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小姐的貼身仙尊
大小姐的貼身仙尊 連載中

大小姐的貼身仙尊

來源:google 作者:莫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熊峰 莫傑 都市小說

一臉懵逼,一代仙帝居然重生到了廢材身上?美女距離自己近了點,下意識啵唧一口,要說條件反射,那姑娘能信嗎簡單來說,這是一本仙帝重生成廢材,廢柴逆襲上巔峰的爽文!不管是美好的邂逅,青春的浪漫,還有醉人的危險~都應有盡有~展開

《大小姐的貼身仙尊》章節試讀:

林豪天長嘆了一口氣,憂心道: ”再過三個月就到了新一屆武道大賽,別的省區宗門定然會有突破宗師的大宗師,到時候,不止是我林家丟失了臉面,連整個江北的臉面都要沒了,而且,連咱們江北的地域商業資源都要劃分一部分給勝者啊…… ”

聽到這裡,莫傑暗暗運轉無極盤調查了地球的武修階級,心中大致弄清楚了狀況。

這武修的階級和修仙大同小異,只不過,修仙界共有人界和仙界兩期,人界為築基、辟穀、金丹、元嬰、分神、出竅、合體、渡劫、大成等九個階段。

大成後則飛升仙界,仙界為凡仙、天仙、大羅金仙、玄仙、仙君、仙尊、仙帝等七個階段。

而地球上的武修受到資源影響,武修之路也十分有限,僅僅只有凡境九重,分別為鍊氣、築基、結丹、金丹、元嬰、化神、出竅、合體、虛仙等九個階段。

武修築基期者便是武宗,而跨入了結丹期,則定為大宗師。

如今,他所修鍊的上古修仙功法,極其注重於淬體,表面上和武修極其相似,但實力卻高於武修一個等級。

儘管他現在所處的階段屬於武修的練氣境,但若是拚死一搏,那些初入築基境的武修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沉思片刻,莫傑淡淡開口, ”林老,二十年前弄傷你的那名武修,並非只是想要你輸,而是要廢了你的武途,這腹部的傷已經封閉了你的武穴脈,每次突破都會有生命危險,若是今天我沒來,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

此話一出,林豪天面色微變。

早在當初比完賽後,他就隱隱覺得身體有些不對勁。

怪不得這二十年來,從武宗初期突破到武宗後期時,他好幾次險些喪命,原來是因為被人封閉了武穴脈!

正當林豪天意欲詢問之際,耳邊再次傳來了莫傑淡漠的聲音。

”不過,我能治好你。 ”

即便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林豪天,此時也有些沉不住氣了。

”當真?若是莫小友能治好我,您就是我們林家的恩人啊! ”

”拿一套銀針給我即可。 ”

莫傑扶起林豪天左手,雙手搭在脈搏上,調動靈氣去探測他身體里的舊傷。

果然,如同他猜想那般,這武穴脈封閉了二十年,可林老還是強制突破到了武宗後期,這肝臟脾肺早就落下了隱疾,根本抵不住身體所施加的壓力。

”莫傑,你可一定要治好我爺爺! ”

拿了銀針趕來的林煙兒,將所有的期待都寄托在了莫傑身上。

莫傑微微頷首,不急不躁地打開布包,雙指飛速取出幾根銀針。

針回九轉,入氣海,封期門。

靈氣順着銀針灌入人體,蠻橫地衝破武穴封禁,疏通肝臟脾臟的經脈。

不消片刻,莫傑暗暗收力,取出銀針放回布包中。

”武穴脈我已經幫你打開了,但是你現在的身體損傷過重,內部器官根本無法支撐你繼續突破。眼下,你必須吃些調養生息的丹藥休養一月,才能突破到結丹期。 ”

”多謝莫小友相助!大恩大德,我林豪天沒齒難忘! ”

此時的林豪天眼底透着幾分火熱,明顯感覺到身體里的力量比以往更強烈。

”舉手之勞而已。 ”

莫傑淡淡一笑, ”不過我的確有事請你幫忙,你這有沒有那種煉丹的小爐子? ”

”想不到莫小友還是煉丹師?可惜我手上並無煉丹的爐子,但小友若是需要丹藥,林家的丹房可隨意取用。 ”

還不等林豪天話音落下,林煙兒一拍巴掌,恍如想到了什麼, ”爺爺,明天你不是要去參加一個江北武修拍賣會嗎?那裡說不定會有莫傑想要的東西。 ”

”對對對,你看看我,連這事都給忘了,而且聽說明天還有一個上等的丹藥,四大省市好多宗門武修都會在,全都衝著那顆丹藥去的。莫小友,今夜你就在這住下吧,明日你隨我一同前去,但凡是你看中的東西,我定然不惜代價幫你得到! ”

聞言,莫傑眸光一亮,心中對這江北武修拍賣會產生了興趣。

”好,那就有勞林老了。 ”

他也懶得客氣,乾脆跟着林豪天去了客房,在這裡休息了一夜。

……

翌日。

大中午,剛吃完飯不久,莫傑就跟着林豪天還有林煙兒一同出了門,坐上了私家車前往江北武道拍賣會。

路上,莫傑從林豪天的介紹中得知,在當今社會中,武修畢竟還是少數人,為了避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平日里各大小宗門活動時都極為隱秘,而這場拍賣會,也只有武修者才知道。

等他們抵達江北武修拍賣會時,會場已經來了不少人了。

”林老,您現在可是江北的首富啊!我等都以您馬首是瞻,這次的拍賣會,恐怕大半都要被您收入囊中了。 ”

此時,一個留着山羊鬍的中年男人走上前來,朝着林豪天拱手笑道。

”許總說笑了,你僅僅花了五年時間,就把許氏集團擴大了兩倍規模,足以證明實力不低啊! ”

林豪天客套了幾句,餘光恰好瞥道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臉色瞬間有些異樣。

心細如莫傑,又怎麼會察覺不到林老的不對勁,當即順着他的視線望去,只見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者,步伐穩健地走像拍賣席,單單從那氣場來看,恐怕早已踏入了結丹期的門檻。

”是這人傷的你? ”

遠遠地聽見那老者同旁人說話的口音,明顯不是江北人,並且年紀又跟林豪天相差不大,難免令莫傑聯想到了二十年前的武道大會。

”沒錯,江東霧都人,陳百川。 ”

林豪天聲音一沉,冷言道。

就在他話音剛落,那陳百川似乎感覺到了這邊的目光,居然轉身朝着他們走來了!

”二十年沒見了,林老看樣子還和當年一樣,沒什麼改變啊。 ”

陳百川掃了眼面前三人,最終將視線落在林豪天身上,似笑非笑地說道。

聽這話,林豪天又怎會不知人家在嘲諷自己還是武宗?

不過,到底還是在見慣了風浪,哪怕心中有怒,林豪天依舊能做到雲淡風輕。

”陳老謬讚了,現在是這樣,以後就說不準了。畢竟,人在做,天在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