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帝臨諸天
帝臨諸天 連載中

帝臨諸天

來源:google 作者:帝臨諸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青羽 晨曦

大千世界,界域三千人族少年名青羽,自雪國出,威御諸天!展開

《帝臨諸天》章節試讀:

但蔣小涵卻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態,繼續說教——

「我們從小就是鄰居,我知道你以前很出色,也幫了我不少,可你那些出色,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如今我們都長大了,我也不再是那個因為你幫我掏一顆鳥蛋就歡欣雀躍,你也不要再用這種方式來引起我的注意力……真的,葉青羽,念在我們昔日是鄰居的份上,我勸你一句,認命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些你惹不起的人!「

我?

去引起你的注意力?

葉青羽就呵呵了。

姑娘你哪裡來的自信啊。

懶得說什麼,葉青羽直接繞過蔣小涵,走向測試點。

蔣小涵面色一變,卻認定他是惱羞成怒了,憐憫地嘆息了一聲,道:「我知道,也許我說這番話太直接,傷了你的自尊心,但我是真的為你好,從你考核失敗的那一天起,註定了你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葉青羽卻再也沒有回頭。

他徑直來到那山羊鬍中年教習前面,一字一句地問道:「喂,現在,我可以參加考核了嗎?」

那山羊鬍教習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答非所問地道:「看見考場周圍圍觀的這些人了嗎?你認為他們是為什麼來到這裡呢?」

「也許是為了看有人出醜吧。」葉青羽淡然地道。

「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原來你也明白,他們是來看你出醜。」山羊鬍教習臉上浮現一絲嘲諷譏誚的微笑,目光像是審視着一個小丑,道:「既然你明白,那為什麼還要急着出醜呢?」

「也許出醜的是別人呢?」葉青羽似笑非笑。

山羊鬍教習端起茶壺,抿了一口,舒舒服服地躺着,道:「看來你還不服……那就再等等吧。

「可我不想等了。」葉青羽爭鋒相對地道。

山羊鬍中年教習只是冷笑。

他一臉譏誚輕蔑的表情,看着葉青羽,彷彿是聽到了一個笑話,連說都懶得再說什麼,一個寒門小窮酸而已,臭蟲一樣的小東西,居然敢和自己對抗?

「就憑你對教習的這種惡劣態度,根本不配進入白鹿學院。」錦衣少年得意洋洋地從人群中走出,臉上着一種報復得逞的幸災樂禍。

葉青羽一瞪眼:「又是你?想挨巴掌了?滾一邊去。」

錦衣少年神色一窒,下意識地捂住半邊臉,牙槽子都一陣後疼。

他眼神中閃過一抹畏懼之色,往後退了一步,不過旋即又想到了什麼,怒道:「呸,你以為我現在還會怕你?廢物,你還沒有去看這一次入學考核的成績榜吧,總榜排名第一千三百零九的劉曄,就是我,哈哈哈,我現在已經是白鹿學院一年級上院的正式學員,而你呢?算什麼東西?」

「劉曄是吧?」葉青羽微微一笑:「好,我記住了,很快你就知道,我是什麼東西了,記住,把你的臉洗乾淨了,跪下來等我抽。」

「不知死活,還敢這麼囂張,嘿嘿,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的年齡到了,只要進不了白鹿學院,到時候城主府很快就會收回那枚徽章,你這個該死的雜魚小丑廢物,還不是任我揉捏,怎麼死都不知道……」

劉曄冷笑,一臉陰狠詛咒般的猙獰表情。

葉青羽根本懶得再理會他。

葉青羽扭頭看着那山羊鬍中年教習,露出不屑的輕笑,當著周圍所有圍觀的人,一字一句地道:「白鹿學院居然有你這種不知所謂的渣滓教習,真是一種恥辱。」

「你……你說什麼?真是放肆!」山羊鬍中年教習聞言一怔,沒想到葉青羽竟敢罵自己,旋即大怒,拍案而起。

「我是因為尊重白鹿學院,所以才耐心等整整十天,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是怕了你吧?」葉青羽冷笑,道:「不讓我參加考核是吧?很好,你會後悔的,很快我就會讓你自己主動來求我考核。」

說完,葉青羽轉身決然而去。

「你……狂妄!讓我求你?我會後悔?哈哈哈,我看你真的是瘋了……」山羊鬍中年教習氣的渾身發抖。

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狂妄不知所謂的少年,連續四年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淘汰,現在居然敢威脅自己?

而這時圍觀的人群卻是沸騰了。

葉青羽果然又要鬧出大事了嗎?

眾所周知,白鹿學院不會招收超過十五歲的學院,所以對於葉青羽來說,這次入學考核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已經連續四次被無情淘汰的他,到底是要進行最後的瘋狂掙扎,還是會創造出一個奇蹟?

以前每一次被淘汰的時候,葉青羽都是平靜離去。

可這一次,似乎並不一樣呢。

「這小子要去幹什麼?」

「哈哈,有熱鬧看了,跟過去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今天要發生大事。」

人群跟在了葉青羽的身後,想知道他要去做什麼,除了喜歡看熱鬧的普通人之外,還有許多已經通過了考試的少男少女,像是一股洪流一般,嘩啦啦地緊隨其後。

「哼,垂死掙扎,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個雜魚,還能翻出什麼浪花。」

錦衣少年劉曄臉色瞬息萬變,猶豫了一陣,最終也跟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他心中竟然會生出一絲隱隱不安。

而那中年山羊鬍教習則帶着一臉不屑的冷笑,坐在原處。

「我在這裡等着,看看到底會是誰求誰!」

……

嬌艷明媚的蔣小涵靜靜地站在原地。

這一刻,在她的眼中,小時候那個在自己心目之中那個像是英雄一樣無所不能的鄰家男孩的形象迅速地淡去。

此時的葉青羽漸漸像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小丑一樣,在進行最後的瘋狂和掙扎。

她認定,等待他的只能是第五次失敗,然後就此永久沉淪……

「你為什麼不理解我的苦心呢。」蔣小涵臉上帶着高高在上的憐憫,嘆息着搖頭。

「是誰不解風情,不理解小涵師妹你的苦心啊。」一個挺拔的英俊年輕人身影不知道何時,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蔣小涵的身邊,語氣淡然,似笑非笑地道。

「笑非師兄,你怎麼來了?」蔣小涵看到這人,嬌媚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韓笑非臉上帶着招牌式的淡淡微笑。

這位白鹿學院四年級的風雲人物,出身貴族世家,英俊儒雅,風度翩翩,不論家世、修養還是實力天賦,都堪稱完美。

事實上他一直以來也都是無數學院女弟子暗戀的對象,招牌式的笑容如春風陽光般溫暖和熏,鹿鳴郡城中也無數女孩子都為他瘋狂。

據說甚至曾經有學院年輕女教習都向他表白過,是學院的最令人矚目的幾位風雲人物之一。

「今天是學院招生的最後一天,我過來看看,聽說這一次學院招到了不少的年輕天才。」韓笑非看着洪流一般遠去的人群,道:「又是那個葉青羽在鬧事嗎?可惜了啊……我聽說小涵師妹你,曾經暗戀過他呢。」

蔣小涵微微一笑,搖頭道:「那都是小時候不懂事,覺得他很厲害,算不上暗戀……何況如今我已經長大了,和他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的世界才剛剛開始,而他註定平庸沉淪,他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恩,小涵師妹能夠看清楚這一點就好,武者就應該銳意精進,不要被這種小人物亂了心思,你是翱翔九天的真凰,他最終只是一條沒有跳過龍門的泥鰍而已。」

韓笑非淡淡地道。

……

葉青羽的目的地,是第二個考核場地。

經脈品秩測試考場。

由於已經到了最後一天的下午,所以考場上人影稀疏,連一個考生都沒有。

主考教習和幾個負責記錄成績的白鹿學院學員,百無聊奈地坐在荒木大桌之後聊天,只等太陽落山,這一屆的入學考核,就徹底結束了。

考場**擺放着一尊真人大小的黃色銅人。

銅人惟妙惟肖,彷彿是一件藝術品一樣,身上密密麻麻鐫刻着一道道粗細不一的奇異線條,縱橫交錯,每一跟線條都連接着不同的紅色穴竅,看起來有些古怪,充滿了神秘色彩,它們代表的就是人體十二條正經和奇經八脈。

這件東西名曰【經脈銅人】。

它是白鹿學院入學考核之中,用來測試考生經脈等級品秩的符文寶器。

考生接受測試的時候,只需要將雙手按在【經脈銅人】的後背,任由銅人體內蘊含的靈石元力進入身體,就可以測試出自身經脈品秩的高低。

葉青羽來到監考桌前,遞上自己的荒木名牌。

「8888號葉青羽?」

經脈測試考場的主考教習,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

老人略帶驚訝地看了葉青羽一眼,顯然也曾聽說過葉青羽的名號,眼眸中閃過一絲異色,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讓身邊的人查閱了成績玉簡之後,微微皺眉,道:「不對啊,你還沒有參加血氣考核測試?」

「我想先參加經脈測試。」葉青羽平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