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點石神手
點石神手 連載中

點石神手

來源:google 作者:林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雅 林飛 現代言情

賭石圈裡有一句話叫做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我的人生就是賭出來的!展開

《點石神手》章節試讀:

我埋着頭,眼睛死死的盯着袋裡的錢,雙手緊緊的攥着錢袋邊緣。
在宋妍說出那句話的時候,讓我有種人生大起大落的錯落感。
就在我還猶豫着,要不要給宋妍回復時,開着車的小高突然開口說「妍姐給的機會,多少人想得到,還不快謝過妍姐。

我側目看下了他,小高只是冷眼瞟了我一下,便繼續開車。
「妍姐,我跟着你……」
我沒有選擇,眼前的這五十萬,可以付給醫院當做我媽的醫藥費,可是往後的住院費、以後的生活費,要是我以後繼續賭石,賭石也需要成本的,這都是需要錢的,宋妍想要讓我給她掙錢,而我又能從她哪裡得到錢,對處於困境的我來說,是一筆很不錯的交易。
「很好。
」宋妍很欣慰的點了點頭,很滿意我的回答。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的話還未說完,宋妍微微蹙眉,似有不悅的看着我。
在這個時候提出條件,我也算是得寸進尺了吧。
可儘管如此,我還是說了出來「賭石你只管出錢,怎麼選,怎麼切,這是我的工作,你不能插手。

我的話音剛落,車子突然剎車,小高的手直接打在了我的後腦勺上,啪的一聲響,在車裡傳開。
小高很不耐煩的說「讓你跟着妍姐,是你的福氣,有什麼資格向妍姐提條件?」
我縮回了身子,在副駕上坐好,沒有再多言半句。
而宋妍卻抬手阻止了小高「不得無禮,給小林道歉。

小高一愣,咬牙低頭對我道了一聲對不起。
我受驚的連忙擺手說都是我的錯。
「開車。
」宋妍話音一落,小高便啟動了車,繼續朝前開着,這氣氛就像剛剛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一時之間,陷入了沉寂之中,身後的宋妍過了許久,才說了一個「好」字。
我長鬆了一口氣,只要宋妍不插手,賭石這方面我就有很大的把握了。
因為她並不懂石頭,賭石她要是插手的話,輸了算我的,還是算她的?這一點,我必須提前挑明。
沒一會兒就到站了。
我把手提袋的拉鏈拉上,跟着宋妍走進了車站,購買了回昆明的車票,下車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
打了一輛車,我們三個人直接來到了醫院裏。
在車裡我跟宋妍說讓他們去休息,但她並沒有同意,執意留在我身邊,說要看着我媽做完手術才安心,甚至還說我缺錢的話,她在隨時可以取錢。
其實我明白她的意思,也知道她說的對,所以我也沒再說什麼。
我推開了病房的門,我媽在病床上熟睡着,一夜沒見,彷彿她老了很多,鬢角都填了几絲白髮。
看着我媽這副模樣,心裏一痛,轉身走出病房直接去找醫生。
在找到醫生的時候,或許是因為我不敲門而入的不禮貌,他有些生氣,我沒在意。
上前,我把錢放在桌子上,讓他立刻給我媽做手術時,他的神色立刻緊張了起來。
醫生讓我把錢交到一樓的收費處,拿着票再過來,而他那邊也開始聯繫主治醫師。
從六點多,忙到了七點半的時間,一直到看着我媽被推進手術室里,我這才得以休息片刻,疲勞的坐在了手術室的門口。
大門在緊閉的那一刻,我的心也緊跟着揪成了一團。
我問過醫生,我媽這樣的情況,在切除腦瘤後,恢復到之前的狀態成功率是多少,醫生給我說了一個很保守的數字,百分之五十。
別說百分之五十,就算百分之十,我也不能眼睜睜看着我媽遭受腦瘤的折磨。
手術室里的我媽命懸一線,門外的我焦急的等待着,手心、額頭都是汗,後背的衣服都濕透了,我很緊張,很害怕醫生走出來發病危通知單。
宋妍來到了我的面前,說「別擔心,伯母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我抬眼望着她,說了一聲謝謝,愣了幾秒接著說「有煙嗎?」
宋妍愣了愣,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問「你這麼大就會抽煙了嗎?」
我看着她點了點頭。
她沒再說什麼,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來了一盒女士香煙,抽出一根遞給了我。
「謝謝。
」我接過煙,來到了樓道里,然後點燃,靠在牆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小高留在了急救室外,宋妍跟着我到了樓道里,靠着牆沒說話。
香煙在我的食指和中指之間不斷的顫抖着,不是煙在抖,而是我的全身都在發抖。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抽煙的時候,是從老爸的抽屜里翻出來的,剛剛點着,我媽的突然出現,嚇得我直接把那一口給咽了下去,嗆得我一直咳嗽,眼淚都流了出來。
那一次,我媽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
從哪以後,我再也沒有碰過煙,今天我又吸了,我很希望我媽能打開手術室的門,再給我一巴掌。
兩個小時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之中,我的腦子裡閃過我媽最糟糕的結果,醫生和護士沒有一個出來的,懸掛着的心,一刻都不敢放下,除了等待之外,我什麼都做不了。
突然之間,一陣腳步急促的腳步聲從後面傳來。

《點石神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