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殿下請三思
殿下請三思 連載中

殿下請三思

來源:google 作者:芯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寒玉 現代言情 艾公公

雲寒玉怎麼也沒有料到,一劑退燒藥,竟然將她送到了一個歷史上不曾出現的王朝——東聖展開

《殿下請三思》章節試讀:

大聖歷,崇文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二。
風和日麗的清晨,朝霞襯得玉宸殿金字招牌熠熠生輝。
錯落有致的布局,彩蝶環繞的花壇,雕梁畫柱的殿閣,無處不彰顯着此處的祥和與美好。
然而此情此景下的正殿里,卻是落針可聞,讓人感覺靜得詭異還帶有絲絲寒意。
一個身着宮裝,身材嬌小的身影,正斜靠在殿首的坐塌里。
右手青蔥玉琢的手指,有一搭無一搭地敲着扶手。
微側着精緻漂亮的小臉兒,一言不發,一瞬不瞬地盯着下方。
周身彷彿縈繞着無形的寒壓,昭示着身體主人此時相當的不悅。
跪在她下方的兩名宮女,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波的豎毛肌反應,俗稱:雞皮疙瘩。
殿中還杵着一個手持拂塵,躬身低首的老太監。
在他身後跟着四個手持錦盒的小宮女。
不時飄散而來的葯香,不難斷定裡邊絕非凡品。
可即便是這極品葯香,仍然無法治癒塌中人心中極度不美麗的情緒。
「想穿越嗎?
想嘗試神奇之旅嗎?
想體驗小說中的狗血橋段嗎?
一片退燒藥滿足你所有願望!」
坐塌中的雲寒玉看着面前這幫「牛鬼蛇神」,發誓,如果能回去的話,她一定花重金打響這段廣告詞,並附贈專業論文一篇!
就在不久前,她在一陣陣抽泣聲中醒來。
看着眼前陌生的環境,精緻華美的古風小卧房,半跪在自己床邊紅着眼眶哭泣的古裝小姑娘,懵得只剩圈了。
這是什麼地方?
她記得自己是在教授家裡過中秋,不曾想,竟發起了燒。
教授給她找了片退燒藥,吃下後就睡了過去。
一旁的小姑娘見她醒來,破涕為笑,激動得還帶着哭腔說:「殿下,太好了,您可醒了。」
什麼奇葩的稱呼?
「你在叫我嗎?」
疑惑間下意識出聲詢問,卻又驚了自己一把,這麼稚嫩的聲音是她?
顧不上小姑娘疑惑的目光。
起身來到妝台前,看到鏡中同樣稚嫩的面容,倒抽一口氣。
這分明就是十幾歲時候的自己,可她現在已經年近而立了,這,什麼情況?
還不待她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段段陌生的記憶湧現。
然後她就被動旁觀了一場360度無死角,視覺帶入感極佳的電影紀錄片。
「殿下?
殿下!」
擔憂急切的呼喚,將沉浸在影像記憶中的她拉回了神。
木然地看向這個叫語文的小姑娘。
一個並不美麗的念頭躍然於心頭,她,這是穿越了!
雲寒玉的臉綠了。
閻王爺是跟她有多大仇恨,竟安排她悲催的死於發燒吃錯藥?
這還能再不靠譜點兒嗎?
「我的殿下啊,您快回床吧,太醫說您身子本來就弱還在水中時間過長,要卧床靜養!」
語文扶着她急切地說。
水中?
是了。
她現在這具小身體的原主人,芳齡十四,大聖皇朝已故皇后嫡出三公主。
七天前的中秋節,也是原主十四歲生辰,宮中設宴,歡度中秋同時慶賀三公主生辰。
開宴前,原主按照賢妃的話,來到尚賢宮旁的荷花池等賢妃。
突然腳踝處一痛,沒有站穩,跌入池中。
因着不通水性,沒掙扎幾下就失去了意識。
緣,就是這麼妙不可言。
自己與這原主生日、長相、姓名皆相同,可這種緣分她是真心不想要啊!
原主自己蠢得死於俗套爛大街的「失足落水」,她就得被迫接受這種穿越人士中最慘淡的開場標配?
就不能給個定製版嗎?
這也就算了。
明明是尊貴的嫡出公主,卻是表面光鮮,實則危機四伏。
可憐蠢萌的小公主,自從三歲那年皇后仙游,就體驗上,來自世界的森森惡意。
裹衣上沾染天花毒血;香囊荷包中摻雜着慢性毒藥;出遊被放冷箭甚至皇家狩獵她也會成為獵物,遭遇綁架。
穿到這麼個自帶「唐僧」體質的人物身上,真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讓她悲催的死後穿越,難不成還要再度為宮斗獻祭!
語文見她不動,體貼地拿來衣飾,為她穿戴着,說:「殿下,您身子還沒好,可別再受了寒。」
看着小姑娘仔細的為她侍弄着繁瑣的古代服飾,或許也因着融合了原主的記憶,心中沒來由的升起一陣暖意,自然的一句「謝謝!」
由衷而發。
語文忙碌的動作一頓,看向雲寒玉的眼中帶着惶恐地說:「殿下何須言謝,這是奴婢分內之事,您就不要折煞奴婢了。」
哎~雲寒玉心中一嘆。
看吧!
她這一時半會兒怕是適應不了這皇權年代了!
複雜的心情與陌生的記憶交織,她一時間還整理不清楚,前殿那邊就傳來一片吵雜聲。
語文陰沉着小臉,怒道:「這些沒眼色的東西,聖上剛發作了韓公公,還不知分寸,殿下,奴婢去趕了她們!」
「走吧,隨我出去看看。」
雲寒玉擺擺手,她也想見識下這裡的燕瘦環肥們。
語文扶着她來到前殿,呵呵!
果然大開眼界!
堂堂嫡公主的宮殿中,竟能出現這堪比「青樓迎客」的場面,也是醉得不能再醉了。
其中兩個本該在殿外洒掃的小宮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對着個老太監眉飛色舞着忙前忙後,興奮,嘴上也沒閑着:「請艾公公安,您快請進啊!
.」 這老太監也不經通傳,真就帶着人,大搖大擺地進來,還跟這兩個小宮人拿腔作調地打着官腔。
她這麼大一活人,站在這居然都視而不見!
本就還沒從震驚中緩過勁兒來,再看到這沒規沒矩的鬧騰,一股無名邪火直衝腦門心,當即喝道:「放肆!」
兩個小宮人被這一聲呵斥嚇得慌忙跪地。
艾公公好似真的才看到這位公主殿下一般,裝模作樣地躬身行禮。
雲寒玉深吸一口氣,也沒理會艾公公,坐上殿首的坐塌,平復着自己不美麗到驚雷帶閃電的情緒。
一時間,殿內安靜了,整座玉宸殿安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