次之後,終於看到了米粒,李正趕緊舀到碗里,放在灶台旁。

李蛋和李清的目光不約而同眼巴巴就被那一碗米粥,或者說是清水米湯吸引住了。

「這個是給阿娘的,你們兩個的在後面。」

成年人飯量大,王氏這幾日前胸貼後背,回來之後就靠在椅子上,有氣無力,椅子吱吱呀呀站立不穩,王氏的身體也搖搖欲墜,似乎疲憊和悲慟已經到了極限一般。

另外兩碗也很快就準備好了,李正這才說道:「來,這是你們兩個的,小心點,別灑了。」

李蛋興奮的嗷嗷叫,「喔!喔!喝米湯咯!」

李清抿着小嘴,小手在身上擦了幾下,看樣子之前王氏對李清的教育痕迹還在,依稀可以看出來大家閨秀的樣子。

「謝謝哥哥……」

李正端着碗,小心翼翼邁過門檻,走到了正在發獃雙目無神的王氏跟前。

如果這世界上有人能理解王氏的焦慮和苦痛,那麼只有李正一人了。

穿越之前,也是童年的時候,李正親眼看到過自己的父母為了明日的生計發愁,一夜不眠,月色下,李正聽到了啜泣聲,也聽到了父親的嘆息聲。

後來長大了,李正總是會時不時想起那一幕,想起在那個農村小院子里,一家三口徹夜不眠的樣子,蟬鳴陣陣,都是聒噪,月色冷清,如同冷眼。

「阿娘,吃飯啦。」

有了超級農場系統的李正,現在心早就放下了,雖然不知道唐朝貞觀年間的大白菜是什麼價,但在唐朝,就算是普通的一畝地,種下白菜也至少能收穫五千斤吧?

而且,系統的土地李正可是仔細看了,土質肥沃,充滿了光澤。五千斤,足夠自己度過眼前最難的飢餓關了。

王氏回過神來,「小正,你吃……」

世間爹媽情最真,淚血融入兒女身。殫竭心力終為子,可憐天下父母心。

「阿娘,我不餓,我方才去隔壁找二丫的時候吃過了。」

二丫是李正從小一起玩的小姑娘,今年也和李正一般年紀大,和二丫的娘親一樣,二丫做豆腐的手藝已經是一絕,在登州這個地方,豆腐做好了也是一樣可以活得好好的。

王氏的胳膊已經過於纖細,甚至有些病態了,「你再吃點,大小夥子正在長身體呢。」

李正擺擺手,「阿娘,你就放心吃吧,我吃過了,不餓。」

李正沒有吃,這點米誰吃都不夠,還不如先讓王氏和兩個小孩子吃飽。

至於李正自己,米沒有了,湯還很多啊。

女人愛哭,剛剛喝了一碗米湯,很快就都變成了梨花淚。

李正找到了自己睡覺的板子,往下一躺,看着外面漸漸消失的天色,打開了超級農場系統。

一畝土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李正心頭壓着濃濃的喜悅。

大白菜上面的進度條上那一行數字在一秒鐘一秒鐘的減少。

「距離成熟還剩下9小時42分31秒。」

「系統,怎麼除草,怎麼澆水?」

「宿主,除草,澆水都可以通過意念進行控制。」

李正看着已經有些雛形的大白菜青翠的葉子上那肥嘟嘟的小蟲子正在緩緩蠕動,臉上就掛滿了笑容。

這大白菜,比起後世吹噓的純天然無公害更加天然,更加純凈,這才是真正的大自然的產物嘛。

李正想起自己大學的時候看過一則新聞,說是為了讓蔬菜快點生長,有些不法商人逼迫農民伯伯使用帶激素的化肥,菜個頭是不小,但味道總是怪怪的,上面連個蟲眼都沒有,美其名曰除蟲技術到位。

李正心念一動,腳下不遠處的那一口水井裡就有一條涓涓細流涌了出來,彷彿有一條絲線控制一般,水流順着水井的邊緣爬出來,流到地面上,隨後在地面上匯聚成一條小小的溪流,一頭鑽進了一畝白菜地里。

白菜葉上,那一隻肥嘟嘟的青色的蟲子,正貪戀的忘情的啃食着菜葉子,但下一刻,彷彿被什麼東西揪住了脖子丟出去了一般,嗖的一聲,消失不見了。

這一夜,李正和曾經的自己一樣,硬是沒有睡着。

秋天的夜晚到了後半夜有些微涼,露水也緩緩在破敗的小院子里的黃葉上出現,雖然才八月底,但秋意似乎比提前來的更早一些。

貞觀元年,八月二十八,一朵小小的火苗在大唐東方,靠近大海的地方,在那個別人眼中還是一個貧窮之地的清河縣,開始冒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清河縣縣衙,知縣崔木面沉似水。

但緊緊擰巴的眉頭是無法擰出水的,現在他們缺的就是水,是淡水!

「大旱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了,再這麼下去,真就是顆粒無收了。」

崔木抬起頭,欲哭無淚,只恨自己竟然只是一個旁系,若是清河崔氏直系子孫,他現在至少也是在滄州這樣的地方,在一個富碩的縣裏面,當縣令,甚至,早早就去長安任職了。

「縣尊,要不咱們再寫兩封奏摺?」

「咱們已經寫了三封了,上官看不到,陛下看不到,誰也解決不了問題。」

崔木獃獃看着空蕩蕩的縣衙,「今年沒有存糧,整個清河縣百姓如何過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