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東方璃
東方璃 連載中

東方璃

來源:外網 作者:秦雪月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秦雪月 網遊動漫

她是醫學天才,穿越成東陸王朝又蠢又壞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毀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術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發抖。他是聞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爺,冷酷絕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閻羅。「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說好的和離呢?」秦偃月看着陰魂不散的男人,一臉黑線。「和離?本王剛去月老祠求來了紅線,正好試試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爺手持紅線步步逼近。腹黑夫婦強強聯合,在線虐渣。展開

《東方璃》章節試讀:

第4章
三王爺臉色微變,他也懶得再停留,氣沖沖地離開。
秦偃月垂下眼,仰天哈出一口氣。
哈氣凝結成白霧,轉瞬就消散在空中。
她看着拿板子候着的侍衛,深知,這三十板子她已經逃不過。
逃不過,就去面對。
她攥緊手,趴過去。
侍衛們力道極大,板子落在身上,皮開肉綻。
她的手指扣在肉里,緊緊地咬着牙齒,壯碩漢子都忍受不了的三十板子,她愣是一聲沒吭。
等到三十板子結束,她已經陷入到昏迷中,氣若遊絲。
侍衛們相互看了看。
「怎麼辦?她好像快斷氣了,咱們要不請個大夫來給她看看?」一個侍衛說。
「剛才王爺不是說了不準請太醫。」另一個侍衛說,「這女人用不正當的手段當上咱們的王妃,王爺厭惡得很,怕是要趁着這個機會打死她,如此也好,她怎麼配得上咱們王爺?別多事,回去復命吧。」
兩個侍衛的話斷斷續續落在秦偃月耳中,像是從遙遠空間里傳來的。
眼前發黑,瀕死感襲來,她連動一根手指都困難。
意識逐漸模糊,身體也逐漸變輕,靈魂彷彿漂浮在虛空,沒有實感。
「這不可能,不可能。」腦海中,有聲音在哭泣,「他覺得我噁心,不可能,他以前對我說的那些話,都是假話么?他都是騙我的么?」
「你可真傻。」意識深處,秦偃月看着哭泣不停的另一個自己,將手放在她的頭上,「你跟秦雪月那些事,三王爺都知道,甚至,可能是他一手設計的,被蒙在鼓裡的只有你而已。」
「我不信,我不相信,怎麼可能全是假的?」
「你已經看清了那對渣男賤女的真面目,還執迷不悟嗎?」秦偃月嘆着氣,「人間不值得,你何必為了一根爛甘蔗折磨自己。我大概要撐不住了,身體還給你,你好好活下去,別再傻了。」
「不,是我支撐不住了,我死命撐着不肯離開就是不甘心,如今得到了答案,知道了真相,已經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我註定要消散,你還有救,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幫我好好懲罰他們,拜託你。」
那個聲音越來越弱,說到最後,最後一抹靈魂注入到秦偃月的靈魂中。
這抹靈魂注入後,她驀然清醒過來。
疼痛不堪,冷汗淋漓,是前所未有的真實感。
剛才,像是做了一場夢。
夢裡,原主將最後一抹靈魂將她的靈魂拽回這具身體來,她才得以完全佔據這具身體。
腦海中一直嘰嘰喳喳的聲音也完全消散。
內心寧靜,靈台清明,有種死而復生的感覺。
秦偃月手指捏住枕巾,微微閉眼,「放心吧,你所受的一切,我會幫你十倍百倍討回來。」
話雖如此,她現在的情況也極為不妙。
在湖水中浸泡了那麼久,又挨了三十大板,頭昏昏沉沉,額頭滾燙,高燒加上感染,雪上加霜。
她繼承了爺爺的所有醫術又什麼用?
沒有退燒藥,止疼葯,消炎藥,在這個鬼地方,怕是會再死一次。
這個念頭湧上來的時候,她覺得有些悲戚,爺爺死時她沒能趕回去,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黑衣人抓到,九死一生後佔據了這具身體,還沒回過神來就又要死了。
可真是倒霉透頂。
秦偃月趴在床上,疼痛感不斷襲來,一波一波,痛苦難忍。
她想起爺爺的與世長辭,想起父母的無故離世,世間只剩她踽踽獨行,情緒上涌時,她將頭深深地埋在臂彎里,額頭抵着手指。
不自覺中,一滴眼淚滾下,順着她的手背滾到手指上,手指上的戒指發出熾,熱的光芒。
在那陣光芒里,她好像看到了一棟醫藥大樓。
那大樓是被爺爺救過命的富豪修建的平價醫院,爺爺是院長,裏面藥品齊全,器材也很先進,她從小就在裏面玩耍,熟悉得很。
「我又回去了?」秦偃月一愣,隨即發現不對勁之處。
這醫藥大樓嶄新無比,且一個人都沒有,死氣沉沉的,就像是一具空殼。
她還想再探究一番的時候,光芒消散,醫藥大樓也消失了。
「原來是幻覺。」她苦笑一聲,側頭,看到床邊出現的東西時,差點驚叫出聲。
布洛芬,雲南白藥,雙氧水!
這些絕對不屬於這個時代的藥物,出現在了她手邊。
她忙將戒指摘下來,四下看了看,沒發現什麼異常。
但,布洛芬和雲南白藥的確出現了,是伴隨着醫藥大樓的幻影一同出現的。
太詭異了!
布洛芬作為於非甾體類抗炎葯,是緩慢釋放的,副作用極小,止痛效果良好且持續時間長,還有退燒的作用。
雲南白藥是外用的,對治療外傷效果極好。
這兩種藥物,對現在的她來說,簡直是救命稻草。
秦偃月顧不得想太多,口服布洛芬,艱難地將傷口消毒後,將雲南白藥灑在傷口上,疼痛感慢慢減輕,她也沉沉睡去。
藥量夠使用五天。
這五天里,她用了各種方法想再次見到醫藥大樓,都以失敗而告終。
戒指也沒什麼反應。
那一切,就像是她的幻覺。
一直到五天後。
久久沒反應的戒指開始發燙,那醫藥大樓終於又出現在眼前。
緊接着,手邊出現了一盒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與布洛芬都是非甾體抗炎葯,不同之處是,阿司匹林可以防止血栓形成,她在床上躺了這麼久,傷口結痂,恢復良好,但長期卧床血液不流通,很容易形成血栓,這阿司匹林來得正是時候。
秦偃月摩挲着戒指,感慨萬千。
這戒指是爺爺送給她的生日禮物,說是他親手打造的,繼承了父母和他的思念,為她量身定做的護身符。
她一直當寶貝佩戴着,被抓後就被黑衣人奪走了。黑衣人檢查過,似乎沒什麼價值。
她記得很清楚,原主手上是沒有戒指的,戒指似乎是臨死之際,原主將最後一抹靈魂注入到她的靈魂中之後出現的。
戒指不僅出現,還發生了很神奇的事。
戒指發燙的時候,醫藥大樓就會出現,那些藥物,就是從醫藥大樓里出來的,這戒指就像是問診的媒介,連通着她和醫藥大樓。
難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秦偃月正沉浸在思考中,這時,門外突然有腳步聲和壓抑的咳嗽聲傳來,由遠及近。

《東方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