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二婚纏綿:高冷上司愛上我
二婚纏綿:高冷上司愛上我 連載中

二婚纏綿:高冷上司愛上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言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默青 現代言情 陳悠

傳言有錢有權有勢又有顏的易少娶了一個離婚的二手女人,碎了全城少女心;一個採訪中某記者問其原因:「傳言是因為您有特殊愛好,喜歡少婦對嗎?」易少一本正經:「我只喜歡她這一個少婦」某記者:「能問您一下緣由嗎?」易少:「我比較喜歡吃水蜜桃」水蜜桃?採訪出來當天,全城水蜜桃售罄!展開

《二婚纏綿:高冷上司愛上我》章節試讀:

她不相信他會對自己那麼無情,她想,不用十分鐘他就會開門讓自己進去。

然而,一個小時後,兩個小時後……門始終緊閉……

寒冬臘月在外面呆一夜非得凍死不可,幸好她帶着手機,可以移動支付不至於在外面挨凍。

陳悠失魂落魄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遊走,看着滿天的星辰,突然感覺自己彷彿就是那天邊的雲朵,孤影隻身,沒有歸宿。

突然,天空中下起了小雨,打**臉頰邊的黑髮。

她瞧見了一個叫夜舞的夜總會,便進門避雨,開了一瓶威士忌。

幾杯酒下肚,她的視線開始模糊,頭暈目眩,是醉酒的前兆。

她扶着吧台起身想要離開,哪知道雙腿一軟,身體不受控制往地面倒去。

千鈞一髮,一隻手臂摟住了她的細腰,穩住了她下滑的身體。

她認為自己站的很穩,實際依舊靠在男人懷中,抬眸看着上方的男人,俊極雅極,貴氣逼人。

只感覺眼前的人有幾分面熟!在哪裡見過呢?

「是你?」她醉了,大腦反應遲鈍,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醉酒的陳悠渾然不知,她酒醉後美目盼兮,紅唇微啟,含春的風情從粉色的眼角溢出來,媚態盡顯,對目擊者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男人眼神深沉:「你醉了,要我送你回去嗎?」

夜總會太吵鬧,陳悠勉強聽見了回去兩個字,「不要,不回家。」她掙扎着,從他懷裡逃開,哪知道早已醉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雙腿一軟再一次栽倒。

只覺得腰上一緊,身體一輕,好像被人抱起來了。

她怕摔倒,本能的抱住對方的脖子,嗅着對方身上乾淨的薄荷香味,昏昏沉沉的,她隱隱約約記得,杜默青以前身上也是這個味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杜默青身上有的只是讓她作嘔的女人香水味。

這個味道終於回來了,她喜歡的青回來了。

「抱緊我,別鬆開。」她收緊了抱住他脖子的臂膀,吐氣如蘭,「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

「你怎麼不說話?」她睜着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視線朦朧,看不清他的相貌,急了,「你到是說句話。」

杜默青依舊沒有回答她,她很傷心,很傷心……

想必這是夢,因為只有在夢中,她的青才會對她這樣溫柔,才不會有別的女人和孩子!

只是這個夢太真實了,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被放在了床上,床很柔軟,被單有陽光的味道。

頭剛剛枕在枕頭上,便瞧見他要走,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將他拉住,「別走,不要和那個小妖精在一起,孩子我也能生的……」她滔滔不絕的示愛。

喝醉了的人力氣大,她勾住他的脖子,將他拉倒。

但他依舊在拒絕她,她雙手勾住他的脖子,以自己身體的重量吊著他,兩張臉便貼到了一處。

他抓着她臂膀的手勁很大,幾乎要將她的胳膊折斷,痛的她難以忍受,卻捨不得將他推開。

她一張臉漲的通紅,呼吸不暢,感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了!

死就死吧!至少這一刻是幸福的……這是陳悠失去意識之前最後的思想。

陳悠再一次有感官的時候是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給吵醒的。

「陳悠你給我開門。」門外傳來杜默青的怒吼。

陳悠頭痛欲裂,揉着太陽穴坐起來,便被眼前陌生的房間給驚住了!

這是什麼地方?自己怎麼會在這裡?

她努力的回想,記憶停留在昨晚去夜總會喝酒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是她的壞毛病,一喝酒就斷片!

她慌忙檢查了自己的衣服,完好如初,身體沒什麼癥狀,手機也在,昨晚自己沒有遇見壞人!

門外鍥而不捨的砸門將她拉回神,杜默青的咆哮讓她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急忙下床找了一圈,沒發覺有其他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門外杜默青怒吼:「陳悠,我知道你在裏面,再不開門我就要砸門了。」

陳悠開門還沒看清門外的人,肩膀被狠狠的撞擊,身體一個趔趄,險些摔倒,杜默青的身影在眼前一晃,衝進了屋,她回目一瞧,他拿着手機對着床上咔嚓咔嚓的拍照。

「你幹什麼?」陳悠木然的看着他的舉動。

杜默青不置一詞衝進浴室,「你的姦夫呢?躲哪裡去了?」他出來開始翻箱倒櫃的找,床底下,窗帘背後,窗檯外都不放過。

陳悠這才明白,敢情他是來捉姦的!「找到了嗎?找不到就給我滾出去。」

杜默青回眸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摁在牆面,瞧着她還穿着昨天的衣服,衣服雖然有些褶皺,但完好無損,應該沒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陳悠,你給我安分守己一點,否則,我別怪我不客氣。」他咬牙切齒的說。

陳悠想要掰開他的手,奈何力氣不如他,「我還要告你重婚罪呢!你要對我怎麼不客氣?」她毫無畏懼問。

他目露凶光:「陳悠你還敢囂張,雖然沒抓到你那姘頭,但我找酒店要了監控錄像,你昨晚被那個男人抱在懷裡在電梯接吻的畫面全都在我這裡,你不是要告我重婚罪嗎?你有證據嗎?而我掌握了你出軌的證據,你除了凈身出戶別無選擇。」

「含血噴人。」陳悠壓根就不相信有什麼接吻的錄像,「你說了一大推,編造了一個男人出來就是要我凈身出戶,杜默青你長進了,你無下限的不要臉。」

杜默青將手機拿出來,找出一張照片,「你自己看你做的骯髒的事情,我看你怎麼抵賴。」

陳悠一瞧,的確是電梯裏面的照片,自己被一個男人抱着,男人背對着鏡頭,而她的臉恰好被鏡頭拍到,媚眼如絲,臉頰緋紅的模樣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還有幾張,的確看上去實在接吻,但是這個唬不住她:「這個只是角度問題,你哪隻眼睛瞧見了我和別人接吻了?」

陳悠表面淡定,心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個男人是誰?

自己怎麼遇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