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傾城之夫君,別惹我!
嫡女傾城之夫君,別惹我! 連載中

嫡女傾城之夫君,別惹我!

來源:google 作者:八月寒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八月寒霜 古代言情 白如嫣

重活一世,以為是上天給自己的厚愛,本想最初,早已做好打算離開繁華都城,逍遙江湖,悠閑度日或遊山玩水,決定此生只為自己而活,要逍遙一生直到遇到他,所有的一切都因他而攪亂了,本想遵循內心深處的情感想賭一次,想去義無反顧的愛他!為了他,留下來;為了他,傾盡一切,可得來的卻是心如死灰的離開,決意從此再不相見以萬花叢中過為面具,卻是片葉不沾身心中早有丘壑,本該心如止水最是無情帝王家,自己本該無心無情為了心中丘壑,費盡心機,不擇手段的想要得到想要的可是,百花瀲灧,奼紫嫣紅,卻比不過她的嫣然一笑為了所謂的鴻鵠之志、權勢、甚至是地位,放開她的手沒想到,結果得來的是後悔莫及,生不如死繁華落盡,放棄所謂的皇權,褪下華服,只為伊人一笑一眸展開

《嫡女傾城之夫君,別惹我!》章節試讀:

白如嫣熟練地將茶具放在桌子上,然後就動手泡茶。整個過程,母女二人都沒有說話,好像陌生人似的,但是卻透着一股和諧的氣氛,宛如一幅畫。白如嫣將泡好的茶放在白馨面前,恭敬中帶着一絲親熱的說道:「母親,茶泡好了,請用!」

白馨露出淡淡的微笑看着白如嫣,沒有急着用茶,但是用不了一會兒,眼神露出一種哀傷的神色,語氣淡淡說道:「嫣兒,之前聽阿毅說,皇上給你賜婚了,將你許給那位燁王爺。你老實跟娘親說,你到底喜不喜歡這樁婚事?如果你不喜歡,娘親會想盡辦法幫你把這頭婚事給退了!」

『阿毅』是白如嫣對她的丈夫司徒毅的稱呼。十幾年來,這對夫妻可以說得上是相敬如賓,但是卻讓白如嫣感覺有點奇怪。要說親密吧,有點不像;要說淡漠疏離吧,也不像。這對夫妻好像都保持着一個距離,要近不近,要遠不遠。

白如嫣搖搖頭,淡笑嫣然的看着白馨說道:「母親,沒事!嫣兒自有打算,母親不必擔心。」白如嫣自然是知道白馨是真的關心自己的,只是生活在這個時代,君無戲言,皇上下的聖旨是不可能收回的,一旦抗旨,所引起的後果並不是單單一個人能夠承受得起。所以只能夠對這事作出相應的對策。

「嫣兒,對不起,都是母親保護不了你,讓你受委屈了。」白馨放下手中的茶杯,抓緊白如嫣的手,語氣哀切的說道。

她知道,這個孩子是她從小看着長大,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如今,為了這個安國侯府,去接受這道賜婚聖旨,開什麼玩笑?她只是想她的嫣兒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不必背負什麼名號之類的枷鎖,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必顧及任何人。

只是現在因為這道賜婚聖旨,不久之後就要嫁給這個燁王殿下,這不是要將她鎖在皇家之中,將她拉進這皇家的陰謀詭譎之中嗎?想到這裡,讓白馨的心不禁地揪着揪着疼了起來。

白如嫣自然看出白馨在想什麼,心裏有一道暖流划過,也不禁為這位母親心疼起來。白馨她真的是為自己着想的,同時也看清看透皇家的『真實』。於是白如嫣便抓緊她的手,安撫白馨說道:「母親,不用這樣。你知道你女兒一直想走出去遊山玩水的,現在不是機會來了嗎?等嫣兒履行了婚約之後,便會找機會離開皇家,離開京城。」

白馨一聽,露出驚訝的神色,想想這個主意倒是不錯,但是如果其中一旦出現了什麼差錯就麻煩了。便擔憂地看向白如嫣,白如嫣自然知道白馨的想法,就很淡定的說道:「別擔心,不會有事的!你女兒會這麼差嗎?到時候 我當然會想出萬全的計劃啦!只是到時候,嫣兒不能經常來看你了!」

「沒事!沒事!只要你好好的就行,只要你平安就好!開心就好!喜歡就好!」白馨便是釋然的說道。白馨知道白如嫣她有師父教她這件事,而且那個人是她的師兄。然後好像想到什麼,要說不說似的,接着看着白如嫣,摸着白如嫣的臉說道:「唉!嫣兒現在已經長這麼大了!長得這麼好!真好!」同時,也為這個孩子心疼起來,唉!哪一個同年紀的姑娘家不是在家裡嬌寵着。

只是白如嫣有時候感覺白馨看着自己好像通過自己在看另一個人,又或者在回想起什麼回憶似的。接下來,母女倆只是淡淡的閑聊了幾句,白如嫣就離開白馨的院子。在回自己的院子的路上,本以為是暢通無阻,可是這種想法剛有沒多久,看見一個人就消散了,這個人就是她的父親,司徒毅。

司徒毅正朝着白如嫣的方向走過來,看到自己的女兒端着茶具的樣子,想必她們已經喝了茶,便放心的走過去。因為他知道,白馨不喜歡人在她和自己的女兒喝茶的時候被人打擾,包括她的丈夫司徒毅。

白如嫣自然看到司徒毅一臉急切的樣子,看着她的父親,雖人到中年,依舊丰神俊朗的樣子,可想而知年輕的時候是怎麼樣一個美男子。

可惜啊!誰讓他有好幾房『小老婆』,像別的男人那樣三妻四妾。所以對他的印象分就直線下降,因為她是從二十一世紀魂穿過來的,主張的是一夫一妻制。她雖然從過來的時候是小寶寶的模樣,而且司徒毅從小也很疼愛自己,但是她跟白馨更是有了母女的情分。所以有時候跟司徒毅怎麼也親不起來,只能是冷冷淡淡的模樣。

「父親,您回來了!」白如嫣上前到司徒毅的面前,神情有些冷冷淡淡的說道。

司徒毅停住腳步,眼神中帶着一絲愧疚中還帶着一絲急切的看着自己的女兒,語氣里有一點不知所措的說道:「嗯!嫣兒,你剛才從你母親的院子出來嗎?她怎麼樣了?」

白如嫣自然是知道她的父親司徒毅在問什麼,應該是想打探打探她母親白馨知道她的女兒的未婚夫燁王過幾天要納妾的這種風流韻事之後的反應是怎麼樣吧!

白如嫣想了想,如果她母親白馨知道這種事的話,會是什麼樣子?想必是會很生氣的吧!又或者是會衝到燁王府那裡大鬧一場,還是會到父親那裡,讓他把這門婚事給退了。

「父親是想知道,母親知道這種燁王納妾的事之後的反應吧?」白如嫣神色淡然,眼神平靜如波的說道。在說燁王的事的時候,好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事不關己。

司徒毅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點點頭,現在的司徒毅比較關心他的妻子白馨知道這件事之後的反應如何。沒想到被白如嫣先一步的說出來,倒是弄得他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所以沒太注意白如嫣說這話的神色。

「母親現在好像還沒有知道,畢竟父親你也知道,母親整天待在佛堂里不是嗎?不過,我想母親大概很快就會知道了。父親還是想想這麼跟母親說這件事吧!又或者想想怎麼安撫母親吧!」白如嫣淡淡地說著,眼神中卻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畢竟母親和父親不會真的鬧翻,不過偶然鬧鬧也是一種情趣。只是看到父親一臉頭疼的樣子,心裏不由覺得有點好笑。

於是,白如嫣行了一禮,然後說道:「父親,女兒先行告退了!」白如嫣繞過司徒毅,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司徒毅看着白如嫣離開的身影,不由得嘆了一聲,心裏忽然有種無力的感覺。從小到大這個女兒不管自己怎麼做,對自己總是一副冷冷淡淡樣子,對外面的事愛理不理的。就像這次燁王納妾的事,她知道了卻一副無所謂,與自己無關,冷漠無情的樣子,難道是天生這個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