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昏君
大魏昏君 連載中

大魏昏君

來源:google 作者:飛仙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宇文懷 秦宣

穿越成大魏被架空的昏君,內有權臣權傾朝野,意圖謀反文官集團中飽私囊,敗壞朝政外有親王擁兵自重,等待逼宮還有敵國蠻夷,虎視眈眈,秦宣憑藉一己之力,一步步穩固朝政,殺奸逆,除權臣,蕩平邊關叛亂,鎮壓謀反親王,滅敵國,斬盡蠻夷,暴君之名,卻受萬民愛戴!展開

《大魏昏君》章節試讀:

  「此劍,斬盡天下誅邪,殺盡朝中奸逆。」
  「今日,老臣便用此劍……給陛下一個交代!

!」
  「今日……」
  「斬天劍下,老臣便給陛下一個交代!」
  宇文乾說完,提劍而起。
  竟然手持斬天劍,一步邁下高台。
  秦宣頓時雙目一眯,心中有些驚駭。
  他沒想到,這宇文乾,似乎還是個武學高手!
  而接下來,讓秦宣更沒想到的事發生了。
  只見宇文乾手持斬天劍,渾濁的老眼之中,儘是決然,一步步走向了渾身是血的宇文懷!
  百官驚愕的看着宇文乾,雙眼之中,儘是不解。
  而下一刻,宇文乾的怒吼,便讓他們知曉,他要幹什麼!
  「逆子!」
  「陛下待你不薄,你卻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你這是在找死。」
  「你這逆子,不止辜負了陛下信任……更讓本相蒙羞!
你讓為父有何臉面面對文武百官?」
  「今日!」
  「本相便拿你的人頭,給陛下一個交代!」
  「逆子!
受死!

!」
  宇文乾一聲怒吼,頓時高高揚起了手中的斬天劍!
  這一刻,百官瞬間明了,這宇文乾此刻要做什麼。
  這宇文乾,竟然如此絕情!
真是大義滅親!
  當著百官的面,親手斬殺自己的親生兒子,來給陛下賠罪!
  百官瞬間紛紛倒抽了一口涼氣,龍椅之上,明曉了宇文乾意圖的秦宣,也倒抽了一口冷氣。
  虎毒尚且不食子……
  這宇文乾,比之惡虎,還要險惡數十倍!
  此人,如此心性,太過可怕。
  斬天劍緩緩下落,這個時候,百官之列,卻突然衝出來了倆個人,死死抱住了要揮劍而下的宇文乾!
  「不可啊,左相大人!」
  「左相大人,萬萬不可啊!」
  倆人瞬間抱住了宇文乾,龍椅之上,秦宣眉頭瞬間挑起。
  這倆人,他都認識。
  均是朝廷六部尚書之一,一個是大魏戶部尚書崔勇。
  一個,是大魏吏部尚書,嚴嵩!
  這倆人,是宇文氏的死忠,也是這宇文老狗的左膀右臂,是這宇文乾在朝堂之上,最大的倆個助力。
  看着倆人,秦宣眼中閃過了一抹殺意。
  而倆人此刻,也紛紛跪向了龍椅之上的秦宣。
  「陛下!」
  「宇文氏族,三朝元老,一門上下,盡皆忠烈。」
  「還望陛下,念在宇文一門舊功的份上,饒這罪臣宇文懷一命,讓其戴罪立功!」
  戶部尚書崔勇,一臉肅穆的高聲對着龍椅上的秦宣乞求道。
  「是呀,陛下!」
  「望陛下,念在宇文一門舊功的份上,饒這罪臣宇文懷一命,讓其戴罪立功!」
  崔勇身旁,吏部尚書嚴嵩,也趕忙出聲附和。
  龍椅上,秦宣雙目微眯,看着替宇文懷求情的倆人,眉頭頓時挑起。
  秦宣正欲開口呵斥時,卻不料……
  噗通噗通……
  大殿之上,近半朝臣,竟然均一個個跪倒在了手持斬天劍的宇文乾身後。
  而後,朝堂之上,這跪倒在地的近半朝臣,朝着龍椅上的秦宣,齊聲高呼……
  「望陛下,念在宇文一門舊功的份上,饒罪臣宇文懷一命!」
  群臣高呼,龍椅之上,秦宣頓時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
  看着這跪倒在地的近半朝臣,秦宣眼中殺意奔騰。
  他倒是沒有想到,滿朝大員,這宇文家的老狗,竟然便佔了一半!
  大殿**,手持斬天劍的宇文乾,心中頓時長長出了一口氣。
  呼……
  百官求情,懷兒的命,應該是保下了!
  這該死的昏君,想不到今日竟然突然發難!
  到底為何,等將懷兒帶回府中,一定要好好詢問。
  到底……是這昏君有意針對我宇文家,還是有人從中作梗!
  宇文乾手中的斬天劍,仍舊假模假樣的舉在空中。
  他在等,在等秦宣在百官的求情下,開口免了宇文懷的死罪。
  魏賢無舌站在秦宣身旁,看着跪倒在地的群臣,臉上儘是怒火。
  可他是宦官,大魏祖訓,宦官不可參與朝政,違者斬!
  故此,魏賢雖然心中有無盡怒火,卻一句話不敢說。
  大殿右側,大魏右相姜全,看着跪倒在地的百官,臉上同樣是無盡的怒火!
  他和魏賢不一樣,有些話,他早就想說了!
  「你們這群混賬東西!」
  「你們想幹什麼,想逼陛下妥協嗎?」
  「自古以來,食君之祿受君之恩,你們就是這麼回報陛下的嗎?」
  「你們……!」
  這位大魏右相,話未說完,便被龍椅之上的秦宣粗暴的打斷。
  「退到一邊去,朕沒讓你開口,你便不準說話!」
  秦宣話語落地,這位大魏右相頓時長嘆一聲,生生咽下了自己未說完的話。
  而後,秦宣從龍椅上起身,雙眼淡漠的掃向了跪在地上的一眾群臣。
  這一張張面孔,秦宣一一記下!
  終於,秦宣緩緩開口……
  「呵呵……」
  「宇文左相,朕倒是沒想到,這麼多人,會替這個混賬東西求情。」
  「既然百官都求情了……」
  「那朕就看在百官的面子上……」
  「讓你放下手中的斬天劍!」
  秦宣的話語落地,宇文乾頓時心中長長出了一口氣。
  而後,宇文乾雙手高高將斬天劍平舉過頭頂,轉向秦宣的方向,再次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老臣……」
  「謝陛下隆恩!」
  「謝陛下,不殺這逆子之恩,宇文家滿門,定為陛下鞠躬盡瘁,定為大魏,死而後已!」
  宇文乾高亢的謝恩聲傳出,高台之上的秦宣,卻突然笑了。
  看到莫名笑起來的秦宣,宇文乾眼中頓時划過一絲不解。
  此刻,秦宣卻已經走下了高台,邁入大殿之上。
  噌……!
  一聲刀鳴響起,大殿之中,護衛的長刀突然被秦宣一把抽出。
  秦宣手持長刀,一步步走向宇文乾跟跪倒在地的百官!
  這一幕,讓所有人渾身一震,肝膽俱顫。
  「哼!」
  「宇文左相!」
  「你的恩,似乎有些謝早了……」
  「朕讓你放下斬天劍,朕有說過,要饒過那個混賬東西嗎?」
  「朕只是覺得,用斬天劍殺這混賬東西,侮了朕的斬天劍!」
  「你不是要給朕一個交代嗎?」
  「用這個!」
  嗖……!
  秦宣說著,便一把將手中長刀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