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第一鑒婿
第一鑒婿 連載中

第一鑒婿

來源:google 作者:關東煮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婉婷 秦漢 都市小說

唐代官窯唐三彩!清代御用冰裂紋御酒壺!周朝時期青銅簋總行了吧?勉強入眼!這個人是誰?口氣這麼大?他?楚家廢物女婿,秦漢!商業巨頭穿越到楚家廢物女婿秦漢身上,從此徹底改變了他廢物女婿的命運!打土豪,分古董,分分鐘讓富二代懷疑人生!秦漢嫉惡如仇,權財雙絕,且看他如何走到人生巔峰,君臨天下!展開

《第一鑒婿》章節試讀:

  一般人如果不用放大鏡都看不清楚,更何況要看清冕上的珠簾。

  「嘉靖皇上喜歡仿造青銅器,故此他在位期間皇宮內外大量仿造先秦的青銅器。」

  「這件就是嘉靖皇上命人融了青銅器,親手仿造而成。」

  「因為是皇帝親手所造,故此皇宮上下拿下了真正的古董,放上了他的贗品。」

  「清軍入關後不明真相,一直視為至寶。」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紛紛驚嘆。

  就連剛才信心十足的李玉田都感到震驚。

  「我找過很多同行鑒定,也親自看過,這物件絕對沒有問題,怎麼到了你嘴裏就成了贗品?」

  秦漢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我說了,你人品還行,就是業務水平太差。」

  「青銅簋上的鑲嵌黃金。」

  「周朝的黃金因為工藝不行,純度極低。」

  「這基本常識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說完,秦漢直接拿起櫃檯上的噴槍,在眾目癸癸之下打開噴槍。

  當噴槍架在上面,把青銅簋上的金箔烤化後,李玉田那對圓眼睜的越來越大。

  上面的金箔純度極高,絕對不是周朝的工藝可以製造而成。

  而當他烤化那明朝金器後,兩者效果相同。

  頓時,全程石化,悄然無聲。

  李玉田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僵硬在那裡,瞬間感到無話可說,渾身開始微微顫抖。

  聚寶樓的老闆竟然打眼了!

  在整個圈子,甚至全市都是不小的新聞。

  楚婉婷也感到十分的驚訝,這是她第一次看到秦漢能說出這份驚人的話。

  「我認栽了。」李玉田緩了一會,開口說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今天這位先生算是給我上了一課。」

  「今天我散盡家財,把聚寶樓賠給你們。」李玉田臉色已經慘白!

  秦漢抬起手臂擋住李玉田,輕聲說道「留着你的聚寶樓吧!我不稀罕。」

  說完,秦漢抬腿向外走去,絲毫不顧及任何人的目光。

  楚婉婷驚訝的站在原地,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這根本不是秦漢的性格,他是一個愛財如命的傢伙,這麼大的聚寶樓他不要?

  為了弄清楚怎麼回事,楚婉婷隨後跟了出去。

  見秦漢已經走出很遠,她在後面追了上去。

  「站住。」楚婉婷穿着高跟鞋,好不容易追到他。

  秦漢回過身望着面前這個美人坯子,表情依舊冷漠。「你幹嘛去?」

  楚婉婷本來對他有一絲絲的改觀,可見他還是一副去哪都不打招呼的老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你不是瞧不上我嗎?」秦漢冷言問道。

  「我...」從來沒被秦漢這麼直接霸氣的問過,一時間楚婉婷不止如何應答「我沒...」

  「你有。」

  秦漢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今天你可以解脫了。」

  「從此你是你,我是我,不必再糾纏了。」

  說完,秦漢轉過身繼續向前走去。

  楚婉婷氣的真想給他一巴掌。「你要和我離婚?」

  「是!」

  秦漢擔心他前世那巨大的商業帝國淪為他人之手。

  因為自己死的過於蹊蹺。

  「過了今天隨你,可今天你必須和我去集團周年慶典。」楚婉婷冷聲說道。

  通過記憶秦漢了解今天的日子對楚婉婷來說十分重要。

  楚氏集團今天要確立繼承人,楚婉婷似乎危機重重!

  多年來,一個女人為自己的丈夫背負着嘲笑和羞辱。就算這一切和現在的秦漢無關,可他卻不忍心在今天離去。

  想到這,秦漢開口。

  「我跟你回去。」

  「不過,青銅簋沒買成,我們似乎應該去選一件新的禮物。」秦漢來到楚婉婷面前,輕聲說道。

  「不用你說。」

  「景泰軒是老字號店,希望裏面能有值錢的物件。」楚婉婷沒能拿到青銅簋,心中感到不安。因為那是爺爺最想得到的東西,如果能得到就能討來爺爺的歡心。

  「這家還不如聚寶樓。」秦漢聽說過這家店,自然了解一些。

  有了剛才的事情,楚婉婷對秦漢的話也相信了幾分。

  可在鶴城古玩城裡,也就這兩家說的過去,如果這都沒有好東西,她現在該怎麼辦?

  集團周年慶典,所有人都要送來,如果自己送的東西亮眼,這對楚婉婷在楚氏集團的地位有很重要的作用。

  「等我一會兒。」秦漢邊說,邊在身上摸出一部已經掉漆的破舊手機,發了一條短訊出去。此時正直中午,天氣炎熱,烈日當頭。楚婉婷皺着眉頭等了大約半個小時,實在失去了耐心。

  就在她剛想放棄等待的時候,突然從過往的人群中跑來一人,隨後停在她和秦漢面前。

  此人三十多歲,一身清爽的唐裝,氣喘吁吁的問道「請問您是楚先生嗎?」

  秦漢微微點頭,面容無任何變化。

  唐裝男微笑着點頭,從身上小心翼翼的拿出錦盒,恭敬雙手奉上,說道「楚先生,這是給您的。」

  秦漢接過錦盒,隨後對楚婉婷說道「走吧!」

  唐裝男讓開道路,弓着身子一直目送他們離去。

  楚婉婷曾經三次回頭,發現那唐裝男一直面帶微笑的停留在原地目送。

  秦漢什麼時候有這樣的朋友?

  「這是什麼?」楚婉婷還是對他不放心。

  「一會你就知道了。」

  兩個人來到剛才那輛車的位置,秦漢直接上了駕駛室,開出停車場。

  汽車穿過市區,來到郊外的一片豪華別墅區附近。

  秦漢憑藉記憶進入別墅區,停在這別墅區最大的一棟獨樓別墅門前。

  別墅大門緩緩打開,院內的豪車雲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是在開車展。

  別墅的大門敞開,從外面看裏面已經來了很多人。

  楚婉婷的車在這裡就顯得十分普通,足以證明她在楚家的地位堪憂。

  「婉婷,你怎麼姍姍來遲啊?」

  「是啊!大家都已經到很久了。」

  當二人停好車,走了進去後,楚家人俗套的和楚婉婷打着招呼,根本沒人在乎她身後的秦漢。

  「秦漢,你手裡拿着的是給爺爺的慶典禮物嗎?」楚嘉豪一臉鄙視的看着秦漢,見他手中的錦盒破舊,嘴上更是多了幾分諷刺之意。

  每次只要和秦漢見面,他都會用秦漢的廢物來襯托自己的優秀。甚至就是廢物女婿這個稱號,都是從楚嘉豪這裡叫開的。

  「是!」秦漢輕聲說道。

  楚嘉豪得意一笑,估計加大聲音,問道「這破破爛爛的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這麼不上心。」

  「地攤!」秦漢故意說道。

  可其他人並不知道秦漢是故意這樣說,當聽到秦漢的話後,在場所有人都鬨笑起來。

  秦漢知道楚嘉豪是個什麼貨色,無論他怎麼回答都會讓這狗東西嘲笑一番。

  既然這樣,索性直接給他機會,讓他們先笑着。

  畢竟,他們很快就會連哭都找不到調。

  「集團周年慶典你都這麼不用心?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啊!」楚嘉豪故意來到放禮物的位置,上面的禮物琳琅滿目,奢華貴重的禮物十分的搶眼。

  相比之下,秦漢手中拿着的禮物和那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給你看看我的禮物,這是上等的羊脂白玉,這麼大塊實屬人間極品了。」楚嘉豪故意打開禮盒,將羊脂白玉呈現給大家看。

  為了能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他還故意轉了一圈。

  秦漢看了一眼他那塊所謂的羊脂白玉,蔑視的輕輕一笑道「真是極品。」

  一旁的楚婉婷臉上早就呈現出不悅之色,可卻沒做聲。

  楚嘉豪來到秦漢面前,大聲嘲笑道「我這羊脂白玉上的紅繩都比你這破東西值錢,你說對不對?」

  秦漢笑而不語,可楚家的人已經有不少發出了嘲笑聲。

  楚嘉豪已經不止一次的欺凌秦漢,順帶着重傷楚婉婷。

  以前的秦漢是個窩囊廢,任人欺凌也不會反擊。

  可如今的秦漢早已不是那個人,他們卻不知道。

  「楚嘉豪,你說夠了沒有?我們選什麼禮物管你什麼事?你送什麼又關我們什麼事?顯擺什麼?」楚婉婷怒視着他,開口說道。

  「楚婉婷,就算顯擺也得有資本對不對?」楚嘉豪冷笑道。

  「你們到是先顯擺了,可卻囊中羞澀。」

  「就算有錢,你還養廢物呢是不是?」

  「你胡說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秦漢來到那擺放羊脂白玉的桌子前面,拿起白玉看了看。

  「你還看看?你這輩子都沒見過吧?送給爺爺的東西你配看嗎?」楚嘉豪說著,一把奪過羊脂白玉,根本不給秦漢看的機會。

  可這並不影響秦漢,反而當他搶奪過去的那一瞬間,秦漢看到了端倪。

  羊脂白玉本來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可像小孩拳頭那麼大的現在已經十分少見,而且說是白玉,實則真正的白玉卻沒有那麼白。

  市面上很多的羊脂白玉都是經過化學處理,因為在普通人眼裡,白玉是越白越好。

  楚嘉豪這塊羊脂白玉白的非常刺眼,而且就在秦漢觸碰完後,手指上還殘留着一股很重的刺鼻味道。

  「就是因為這是送給爺爺的禮物,我才需要檢查一番。」

  「這白玉是用化學原料泡過的,你是想謀害爺爺的性命嗎?」

  秦漢的話擲地有聲,此番話一處,本還有些嘈雜的楚家,頓時鴉雀無聲。

《第一鑒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