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帝國敗家子關寧
帝國敗家子關寧 連載中

帝國敗家子關寧

來源:外網 作者:關寧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關寧 都市言情

關寧穿越了,志在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做一個逍遙世子,卻成了被退婚的駙馬。坊間傳聞,歷代王朝國祚不能過三百年,大康王朝正處於此,盛世動蕩,忠臣受迫,亂世將起。推翻盛世,落魄駙馬建新朝。展開

《帝國敗家子關寧》章節試讀:

[]

「滿意,絕對滿意。

靳月也說起了反話,她很無奈,這世子也太能搞事了。

「您準備什麼時候去?這個時辰那邊應該已經開始準備了。

「從早晨就開始準備了。

吳管家開口道「鄧丘的府邸也在這正府街上,陣勢是相當大,而且他們也把話放了出去,說邀請世子您前去。

「很明顯就是讓您難堪。

「沒事。

關寧淡淡道「好戲還在後面……」

而在此刻,跟王府同在一條街的另一邊一座府邸,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這就是當朝兵部左侍郎鄧丘的府邸,今日他在府中設宴,慶賀升遷之喜。

吏、禮、戶、兵、刑、工六部,各設尚書一名,為正二品,若有加銜或內閣則再增品級,除主政官外,各設佐官兩名,為侍郎。

大康王朝以左為尊,兵部左侍郎,可是真正的二把手,關鍵在於,此次升遷明顯內意深重,鄧丘得聖上賞識,享受隆恩。

在如今的背景下,這場慶賀宴席,更多了些其他味道。

到了現在,誰都看出,聖上的真正意圖,他要打壓鎮北王府了,或者說已經有了取締之心!

如今,作為唯一繼承人的關寧,便首當其衝。

而鄧丘則是聖上所用的一把刀!

兵部跟鎮北王府向來不對付,鎮北王府坐鎮北疆,獨立掌軍,不受節制,兵部早已想收回權柄,卻沒有機會……

鄧丘任為兵部左侍郎,就要開始了。

風向開始轉變,這個時候聰明人都知道該怎麼做,此時不結交還待何時?

結交鄧丘,就是表態支持聖上削藩!

這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朝廷各地藩王都要難了。

所以這場慶宴可不單純只是慶宴……

從早晨開始,就有很多人開始登門,官職低的就早早過來,混個熟臉幫個忙什麼的,也是捧個場子。

相比較起來,鎮北王卻格外冷清,這不正是鄧丘願意看到的嗎?

很多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此,議論紛紛。

「聽說鄧大人還邀請了關世子?」

「是啊,今早就放出話了,說是關世子已經答應會來的。

「真是蠢貨,來幹什麼?找羞辱嗎?」

「誰說不是呢?」

「鎮北王府本來就艱難,又攤了這麼個繼承人?還怎麼立起來?」

「其實聖上考慮的沒錯,若把鎮北王府給了這樣的世子,北方不就完了嗎?」

有好事者圍觀而來,鄧府之人也並不驅趕,反而還給些喜錢,他們樂意見得如此。

臨近午時,前來的賓客也越來越多,鄧丘也親自出來迎接。

「恭喜鄧大人升遷,在下以後可要仰仗照顧了。

「同喜同喜。

鄧丘年紀四旬有餘,膚色略黑,身材中等偏瘦。

以這個年紀坐至如此高位,相當難得,事實上,鄧丘確乃人才,他是軍戎出身,轉文職入兵部,官運亨通,扶搖直上,是憑真才到這一步。

如今得聖上看重,前途一片大好,日後問鼎尚書之位,是鐵定的,加銜內閣也無不可……

「胡大人到!」

「李大人到!」

「魏公子到!」

到了這時,前來人者,皆為品級官員,還有諸多大族中人。

鄧丘平素不善喜笑,再配上他略黑的膚色,私下人稱鄧黑臉,但此刻卻笑得像朵菊花。

而在他身邊則是有一年輕人,面容俊郎,穿着得體長衫,風度翩翩,也隨鄧丘迎客。

他就是鄧丘的嫡出長子,鄧明志。

此子在上京城頗有盛名,雖為官宦子弟,卻有真才實學。

「徐大人,到!」

就在這時,有一道聲音明顯抬高的報傳響起。

聽到此聲,門口之人皆轉向迎去。

就連鄧丘也不敢怠慢。

「快去迎徐大人。

鄧明志正色,還整理了下衣衫。

一座轎子停立門前,這轎子外看普通,並不特別,卻讓眾人都極為重視。

「想不到徐大人都來了。

「意料之中。

有人竊竊私語。

轎子下落,隨從立即去撩簾,隨即有一人走出。

他穿着普通灰布長衫,身材略微寬厚,年有五旬之多,膚色略白,有種威嚴之感。

這是長久居於上位養成,哪怕穿着普通,也不能掩飾。

來人名為徐正英,是當朝兵部尚書,正二品官員。

鄧丘快步迎上,開口道「徐大人能來,在下當真受寵若驚。

這位可是他的頂頭上官,豈敢怠慢。

官場之中,一級相差也能壓死人,更何況主官與副職。

「明志,前來見過徐大人。

鄧丘拉着旁邊的兒子。

「明志見過徐大人。

鄧明志得體拜見。

「上京城才子不多,明志絕對是其中之一,鄧丘你有福啊,有幾個好兒子。

此言一語雙關,是在暗示被流放的鄧明遠,若非此機,鄧丘不一定能升遷。

鄧丘自然也明白,今日之後他兒子鄧明遠就要離京,流放吠州,雖說他已打點好了,去了也不會做苦力,但畢竟吠州環境惡劣,免不了吃些苦頭。

念及至此,他就對關寧多了恨意。

當眾扇了自己兒子一巴掌,這是在打他的臉。

「都是為聖上分憂。

鄧丘開口道。

「說的好,我等都是為聖上分憂。

徐正英開口道「尤其是你的擔子,很重啊。

「明白,明白。

二人對話,隱喻極多。

「我等見過徐大人。

門口諸人也齊齊行禮。

「今日是恭賀鄧丘,我也是身穿便衣,不必拘泥禮節。

「徐大人高節。

一片馬屁聲響起。

官場就是如此。

「哈哈,看來我是來晚了啊。

這時有一道笑聲響起,略顯突兀,此人膚色很白,身材發福,背着手走了過來,但看到這人,眾人立即一怔。

「比我更高節的人來了,未乘轎未乘車。

徐正英笑迎過去。

「吳大人。

「見過吳大人。

鄧丘也是忙着迎過去。

原來這來人正是都察院右都御史吳清昆。

都察院可是大康王朝兩大言官系統之一,主掌糾察百司,辨明冤枉,督察地方,是名副其實的紀律檢查部門。

相比於兵部尚書徐正英,這位才是眾人最怕的。

吳清昆可是都察院兩大主官之一。

今天這陣勢可是有些大,有兩位正二品官員親至,人們暗自心驚,這就是風向轉變的最好證明……

《帝國敗家子關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