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醫狂妃:腹黑王爺變病嬌,得哄
毒醫狂妃:腹黑王爺變病嬌,得哄 連載中

毒醫狂妃:腹黑王爺變病嬌,得哄

來源:google 作者:錢小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千歡兒 古代言情 赫連琰

前世的她不僅蠢而且渣,眼瞎心還瞎,竟然會喜歡赫連現那種徒有其表、黑心黑肺的偽君子為了幫他,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傷害那個用生命愛她的男人,絲毫沒有半分愧疚天道輪迴,報應不爽,在她終於看清自己的心,想用餘生愛他的時候,卻又被渣男利用,害他為救她而亡當她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剛落地的孩兒被生生搶走,才認清眼前這個自己曾經最愛的人,和從小到大最疼愛的妹妹,竟從頭到尾都在利用她、設計她殺人誅心,何其狠毒啊!她悔恨自己年少做下的錯事,願意接受如此的報應,可是她不甘啊!她遭到了報應,可是眼前這兩個始作俑者呢!憑什麼惡人當道!她怎麼能心甘!怎麼能不恨!既然老天敢讓她重活一世,那天不收你,我收你!論惡毒,誰敢與她這隻歸來的惡鬼叫板!只是,她這到底是重生還是穿越?還有這個曾經的忠犬是怎麼回事?不愛她了嗎?幹嘛對她這麼冷淡?也罷,管你愛不愛,入了老娘的心,騙也要把你騙到手!到時候再讓你知道什麼叫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展開

《毒醫狂妃:腹黑王爺變病嬌,得哄》章節試讀:

「晴琵你吃了沒,陪我一起吃點兒。」

「奴婢不敢。」

「哎呀別奴婢奴婢的,一口一個奴婢,你不繞口呀,坐!」千歡兒指着床邊命令道,「快,讓你坐你就坐。」

「是,姑娘。」

「來,嘗嘗這個,還挺好吃的。」晴琵望着千歡兒投喂到嘴邊的食物嚇壞了,「奴婢不敢,王妃,這於理不合呀。」

「嘖!你違抗命令才是於理不合,都說了不準奴婢奴婢的,我聽了硌耳,你不吃難道一會兒想要去吃肉?太壞了!不準去,今天陪我吃素,來,張嘴!」

晴琵被說的一愣一愣的,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

「好吃嗎?」千歡兒見晴琵傻愣愣的點了點頭,笑了起來:「真可愛。來,再吃點兒這個,我太久沒進食,不能吃太多,你幫我多吃點兒,不然怪浪費的。」

浪費?晴琵像聽到什麼神仙話本似的,她家姑娘竟然還知道浪費?

從小被二夫人和老太太驕縱的,只要東西不合口味便都摔了地上將廚子痛罵一頓,為此國公府換了多少廚子啊,後來人家一聽是國公府招廚子,嚇得都不敢來了,今日竟然說起浪費來了?

「姑娘。。。您真的沒事兒嗎?」

「沒事兒啊?就是嗓子有些干癢,怎麼了?」

「奴。。我說了您別生氣,我怎麼感覺您有些不一樣了。」

「哎。」千歡兒拿起食盤上的手帕擦了擦嘴,她想再吃點的,可是怕消化不良遭罪,就忍住了,晴琵想起身倒水被她制止住,「你吃你的,不用管我,聽我說就行。」

「晴琵呀,你剛才對我說的那番話我聽進心裏去了。昏迷之時我做了一場夢。

都說大夢三年,我在夢中感覺過了十年之久,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的生活,我身邊的人,如今夢醒了,這人也像是醒了一般,放心吧,誰是人誰是鬼,你家姑娘心中有數,不會再犯傻了。」

晴琵有些不信,想問她到底看清哪個是人哪個是鬼,又不知道該不該問,千歡兒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笑了笑說道:「你不信?那我與你說說,你聽聽看我想的對不對。

就拿這次刺客行測一說,我原以為是千亦雅想替我出氣教訓下赫連琰,所以才讓赫連現找了這麼一個人。

不說別的,就說在王府行刺,他怎麼可能會不被抓到?既然滿口說是幫我出氣,為我着想,那這個刺客被抓住後還沒等嚴刑拷打立馬就供出是我指使的,要是真為我好,怎麼可能會不叮囑一番?

哪怕是這個刺客被象徵性的嚇唬一下再說出是我指使,我都算他們有心了。

這事兒要不是赫連琰武功好反應快,六王爺現在早就去找大羅神仙了,到時候誰能保的了我?死我一個也算我活該了,可是,堂堂皇子遇刺身亡,死一個我怎麼可能輕易的了事?

到時候我父親,我哥哥,你,還有整個國公府,怕都活不成了,不僅如此,赫連琰也會被牽扯進去,鬧的如此之大,他赫連現會想不到?還敢說是為我出氣?

退一步說,六王爺就像現在一樣平安無事,他要刺客輕鬆的就供出我來,哪一家的郎君會容忍自己的妻子會派人行刺自己?

也就是赫連琰吧,都氣成那個那個樣子了,還不忘幫我殺人滅口,維護我是被人誣陷,還讓人去查呢,人都被他殺死查個鬼啊,不就是仗着整個王府都是他的人嗎?

我們可憐的六王殿下呀,差點兒死了不說,兄弟和女人之間,他敬愛的哥哥竟然選了女人不選他,真可謂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手可斷,人可不能裸奔啊,他哭都沒地兒哭去。」

說到這,千歡兒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歪頭看向晴琵「我說的可在理?」

晴琵雙目中像是開滿了星星,興奮的點頭,她家姑娘真的醒了呀!

「姑娘您真的是想通了呀!您說的這些晴琵沒有想到,但是晴琵就是知道四王爺和二小姐沒安好心,如來佛祖、觀世音菩薩、天上各路神仙保佑,我家姑娘以後終於不用被壞人利用傷害自己了。

不過姑娘,您剛才說的什麼兄弟、手足的,還有裸奔,裸奔是什麼意思啊?晴琵怎麼從來沒聽過此類字眼。」

「嗯,裸奔就是光着屁股到處跑。」

「哎呀!姑娘怎麼可以說此種話語。」晴琵羞紅了臉,卻不忘趕緊用手捂住千歡兒的嘴「姑娘這種話人前莫不要再說,有損姑娘名譽的呀。」

千歡兒望着又羞又急的晴琵,想笑,鼻子卻酸了起來。

前世這個丫頭跟她說過多少勸她的話啊,她卻一次都沒有聽過,就算是這樣,在她得知她在赫連現府中之時,肯定的認為赫連現一定會傷害她,她一個肩部扛手不能提的小女子,竟然敢只身前往救她,就這份情,她怎麼也還不了的。

「晴琵。」千歡兒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謝謝你一心為我,不管是在國公府還是立王府,我知道你是真心為我想的。

放心吧,我不再糊塗了,今後你就是我的妹妹,我只有你一個妹妹,有我千奕歡在,我定不會讓別人欺負了你去!」上一世傷害你的那些人,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千歡兒心底默默的補了一句。

「姑娘,晴琵只要您平平安安的,每天快快樂樂的,別的晴琵都不求。」晴琵被千歡兒的話感動的哭了。

她家姑娘雖然被人說成嬌縱跋扈,但是她知道,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雖然跋扈但是卻很善良,都是二夫人和二姑娘故意讓下人傳的她家姑娘名聲不好的。

就像她不喜歡吃得東西,雖然會罵廚子,但是從來不想趕走他們,都是二夫人故意小題大做,將人趕走然後說大姑娘苛責下人,只是她人微言輕,不敢與他們爭辯,國公爺和大公子又長年不在府中,老夫人和二夫人是一夥兒的,她只能勸着自己的姑娘多防着點兒,可是又不敢說的太明白,如今姑娘總算不糊塗了,她怎能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