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連載中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小HAN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伊綾 現代言情 陳海倫

【雙潔+HE+校園+搞笑】「我看到了百日後,你將和心上人心意相通的命運!」被校慶上的臨時算命攤主如此預言,對此卻深信不疑的陳海倫對心上人展開了猛烈的求愛攻勢!而他的目標,則是那個出了門的冰校花:林伊綾但林伊綾細數陳海倫的『惡行』,似乎對這個熱血笨蛋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難道這不是愛的考驗嗎?」「我想她只是單純的討厭你而已」在彼此朋友們的吐槽推動下,和諧的戀愛喜劇每天都在展開展開

《對校花的百日攻略》章節試讀:

「今天一定要做出打動伊綾芳心的得意之作!」

「似乎昨天我也聽到得意之作的詞語了,最後看到的卻是那些五顏六色的東西。」

「啊啊啊!忘記吧!忘記那些曲奇!今天真的是得意之作!」

依然在烹飪社的活動室里,海倫邊打着蛋液邊和蘇星交談。

周圍並沒有其它社員,周日的烹飪社並沒有社團活動。

蘇星圍繞着活動室溜達着,到處看看摸摸,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海倫說著話:

「真虧你能堅持呢。」

「這是用點心贏得好感的作戰!沒分出勝負之前,戰鬥要持續進行!」

「對你來說,怎樣是分出勝負了呢?」

「伊綾同意和我交往,就是作戰完勝之時。」

「那如果她一直拒絕呢?」

「那就一直作戰!」

「完全沒考慮到完敗的結局嗎?我真是佩服你的耐心和決心。」蘇星戲謔的搖了搖頭:「看來這個熱鬧我還能看好一陣子了。」

雖然沒得到那個冰美人的任何話語,但依然能孜孜不倦的手制點心,看來海倫的決心真的下的很大。

這樣繼續下去才好玩,蘇星雖然偶爾會同情朋友的遭遇,但更多地是抱着一種看熱鬧的心態。

忙活了一上午的時間,海倫最後站在冰箱旁邊,眼看着牆上的掛鐘確定時間:

「好,只要在冷卻一段時間就OK了。」

「如果依然不能在自習教室看見那個冰美人的話,還打算放在桌上就走嗎?」

「既然昨天那種失敗作都被拿走了的話,肯定會被吃掉的!那其中的眷眷深情,一定會被感知!」

面對陶醉在自言自語里的陳海倫,蘇星問出了心底的疑惑:「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你這麼執着於那個冰塊臉呢?雖然你是一個笨蛋,但有一張還不錯的傻臉,被吸引的女孩子車載斗量,有很多其它難度更低的選擇吧。」

被這樣詢問的海倫直視蘇星,強烈的視線里充斥着堅定:「除了伊綾之外,誰都不在選擇之列。而且……」海倫的堅定眼神中開始夾雜曖昧:「總是被一個美女如芒在背的盯着,很難不聯想到是被青睞着的吧。」

「我想她只是單純的視你為敵。」

冰箱中的布丁在完美的冷卻之後,被拿了出來。

對比上一天那些詭異的五顏六色的曲奇,確實今天的布丁要看起來正常的多。

海倫小心翼翼地將布丁盒子封蓋,同時問站在一旁的蘇星:「今天要分給你一部分嗎?」

蘇星保持着手臂交叉抱胸的姿勢,語氣非常平淡:「今天不用,謝禮的話,一次就夠了。」

周日的教學樓中,來往的同學並不多。

其實海倫也並不能保證今天的自習室會有林伊綾在,只是想單純的賭一賭運氣。

很遺憾,林伊綾並不在自習室內,但桌子上依然有她的文具,旁邊的座位同樣放着書本,應該是那個叫艾麗的朋友的。

「啊啊啊……為什麼今天也是沒有遇到呢……」

蹲在林伊綾的座位旁邊,雙手上舉扒着桌角的陳海倫將頭深深地低下臂彎。

「別像一隻落水狗一樣啊!」蘇星提醒着海倫:「將要送的東西依然放在桌子上就好了嘛!」

「可是這樣完全不能當面傳達心意。」

「我倒是覺得你不出面更能達成目的。」

蘇星正說著,身後傳來了怯懦的聲音。

「星同學?」

蘇星回過頭,正好看到艾麗站在第一排的地方,而此時的艾麗也看到蹲在林伊綾位置旁邊的陳海倫:「海倫同學……你這是?」

「別管我。」海倫依舊低着頭,就像在施展什麼詭異巫術一樣深呼吸着:「我要多吸幾口伊綾留下的空氣粒子!」

「不要做這種會被抓走的事情啊!」一腳將海倫踢倒的蘇星吐槽着,然後回頭向一臉懵逼的艾麗解釋:「別介意,這蠢豬太久沒見那個冰美人,已經開始犯神經病了。」

「伊綾同學嗎?她在宿舍和家人打電話,恐怕要好一會才能回到自習室來。」

此時的海倫已經重新站回到伊綾的桌旁,就像一隻乞食的小狗一般盯着桌上的書籍,不知道在叨咕些什麼鬼。

無視掉做出詭異舉動的朋友,蘇星走到艾麗的身邊,艾麗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半步。

僅僅是被那張端正的臉龐盯着,艾麗就緊張了起來,腦袋開始變得有點遲鈍,她平日的性格也是十分害羞社恐的。

「我想問一下,昨天放在桌子上的那袋物品……」沒有管對方是否害羞,蘇星小聲地詢問艾麗。

艾麗結結巴巴地說:「……啊……是那袋……五顏六色的……」

「對,就是那袋五顏六色的屎狀物品。那是曲奇。」

「是曲奇,對,聞起來像是……那也是星同學做的嗎?」

「不,那是這個白痴的傑作。」蘇星用拇指向後示意了一下沉溺在伊綾課桌空氣中的朋友。

艾麗非常疑惑:「咦?可是據說海倫同學的烘製技巧是全校都出名的……」

「就是因為出名,才能烘製出那種以假亂真的曲奇。」蘇星解釋着,又問:「我想知道那些屎,是被那個冰美人扔掉了嗎?」

「並沒有哦……伊綾同學把那些曲奇拿走了。」

「拿走了嗎?吃了嗎?」

「沒有吃,現在還放在宿舍的桌上。」

對於艾麗的回答,蘇星並不能理解林伊綾的意圖,如果單純的討厭陳海倫,無論被送如何精緻的禮物也會被扔掉或轉送吧。

或者這個冰美人只是單純的喜歡那些屎而已?

艾麗紅着臉對蘇星說:「上次的小圓餅……很好吃哦,那些是星同學做的嗎?」

「不,也是這個笨蛋做的。但我搶來一份,算作你告訴我冰美人喜歡甜點情報的謝禮。」

只是被蘇星盯着,強烈的視線幾乎要把膽小的艾麗貫穿一般,並不習慣被人直視的艾麗感到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為了掩飾害羞艾麗低下頭,臉頰開始逐漸發熱:「如果能幫上星同學和海倫同學的話,我是很榮幸的。」

蘇星似乎並沒有在意艾麗的任何害羞的反應,對她來說這樣的女孩子比比皆是,她只是沖艾麗笑了笑,然後回過頭又一次拽住海倫的衣角,像拖死狗一樣的將她抬起。

「那麼小艾麗,我們就先走了。桌上的布丁也是這個笨蛋送給冰美人的禮物,明天見。」說完這些告別語,蘇星就將海倫拽着離開了自習教室。

「啊……再見……再見……」忙不迭回應蘇星的艾麗,由於嘴巴慢了半拍,在說出再見的時候,那兩人已經出了自習室。

在走廊上,被拖拽着的海倫再一次大聲表達不滿:「喂!老蘇!我要等伊綾回來啊!」

「偶爾保持距離是很重要的策略你懂不懂。」

「我的策略是完美的!至今為止,無論是當眾求愛還是各種計策,都是精心策劃的。」陳海倫大聲辯解。

蘇星毫不留情的指出:「你的精心策劃都像鬧着玩一樣。」

「是嗎?那老蘇你覺得到目前為止我的表現好嗎?能不能打動伊綾!」

「怎麼說呢……介於好與爛之間吧。可以給你一個很中肯的評價,那就是--好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