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斗戰風暴
斗戰風暴 連載中

斗戰風暴

來源:google 作者:人在天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天 楊嘯天

他,以神兵為名!他,為戰鬥而生!一滴金血,讓他浴雷涅盤,塑戰神血脈一縷幽魂,使他破繭成蝶,凝斗神元魄「我要,把天命打破,斗仙妖神魔!我要,將乾坤扭轉,戰諸天萬界!」風雷已來,狼煙起!狂濤又至,青鋒鳴!展開

《斗戰風暴》章節試讀:

手中提起戰刀的那一刻,方天畫整個人的氣質與方才截然不同。

衝天豪情,通天戰意,在他的胸中燃燒。

方天畫雙手握緊長長的戰刀,彷彿重新回到了戰場之上。

只要手中擁有兵器,他就無所畏懼,敢於向著任何敵人,宣戰!

哪怕實力差距如天地鴻溝,都不會後退半步。

死戰到底。

這就是是武將,為戰鬥而生的武將!

刀鋒上覆蓋著一層金色真氣,直挺挺劈向碧眼獵豹的身軀。

斬!

平平淡淡,樸實無華的一斬。

就像無數次用戰戟斬向敵人的身軀頭顱!

一刀,沉重!勢破千軍!

刀鋒落在碧眼獵豹的脖頸上,那緞子般皮毛上頓時染上了一片紅暈。

碧眼獵豹畢竟是二品上等妖獸,站在整個區域的最頂端。

這一擊雖然沉重,但並未致命,傷的只是皮肉。

碧眼獵豹被眼前的人徹底激怒了,來自於妖獸天性的憤怒。

這個弱小的人類傳遞出的氣息就和最弱小的妖獸碧月兔一般,卻給它造成了如此沉重的傷勢。

被一隻兔子擊傷?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

吼!

狂嘯!

巨口之中,真氣迸射!

雨點般密集的青色氣箭,直衝方天畫而來。

方天畫手執戰刀,在面前瘋狂旋轉!

哐哐哐!

一道道氣箭爆射到戰刀之上,火星四濺。

有一部分穿過戰刀形成的盾牌,射中了方天畫的身子。

胳膊上,胸膛上,大腿上……血跡斑斑。

鑽心的疼痛刺激着方天畫的每一寸神經。

血液之中,一股股金色的精華,逐漸溶解。

那是千分之一的金血中尚未溶於血脈的部分,在傷痛的刺激下,和方天畫的血脈進一步融合。

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騰。

身體越痛,戰意越濃!

猛烈的氣箭全部射出之後,方天畫陡然衝出。

全身所有的真氣,全部注入了手中戰刀。

孤注一擲。

血色風暴!

道道血色風刃切割着碧眼獵豹的每一寸身軀!

「嗷嗚!」

碧眼獵豹籠罩在血色風暴之中,發出了最後的慘嚎!

血霧散去,一個渾身是血的巨型肉身在原地不停戰慄。

耀眼奪目的漂亮皮毛,全部毀去。

眼窩中,一隻藍綠色的眼睛,散發著最後的幽幽寒芒。

肉身猛然向著方天畫撲來,血爪揚起,血口大張,帶起腥風血雨!

「我來解除你的痛苦吧!」

方天畫單手拿刀,空下的手一指探出,帶着赤金色的亮芒,戳入了肉身的腦殼!

肉身停滯住了,之後,刀鋒從它已經沒有皮毛的脖頸斬過。

只有一隻眼睛的腦袋骨碌碌滾了下來。

二品上等妖獸碧眼獵豹,亡!

歐陽烈三人,直到此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氣海境一重的修鍊者對相當於氣海境六重的妖獸,竟然是以前者快疾無匹完成了對後者的斬殺而告終。

這簡直是刷新了他們對於修鍊體系的認識!

那可是五個小境界啊!

方天畫整個斬殺過程兔起鶻落,沒有一絲停滯。

他們完全不相信他是一名氣海境一重的修鍊者。

他們寧願相信,方天畫根本就沒有修為盡廢,只是降低到了氣海境八九重,或者根本就還是真靈境一變而刻意壓制了修為而已!

「多謝方將軍解救我等!」

歐陽烈單膝半跪於地,拱手謝道。

「多謝方將軍,多謝方將軍!」

矮小少年趴跪在地上,連連叩首。

白衣少年神色愕然,似乎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又望了眼地上血淋淋的屍首,才顫抖說道

「方將軍……多謝!」

他們誠懇表達謝意的對象,此刻卻並沒有什麼反應。

原地,方天畫怒目圓睜,橫刀而立,似乎前方依舊有着千軍萬馬,等他衝殺。

「方將軍?」

歐陽烈站起身來,見到方天畫僵硬的神情,瞳孔猛地一縮。

「方將軍!」

方天畫的身子搖晃了兩下,在歐陽烈的驚呼聲中向後沉重倒下。

……

方天畫運起內視,向著自己的丹田看去。

一重氣海漩渦十分虛幻,旋轉極為緩慢。

其中的真氣幾乎要完全乾涸了。

「那些金血精華提升我實力的代價,原來是激發榨取我身體的潛力……」

若不是那些金血精華提供了極為海量的,類似於真氣的力量,就算他將身體內所有的真氣都耗空,也無法使用出血色風暴。

修為從氣海境一重的巔峰,掉落到初入氣海境一重的層次。

「看來,除非萬不得已,不能再去動用血液中金血精華的力量了。」

檢查完畢,方天畫睜開雙眼。

「方將軍,你醒了?你的身體怎麼樣了?剛才見你昏倒,我們都很着急呢!」

一旁的矮小少年見此立馬關切問道。

「只是運用了激發潛能的秘法,脫力了而已。」

方天畫答道。

「方將軍……你的修為,真的是氣海境一重嗎?」

白衣少年問道,面色中流露出一絲尷尬。

「的確是。」

「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氣海境一重,斬殺了二品上等的妖獸啊!」

白衣少年驚嘆道。

「其實以弱勝強,並不是不能做到,妖獸這種東西,弱點很明顯,關鍵看能不能抓住破綻,更多的,還是靠運氣。我之所以能夠斬殺碧眼獵豹,關鍵就在於一開始射中它的眼睛,摧毀了它的半邊視力,不然以它凌厲的快速攻擊,我早就命喪爪下了!哪裡還能有施展出強大武技的時間?」

方天畫緩緩解釋道。

「沒錯啊!」歐陽烈慨然一嘆,「其實一開始如果我們三人不是慌張逃竄,還是與之周旋,一人牽制兩人圍攻,情況也不會太糟,畢竟低品妖獸的智力很低,逃不過人的算計。」

方天畫對着歐陽烈微微一笑,豎起拇指「你那會兒的表現,我遠遠看到了,敵人如此強大,你卻為了保護朋友誓死相戰,他們兩個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福氣!」

接着他轉頭對着矮小少年與白衣少年說道「你們兩個也很不錯!有這樣的朋友,也真是幸運!軍隊之外,這種生死與共肝膽相照的兄弟,已經不多見了!」

《斗戰風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