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魏第一神捕
大魏第一神捕 連載中

大魏第一神捕

來源:google 作者:酒叄兩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無涯 武俠修真 沈浪

大魏朝,嚴州城聖葯案剛平息了兩年,又掀起了一樁撲朔迷離的盜玉案抽絲剝繭後沈浪發現這樁案子後居然隱藏着聖葯案的線索為了給父親報仇,他逐漸的發現這背後隱藏着更深的驚天陰謀足矣顛覆大魏朝廷南疆祭祀,太陰門,明月山莊,諸多勢力也逐漸登場展開

《大魏第一神捕》章節試讀:

吳七七揮退了來報的手下對着趙毅拱了拱手:「趙大人是我們南山居魯莽了,等找到三叔,吳某認打認罰絕無二言。」

對趙毅說完,吳七七又對沈浪抱拳道「也多謝沈兄點透,我等險些成了別人的棋子,等事情結束了吳某請你沈兄把酒言歡。」

說完後便帶着無言急沖沖的出了應天府向城東而去。

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吳七七剛剛所言,明顯不想讓應天府插手。

只要這些江湖人不牽連到普通人,應天府也樂得不去管這些爛攤子。

等吳七七走後,趙毅又詢問了一下沈浪和李青盜玉案有沒有什麼進展了。

李青搖搖頭表示毫無進展。

沈浪則簡短的說了一下,玲瓏坊發生的事。

趙毅點點頭也不再說什麼,示意兩人回去休息。

李青抱拳離去,沈浪則坐在椅子上沒有起身。

趙毅見狀問道「阿浪,怎麼了?」

沈浪沉思:「趙叔,我隱隱感覺這些案件似乎是圍繞着盜玉案展開的,失蹤案,南三叔這件事,似乎都是幕後之人推出來擾亂我們視線的。」

趙毅笑道「你小子直覺一直很准,既然有所懷疑,這件事不要聲張暗中調查即可,免得走露了風聲,幕後之人再有其他動作。」

沈浪點頭得到趙毅的許可便不再逗留,起身抱拳離開,離開時說了句,自己明天在城裡轉轉,不來府里報到了,趙毅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沈浪再次回到家中已經是寅時離天亮也就差一個時辰,索性便不休息了,在院子里打坐修鍊起來。

修鍊功法是兩年前父親慘死後,在一次城西小酒館飲酒時所得。

那人聽到沈浪醉酒後吐露出的遭遇,走時給了這部叫《南海刀典》的秘籍,讓他好好修鍊,免得查案時沒有好的武功慘遭賊手。

經過兩年不懈的修鍊,沈浪從只會粗淺的拳腳功夫,到如今的先天境,可見其天賦之強。

雖然先天境,比不上江湖上那些宗師,陸地神仙之流,但在年輕一輩中也算佼佼者。

隨着修鍊天色也已經漸漸亮起,收氣停息後,沈浪沐浴一番,換上一襲白衣,頭髮拿草繩隨意束起。

穿戴好的沈浪,沒了當值時的威武霸氣,反而倒給人一種慵懶公子的洒脫模樣。

拿好佩刀,關上門,沈浪便優哉游哉的朝着城西走去。

要想在嚴州城打聽什麼消息,除了城東也就城西那條繁華集市了,那裡和玲瓏坊接壤,各種各樣的小販,酒樓,茶攤,多不勝數,

西城門更是金陵城來嚴州的必經之路。那些從金陵來的行商的,江湖遊俠兒也會優先在那裡歇腳,所以閑來無事在城西喝上一杯總能聽到一些有趣的事。

沈浪邁着懶散的步子來到城西一家酒館,老掌柜的看是沈浪笑道「阿浪,今天又休沐?」

沈浪嘿嘿一笑「沒,我偷跑出來的,這不昨天城西樹林的案子破獲了,在府里閑着也是閑着,就跑你這喝酒來了。」

老掌柜驚訝:「這麼快?」

沈浪假裝不滿道:「小案子,劉叔你還不相信我的辦案能力嗎?」

掌柜嘿嘿一笑不再多問,轉而從櫃檯拿出一壇酒遞給沈浪:「阿郎,這是給你留的梨花釀,就一壇了,慢着點喝。」

沈浪接過酒道了個謝,便朝自己經常落座的靠窗位置走去了。

清晨的紅日慢慢升起,沈浪端酒靜看着街上的行人,偶爾有進來喝酒的閑散客聊着的話題也是家長里短。

「無涯兄,我們不繼續追查漕幫失蹤成員來着嚴州城幹什麼。」

白衣青年,搖着紙扇輕笑着「見一位故人,或許他能幫助我們。」

「故人?很厲害嗎!」無涯身邊的紅衣少女不解。

無涯哈哈一笑也不解釋,搖着紙扇行走着。

少女跺跺腳嘀咕了句又打啞謎,便背着有一人多高的大刀追了上來。

周圍前往嚴州城的小販看的嘖嘖稱奇,他們哪裡見過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背着那麼大的一把刀,腳步還可以做到健步如飛。

「喂!官爺,我就一個弱女子憑什麼不能帶武器入城。」少女進城被守衛攔下不滿的說道。

守衛在一旁看着少女背上那六尺長一尺寬的大刀,實在無法把她和弱女子聯繫在一起。

「姑娘,這兩天城裡事多,還請見諒,等姑娘離城時,我等自會歸還姑娘武器。」

無涯輕搖紙扇在一旁看的有趣,沒想到這古靈精怪的丫頭也有吃癟的一天。

少女看着守衛氣呼呼的道「官爺,本門武器不能輕易離身,這城我不進了。」

少女說完就要離開,無涯摺扇一合說道「官爺,我二人是應天府沈小友的朋友,可否通融一下。」

守衛思索着應天府姓沈的也就一位,捕快沈浪,於是問道「沈捕快的朋友?」

「正是」

守衛聞言點點頭「既然是沈捕快的朋友,那你們進去吧。」

無涯抱拳感謝,拉過在一旁賭氣的少女,少女入過守衛時,給了他一個鬼臉,似乎記恨他剛才要收自己武器的事。

「無涯兄,你的故人不會是那位姓沈的捕快吧。」

無涯點頭微笑:「正是這位小友。」

少女不滿:「我說無涯兄,我們江湖中的事,找官府的人幹嘛。」

無涯合起摺扇輕敲了一下少女的頭:「你個丫頭什麼時候也學會對官府帶有偏見了,那位沈小友心思縝密,擅長斷案,模擬現場,此次前來求他相助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少女捂着頭惡狠狠的說道「無涯,你再敲我頭,就把你私相授受功法給外人的事告訴姑姑,到時候看她砍不砍你。」

無涯不為所動,又敲了一下:「小蘭舟,膽子不小居然還想着告狀,等一下就把你賣到玲瓏坊去。」

蘭舟捂着腦袋委屈巴巴的問道「無涯,玲瓏坊是什麼地方,好玩嗎?」

無涯哈哈一笑也不解釋,繼續朝前走

蘭舟見狀在後面揮舞了小拳頭也快步跟了上來。

無涯在前面走,蘭舟則在後面這個攤位瞧瞧,那個攤位摸摸,一副好奇的模樣。

「無涯,沒想到這嚴州城也有這麼多好玩的,一點也不比金陵城差。」

無涯沒有說話,眼神看向一間酒館,正是沈浪所在的那個酒館。

無涯合上摺扇對着身後的蘭舟說道「小蘭舟,我們喝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