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惡鬼監獄:我在監獄當獄長
惡鬼監獄:我在監獄當獄長 連載中

惡鬼監獄:我在監獄當獄長

來源:google 作者:馬鈴薯牛腩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馬鈴薯牛腩飯 張力 都市小說

新來的獄長有點特殊?什麼,是個人類,那我們豈不是在這監獄裏來去自如等等,這人類怎麼不按套路來,救命啊,這人類濫用私刑,他根本不管監獄規則啊什麼,這隻鬼在街上走路,丟到監獄去,什麼,這隻鬼吃飯聲太大?丟到監獄去眾鬼:快換個新的監獄長吧展開

《惡鬼監獄:我在監獄當獄長》章節試讀:

「嗡——」

正在床上躺着的張力聽到了手機的聲音,張力拿起手機,上面顯示的是銀行卡匯款1500元,是他工作的老闆將他的本次凶宅服務工資打到了他的銀行卡里,看着短訊,張力有了一個想法。

中午

此刻的張力正和老總在一家餐廳吃飯,由於第一次任務就完成的如此完美,老總也說了不少好聽的話,張力也不客氣,老闆說什麼他都承認,絲毫不管其中誇大的因素。

飯局吃得正香,老總突然停下筷子,對着張力說道:

「小張啊,你第一次做完活,還是多補補,少出去做一些沒用的事情,對身體好,畢竟做我們這一行,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張力聽了這話,嘴上表示同意,心裏卻在嘀咕這個老油條,還沒等自己說話,先把自己給堵死了。

張力一副聽從老總的神態,一邊給老總敬酒,一邊表示對老總的贊同。

酒過三巡,老總也喝醉了,拉着張力彷彿一個多年好友一樣訴說著自己年輕時的豐功偉績,還不乏在其中吹點牛逼,聽的張力一陣翻白眼。

看老總醉的不行,張力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老總,咱們這個活,光有試睡員不行啊,這要是真有什麼妖魔鬼怪之類的東西,試睡員可經不住啊」

聽了張力的話,老總也是搖頭,說道:

「沒辦法,這年頭找的大師都是騙子,試睡員帶的護身符用處其實也不大,近幾年試睡員全國一共也只有10多個,要是真出事了,可是少一個就缺一個了」

「乾脆我們找一個驅魔的大師吧,安全可靠」

張力說出了自己的小算盤,不過他沒有直接說這個大師就是自己,他在等待老總的回復。

「這年頭大師不好找啊,我也找了很久,但都不屑於做這種工作,我也很鬧心啊」

老總顯然是喝多了,不然絕對不會對張力一個新入行的,不知能否長期工作的新人說這麼多話,不過,這正是張力想要的。

「老總,實不相瞞,我就是那個大師,你可以請我來為大家保護安全」

張力藉機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但老總明顯不信他,即便喝醉了,聽他這麼一說也是瞬間就醒酒了,對他說道:

「小張啊,年輕人不能只想着錢,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有錢都沒命花啊」

老總的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了,不僅在敲打張力,也是在表示自己的不信任。

對於這一點,張力早有準備,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將自己昨晚的視頻發給了老總。

這個是完全沒有改動,最開始的視頻,與張力發給老闆和客戶的視頻不同,這個視頻是有着鬼怪存在的證據的,雖然視頻沒有拍到自己除魔,但視頻已經拍到了那隻厲鬼出現的畫面,而張力能夠在其中待一天仍然安然無恙,就可以看出張力的特殊之處了。

老總看過視頻,仍然不相信他,不過語氣已經有了些緩和,張力準備趁熱打鐵,對老闆說道:

「老總,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給你展示一下的,這次就先這樣吧」

隨即,張力便表示自己並不着急於一時,老總也順水推舟,準備離開。

回到家,張力走進了監獄,準備找一隻鬼來幫助自己,他並不像之前的獄長那樣思想根深蒂固的認為人鬼不兩立,相反,有些時候,他還會藉助鬼的力量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很快,他找到了一隻可以讓他放心的鬼,他對那鬼的命令是到老總家裡嚇唬嚇唬他就可以,絕不能做出傷人的事情,那隻鬼也表示可以,隨即按照張力給的線索飛到了老總的家裡。

對於早就被關在監獄的鬼,張力自然不會相信,這隻剛被排出去的鬼,是自己最開始抓到的九隻鬼里的其中一個,當時的張力根本沒有抓鬼的能力,僅憑藉一張嘴就能將他忽悠到監獄內,覺得他傻得可憐,在之後的相處中,發現他並沒有什麼傷人的念頭,只是因為自身對於金錢的渴望才會留在世上。

張力特地承諾事後給他冥幣,終於請動了他,對於這類鬼,張力還是有好感的,畢竟有需求總比沒需求好控制。

不一會,老總的電話便打了過來,老總處事多年,自然明白怎麼回事,立刻同意了張力的想法,讓他當上了鬼屋試睡員兼職驅魔的工作,工資是之前的兩倍,有了這份工作,張力在沒有鬼屋試睡工作室,仍有機會接觸鬼物,也讓自己有更大的機會變強。

對於變強有了些許希望,張力的心情大好,出去一個人吃了一頓火鍋,看着鍋里鬧騰的熱氣,張力不禁想起曾經和室友一同在晚上翻牆出去吃火鍋的場景,但是現在的他已經回不去了,室友已經將他忘記,而就算室友仍記得她,他的存在也會讓室友們處於危險的境地。

在親眼目睹了孫梟的死之後,張力明白了現在的他絕不能與任何一個人過於親近,不然便會導致無辜的人的死亡。

付過賬,張力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看着鏡子中後背上的紋身,張力感慨萬千

「也許,讓身邊人全部遺忘掉我,也是對我的一種保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