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第一媒婆
第一媒婆 連載中

第一媒婆

來源:google 作者:梓裕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程歡菲 陸寒煙

21世紀的百合網客服陸寒煙借體還魂到古代,搖身一變成了司家少奶奶只是嫁了個傻子,還喜歡扮鬼嚇她,實在倒霉還好陸寒煙心臟強大,但事後發現事情遠不像自己想的那般簡單公公對家事糊塗,姨母把持家務卻一心要害她夫君,痴兒夫君卻比自己還精明!陸寒煙拍拍腦袋,自己是在做夢嗎?不過,無論是夢非夢,借體重生,陸寒煙不想碌碌一世,她要把握自己命運展開

《第一媒婆》章節試讀:

聽着陸寒煙均勻規律的呼吸聲,地上的某人縮在被窩裡,攥緊了拳頭……
————–
第二天一早,陸寒煙給主母請安過後,不像往日去小花園餵魚賞花,而是火急火燎地回了碎玉軒,吩咐婢女們在這個小院子里收拾出一片空地,又讓小廝們找來碎石子堆砌成一個個小洞,還讓綠竹也去尋一些花花草草回來。
雖然不知陸寒煙的用意,但這碎玉軒里,是陸寒煙做主的。
他們也只能迷迷糊糊的照辦不誤。
司仁軒也好奇圍觀,被陸寒煙瞧見了,倆人四目相對,司仁軒頓覺事情不簡單,他轉過頭避開陸寒煙的眼光,想逃之夭夭。
陸寒煙知道司仁軒想溜,她一把攔住,神秘一笑,「小軒,你不是很喜歡玩么?
我寒煙姐姐發現一個很好玩的遊戲,等你一起來玩呀。」
幾個下人通力合作下,一個石子堆砌的「小家」落成。
司仁軒看着地上的一堆石頭,不明所以。
「娘子,這些是什麼,能吃么?」
「吃你個頭。
!」
這個小傻子,眼裡只有吃的。

陸寒煙被噎住平復心情,說道「小軒,這些東西可不是用來吃的。」
她指了指最大的那個石洞,「你看,這個是我們的家,可以一起睡覺的家。
旁邊的那些呢,則是鄰居家。」
又指着綠竹找來的那些野花野草,一本正經的說「還有這些,是我們待會兒的晚餐。
今天我們要準備好多好多好吃的,來招待我們的鄰居。」
「那鄰居呢?
他們在哪?」
司仁軒問道。
陸寒煙指着碎玉軒里的下人們,說「喏,他們都是我們的鄰居呢。」
司仁軒只覺得無聊,這些是只有小孩才玩的遊戲,陸寒煙還真把他當成三歲小孩了?
「不好玩兒,軒軒要去和蛐蛐兒一起玩。」
說著,司仁軒轉身想走,被陸寒煙喝住。
「不準走!」
陸寒煙命令道。
陸寒煙心裏憤憤不平,要不是想開發你智商,誰無聊到玩過家家啊!
如若司仁軒能變得聰明點,於她,於司仁軒本身,都有好處。
「司仁軒不準走,你們也一個都不準走!」
陸寒煙讓下人們扮演「鄰居」的角色,一起玩起了石頭。
司仁軒耷拉着腦袋,無聊地玩起了石頭,扔起兩個,撿起一個,又扔出去一個,如此反覆循環……
陸寒煙覺察到司仁軒對此全無興趣,。
她想了想,說道「小軒,鄰居見了你這個樣子,會以為你不想招待他們們呢。
完全沒有一點主人家的樣子呢。」
「主人?
主人長什麼樣子呀?」
司仁軒思考道。
陸寒煙笑道「你想一想母親平時日的樣子是什麼樣子的,你便學着她的樣子,就是了。」
司仁軒歪着頭,想了想平日里城若蝶訓斥陸寒煙的樣子,學着城若蝶的語氣,說「寒煙,我平日里教你的,你全當耳旁風了是吧?
作為司家少奶奶,就要有個少奶奶的樣子!
不要成天闖禍,讓外人取笑了去!」
說完,他痴痴地笑道「娘子娘子,我學得像不像?」
下人們被司仁軒的樣子逗笑,紛紛交頭接耳,捂嘴偷笑。
陸寒煙又給了司仁軒一記爆炒栗子,「獃子!
我讓你學主母招待客人的樣子,不是學她訓我!」
司仁軒摸了摸自己額頭,心道好疼!
他頓了頓,重新說「諸位遠道而來,也是真真辛苦了,你們的到來,讓寒舍蓬蓽生輝。
快快請坐,。
你們肯來,是我們的榮幸,哈哈!
司家如果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還請見諒呀!」
陸寒煙「噗嗤」一笑,「沒想到你學的挺像的!
諾,我給你做一道糖醋排骨,獎勵你!」
陸寒煙口中所說的「糖醋排骨」,實際上就是幾朵紅花……
司仁軒搖了搖頭,這獎勵,他還真不敢吃。
又轉念一想,樂呵呵道「娘子的母親什麼樣子呀,娘子我要看,你學給我看!」
陸寒煙一愣,她的母親……她從來不曾感受過母愛父愛。
她本就是個孤兒,出生就被親生父母遺棄,從小在孤兒院長大。
二十多年以來,一路都是靠自己打拚,闖出了一番事業。
沒有人關心她,在外人面前,她是能說會道,笑臉迎人,沒煩惱的紅娘。
實際上她並非無堅不摧,她脆弱,她孤獨……
司仁軒問的是原主的母親吧,陸寒煙回想了下,原主也是個可憐人。
親娘攤上了一個賭徒爹爹,在原主及笄之年,便被陸爹活活氣死。
未過喪期,陸老爹便不知悔改,成天在**,經常個把月都不回家。
陸寒煙垂頭,「我母親早早地便過世了,我連她的模樣都記不起來了,又怎麼會記得她招待家裡客人的神情呢?」
司仁軒感受到陸寒煙心情低落了下來,便想逗她笑「娘子不難受,軒軒送你花花。」
陸寒煙重新打起精神來,「我不難受,你趕緊把菜做好,客人們都等好久了。
呢!」
司仁軒只覺得無聊,完全沒有想玩的**。
若不是陸寒煙不肯讓他走,他早就一溜煙兒跑了。
「我聽着碎玉軒有些熱鬧,你去給我瞧瞧看,裏面在做些什麼?」
閑着無聊到處轉悠的梅姨娘在府里繞了一圈,來到了碎玉軒附近,卻聽着裏面吵吵鬧鬧,好不熱鬧。
她心裏不解,一個腦癱少爺的院子里,有什麼可樂呵乎的?
片刻,嬤嬤便趕回來報告梅姨娘。
「姨娘,老奴拉了個下人,一問才知。
原來,是大少奶奶同少爺在玩過家家的遊戲。」
梅姨娘一聽,笑出聲「哈哈,都多大個人了,還玩過家家呢?
也是有趣。
不過,玩個遊戲而已,怎麼他們樂呵成這樣?」
嬤嬤頓了頓,「回姨娘,原本過家家並非什麼好笑的遊戲,只因少爺模仿主母,有模有樣,下人們這才個個笑得停不住。」
梅姨娘嘴角微揚「真是越來越有看頭了呢!
居然敢冒犯主母?
司仁軒不過是一個腦癱兒,若沒有陸寒煙在一旁鼓動,他又怎敢?」

《第一媒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