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寄生女神太傲嬌
都市:寄生女神太傲嬌 連載中

都市:寄生女神太傲嬌

來源:google 作者:妖嬈一世禁繁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顧琰

生活在未來都市的顧琰和父母帶着秘密逃離最繁華的城市,來到鄉下小鎮,出現詭異生物和凶殺案顧琰被傲嬌的遠古女神瀾寄生,想要得到更多的異能就要爬塔征服靈虛之界被捲入事件中心的顧琰開始遊走在骯髒的地下洞穴,臭名昭著犯的罪都市,還有存在長生人的天堂之國等期間還遇到了生化人,機械人,外星人,遠古神……展開

《都市:寄生女神太傲嬌》章節試讀:

這麼明顯的暗示顧琰當然明白,但是他心裏一直都是白羽凝。

自從離開上陽城父母就不准許他使用通訊設備聯繫任何人,儘管他們什麼都不和自己說,但是也可以猜到七七八八,必定是惹很嚴重的麻煩,為了躲避才來到這,如果自己貿然聯繫羽凝,只會給她帶去麻煩。

顧琰沒有理睬佳佳的暗示,轉身打算離開。

佳佳從床上跳下來,抱住顧琰,雙手撫摸着胸肌,臉緊緊的貼着顧琰的後背。嗅到了出浴後清新的味道,吐着溫熱的氣息。「別走」

顧琰抓住擁抱他的雙手,輕聲說。「別鬧,我還有事。」

「我不要你走」佳佳撒嬌的說。

佳佳的手還是被掰開了,她跳到了門口,用身體擋着門。

「上完葯就放你走」

顧琰用手去拉門,佳佳的力氣當然是擋不住的,只能順勢再次抱住顧琰。

「我有女朋友」

「我不介意」佳佳的手抱得更緊。

「我介意」顧琰只能抓着她的雙手,舉到到頭頂,按在牆上,防止她亂動。

「她不是不在么,為什麼不可以,難道我不夠漂亮么」

「你很漂亮」

佳佳聽這話笑的更加嫵媚,踮起腳尖,想去親吻顧琰。顧琰歪頭躲開。

「她有我漂亮么」

佳佳雖然沒有親到,但是挺了挺傲然的胸,繼續散發著自己女人的魅力。

「那她騷嗎」

顧琰聽到這臉色一變。另一隻手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說。「我很不喜歡,嘴巴不幹凈的」

顧琰鬆開她,去拉門,佳佳再次從後面抱了上來「我錯了」

顧琰這次沒在客氣,拉開那雙手推在地上。「我對你沒興趣」

倒在地上的佳佳,看到顧琰的神態,嚇得再也不敢動一下。

顧琰站在走廊,提高聲音。「趙大柱,快點出來。」

趙大柱渾身是泡沫,下身只圍了一個浴巾就跑了出來。

「咋了,顧哥。」

「你快點,給你兩分鐘。」

林琳聽到動靜跑了過來。透過門縫看到佳佳嫵媚的坐在地上,腦地不由的浮想聯翩。失落的表情不加一點掩飾的表露出來。

「顧琰,藥膏你塗了么。」林琳問道。

「不用麻煩了」

「效果很好的,基本兩天就可以見效,你帶回去吧。」

「我說了,不用。」顧琰剛才的煩躁還沒有褪下去。

林琳愣了一下,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

顧琰慌了。

「別哭,別哭,我不是要凶你」顧琰伸手去揉了揉林琳的頭。

「我沒有」林琳撅着小嘴,努力的擠着眼睛,讓眼淚不要繼續流了。但是顧琰的安慰,讓她哭的更凶了。

林琳一下子倒在顧琰的懷裡,哇哇大哭,將顧琰的衣衫都打**。

顧琰僵在那不知所措,想拍拍她,怕她哭的更凶,想拉開她,感覺也不是很好。

「咋了,咋了,發生啥事了」趙大柱穿好衣服走了出來,林琳趕緊轉身跑開了。

「林琳咋哭了那」趙大柱問。

「因為你太費水,給氣哭了。」

「啊?我沒用多少水啊,要不下次我不洗了。」

說著就要找林琳道歉去。被顧琰一把拉住。

「走吧,現在她不想見你,下次你再道歉吧。」

借了兩個單車。兩人趕往許壞家。

許壞是孤兒住在鎮子的邊緣上。

老遠就聽許壞院子里的喧鬧聲,最近門庭大開,院內盡顯破敗。

「這就是你說的生病下不了床」

趙大柱攤了攤手。

小院里橫七豎八的躺着幾個人,不停的打滾痴笑,嘴裏嘟囔着聽不清的話語。

趙大柱認識這些人,蹲下身來詢問,但是沒有一個人搭理他,自顧自的耍着。

顧琰看了一眼,許壞不在其中,向裡屋走去。

濃郁霉味和騷氣味夾雜着刺鼻的酸味,就像一大鍋的白醋煮沸散發出的味道。顧琰掃視到桌面開蓋的玻璃瓶,裝有翡翠色的液體。

是渙夢原液,顧琰趕緊捂住口鼻退了出來。

渙夢安定劑是人腦連接電腦世界,吸入的霧化氣體,用來降低身體機能,減緩外界刺激。

而渙夢原液是它的未提煉的液體物質,遇到空氣會自動霧化。

下月城會用在醫療上,如果未經處理直接使用過量會產生幻覺。

渙夢原液對人體無害,不會成癮。但是大量吸入後,身體會長時間處在興奮狀態,且無法進食。簡單來說,你有可能是興奮過度,心臟超負荷而亡,或者是餓死渴死了。

顧琰在院子里環視了一下,看到一個水缸,脫下上衣,浸濕。深吸一口氣將眼口鼻耳遮住。

摸進屋去,小心的摸到桌面,摸到玻璃瓶,把頭上的濕衣服拿下,將瓶子蓋住,繫緊。然後跌跌撞撞的跑出來,大口大口的吸氣。

「顧哥,他們是怎麼了,你在忙叨啥那。」

「大柱你快將缸裏面的水潑在他們臉上。」

「為啥啊」

「別廢話,照做」

「哦」

他需要再進去看一下裏面是幾個人,得將他們都拉出來。

雖然房間的窗門都是大開的,但是此時裏面的渙夢原液的濃郁程度也是非常高的,雖然可以等到消散,但是不知道裏面的人處在這樣的情況多久了,多等待一分鐘,危險就多一分鐘。

顧琰深吸一口,進屋掃視一圈,還好房間不大,只有兩個人。上前一手抱一個將倆人拉了出來,扔到水缸邊,向他們的臉上潑水。

其中一人正是許壞。

潑水並不能使他們清醒,但是可以減緩興奮度。

「趙大柱,你幹嘛跑來跑去的啊」

「顧哥,你不是讓我給他們潑水么」

「你不會把人抬到水缸邊上么」

趙大柱楞在那,撓了撓頭,然後照做了。

「行了,你別弄了,趕緊騎車,叫王醫生來,就說他們中了渙夢原液」

「啥,我記不住啊」

「靠」顧琰此時真的忍不住要打人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你就說他們吸食東西,出現幻覺,無法清醒。」

趙大柱掰着手指頭,數着顧琰說了幾個字。顧琰照着他屁股上踹了一腳。

「別他嗎數了,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