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狂婿
都市狂婿 連載中

都市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沈傾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二愣子 沈傾顏 都市小說

十年前家族被滅,十年後重回都市哪怕是上門女婿,吃着軟飯,也要吃最軟的那一碗!展開

《都市狂婿》章節試讀:

一言不發的開着車,回到了別墅。

鳳凰灣。

海寧最好的住宅基地,價錢同樣也是最高的。

裏面坐落着一棟棟豪華的別墅,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沈傾顏還是很體貼的,在旁邊的超市給落塵買了一些洗漱用具,要知道落塵就背着一個破破爛爛的帆布包,包看起來空蕩蕩的,也不知道裏面都有啥?

走進小區,落塵嘖嘖了兩聲,滿是羨慕的說道; ”這裡真漂亮,買這房子得好幾千吧。 ”

沈傾顏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一言不發的率先走進了別墅。

這也不能怪落塵,從小就和師傅在大山裡長大,見過最大的票就是十塊錢。

如果不是偶爾他師傅給五毛錢買個棒棒糖索拉啥的,恐怕連錢都不帶認識的。

落塵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別墅的沙發上,眼睛好氣的四處打量着。

他打量着別墅,而沈傾顏在打量着他。看着手裡的小紅本,沈傾顏無力的嘆了口氣,罷了罷了,先這麼對付兩個月,然後在離婚,到時候就和爺爺說,兩個人感情不和,恐怕爺爺也不能說啥了。

”落塵! ”沈傾顏正色的說道; ”雖然我們結婚了,但是,我們只是名義上的結婚,也就是說,你過你的,我過我的。 ”她望旁邊那間房間指了一下; ”你住在這間房,而我住在樓上,沒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可以上樓。 ”

”好。 ”落塵眼睛仔細的掃了一下她; ”我對你也沒有興趣,你可以放心。 ”

沈傾顏呼吸一頓,小手都握成了拳頭,恨不得一拳打過去,姑奶奶就那麼差嗎?瞎了你的狗眼了。

從小到大被人稱為美女的沈傾顏,這還是頭一次被人忽略呢。巨大的反差,讓沈傾顏心裏有點不舒服。

沈傾顏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沒有,那就最好。要知道,你這幅模樣,姑奶奶也看不上。 ”說完,心裏感覺一些奇怪,這是怎麼了,平常自己性格清冷,甚至很少動怒,這怎麼連姑奶奶都自稱了出來。

”我們只是暫時結婚,等過幾個月,我會和爺爺說,我們性格不合。 ”沈傾顏繼續說道; ”然後,我們在離婚,當然,你放心我會給你一筆錢的。 ”

你有錢了不起呀?落塵很想懟回去,然而話到嘴邊卻變了; ”能給多少錢呀? ”如果少於五百,他可不幹。

”你想要多少? ”沈傾顏微笑着看着他,然而身體卻在微微顫抖了起來。自己這麼大的一個美女,都看不上,他眼神絕對有問題。

落塵很認真的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 ”拿着錢,到時回山買個地方,然後自己蓋個房子,沒事偷看寡婦洗澡,小日子美滋滋呀。

當然,他之所以獅子大開口說這一千,是給沈傾顏一個討價還價的餘地,其實五百就行。

雖然剛走出大山,但是也不傻。

沈傾顏已經懶得說話了,她怕被氣死。這就是個二貨。

在過去的二十四年,生的氣加起來恐怕都沒有今天的多!

看沈傾顏不說話了,落塵眨巴了下眼睛,很是好心的提醒着; ”你可以還價的。 ”

這就是個土包子,二貨……沈傾顏勉強控制自己想要罵人的衝動,拿起包往外走去; ”你在這裡休息吧,公司還有事。 ”說著踏踏的走了出去。

落塵在別墅仔細的參觀了一下,嘴裏嘖嘖出聲,在沙發上乃至地上一頓滾,真特么豪華呀!

這大別墅,大沙發……

許久才心滿意足的走了出去準備吃點飯。奔波了一天,連飯都沒吃,還真有點餓了。只是剛走出每兩步,就頓住了,他發現自己沒錢了。

剛剛僅剩的一些錢在民政局辦了結婚證!

他牙疼一般倒吸了一口涼氣,早知道就讓沈傾顏花了,自己裝什麼大頭呢,這下好了,連飯錢都沒有了。

突然,想起江北孝敬的他的那一百塊錢,臉上瞬間眉開眼笑了起來,從兜里拿出一百塊錢,仔細的看了看,他有一種成為了土豪的感覺,要知道,這可是第一次握着這麼大的票呀。

”落塵? ”充滿震驚的聲音,在不遠處想起。一個高窕的女人站在不遠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你是落塵嗎? ”

落塵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問道; ”你是誰? ”他確實不認識這個女的,甚至說一點印象都沒有。

女人仔細的打量着他,突然一把抱住了他,激動的說道; ”你真的是落塵?你沒死? ”

這叫什麼話?什麼叫我沒死?不過這種主動投懷送抱還是第一次呢。

他搖了搖頭: ”我真的不認識你。 ”準確的說,他忘記了很多事情,關於他十五歲之前的事情沒有絲毫的印象。

有的,只是他這十年在山上不停的被老頭子逼着修鍊,被他慘無人道的折磨。

想到那一段黯淡無光生不如死的日子,他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我是蘇眉,你不認識我了? ”蘇眉從原本的激動,變成了詫異。她怎麼也想不到,十年後,落塵竟然就忘了她?

”我應該認識你嗎? ”落塵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蘇眉身體一顫,仔細的看着落塵,好半天才說道; ”你真的不認識我了? ”

”真的不認識。 ”

有病,落塵嘀咕了一句,剛要轉身就走。十來個人走了過來,視線落在了蘇眉的身上; ”你個小婊子,想不到在這裡看到你了。我告訴你,江爺看上你,是你的榮幸,你還真是不知好歹,敢打江爺。 ”

蘇眉似是本能的握緊了落塵的胳膊,身體微微顫抖着; ”你們想要幹什麼? ”

”呦,原來在外面有小白臉了,怪不得連江爺都敢動。 ”

小白臉?落塵摸了摸自己的臉,看着旁邊的倒車鏡,不錯,不錯,確實挺帥的,這小子有點眼光。

”這事和他沒關係,我不認識他。 ”蘇眉恐懼的都要站不住了,可還是放開了落塵的胳膊; ”你們讓他走。 ”

”哎,不對呀,剛剛你明明說我叫落塵,怎麼轉眼就說不認識我了。 ”落塵瞪大眼睛說著。

蘇眉呼吸一頓,只感覺落塵腦袋有問題,自己這麼說,還不是為了保護他嗎?

”落塵?這名怎麼有點耳熟呀! ”

”十年前,落家少爺不也是叫這名嗎? ”

”哦,我想起來了,對。 ”

”不過落家被滅,怎麼還會留下他這麼一個賤種呢? ”

落家?

落塵腦海中彷彿閃過了什麼,但是他卻抓不住。

”我和你們走,你們別為難他。 ”蘇眉輕咬了一下嘴唇,艱難的說道。

”走什麼走。 ”落塵說道; ”跟我走,請我吃飯去,我還餓着呢。 ”一天沒吃東西,能不餓嗎?

那幾個人擋在了眼前,落塵微微皺了下眉頭; ”滾犢子。 ”說著抬手一巴掌乎了過去。

啪的一聲。

那個人腦袋嗡的一聲,只感覺自己飛了起來,將旁邊的兩個同伴都撞倒了,可想這一把掌的力度。

那人一張嘴,嘴裏的牙齒混合著血水,從嘴裏吐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都震驚了。

這一巴掌的力度竟然這麼大,如果要是扇在他們的臉上,恐怕下場和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一樣。

蘇眉小嘴微張,眼中充滿了震驚。

落塵揉了揉手掌; ”你臉皮怎麼這麼厚。 ”

”你……你…… ”那人捂着臉,口齒不清的說道; ”你敢打我,你知道江爺什麼嗎? ”

”管你丫的什麼人。 ”落塵滿不在乎的說道,拉着還沒有回過神來的蘇眉轉身就走。

”你給我等着。 ”

來到旁邊的一家小麵館,要了兩大碗面,看了看蘇眉的穿着,似乎不是差錢的人,想了想,又給自己加了一個雞腿。

蘇眉一點沒吃,只是怔怔的看着落塵。眼神有些複雜。

禿嚕了一碗面,落塵將視線放在了另一碗上; ”你不吃嗎? ”

蘇眉搖了搖頭; ”我不餓。 ”頓了頓,提醒着說道; ”今天你打了江爺的人,你知道江爺是什麼人嗎? ”

這雞腿真特么香,果然還是大城市好呀,往出走一走果然是沒有錯的。落塵將雞腿的骨頭都嚼了; ”我管他什麼人,敢來我也一樣敢揍他。對了,他為啥要讓人弄你呀。 ”

這個弄字,給蘇眉弄的很不舒服,什麼叫弄我?

蘇眉沉默了一下,說道; ”因為公司的事情,如今公司已經接近破產邊緣了,而江爺說只要我跟了他,就會給公司注入資金,我沒同意,還打了他一巴掌。 ”她看向落塵; ”這是曾經落家的公司,只是,我無能,公司不斷被人蠶食,如今只剩下這麼一間小公司了,而且還接近破產的邊緣。 ”

”落家的? ”落塵不由的問道。

蘇眉點了點頭; ”是,我父親曾經是落家的管家。隨着落家覆滅,我和我父親依然還在堅守着公司,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往昔因為落家的強大,多少人俯首稱臣,只是隨着落家的覆滅,你父母的消失,公司被人不斷的蠶食,就連曾經那些和落家關係好的家族都上來分了一杯羹。 ”她怔怔的看着落塵; ”我們都以為你們不在了,沒想到你還活着,我想如果我爸知道你還在,一定會特別高興的。 ”

落塵乾笑了兩聲;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啥,因為我忘記了一些事情。 ”他無奈的一攤手; ”或者說,你確定你沒有認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