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二嫁王妃重生虐渣
二嫁王妃重生虐渣 連載中

二嫁王妃重生虐渣

來源:google 作者:玉止顏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宮玹夜 玉止顏

前世,她貴為相府真千金,因錯信錯愛,孩子被殺,身份被奪,全家凄慘而死一朝重生,她帶着無盡恨意強勢歸來靠着一手絕世醫術,活死人肉白骨,救人虐渣兩不誤,順便救個七皇叔與渣夫對着干!惡仆兩面三刀,吃裡扒外?給你能的,賣身契在手,直接發賣!白蓮假千金鳩佔鵲巢,還嘲她鄉下出身?太后先怒了,本宮恩人豈容你污衊,賤婢拖下去!渣夫浪子回頭,化身舔狗?晦氣!舔你家愛妾去,別扒拉我大腿本是風生水起,只是,那個本該短命的七皇叔,被她治好後,怎麼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每天花樣寵是什麼鬼,還熱衷喜當爹,非說他才是她的孩子爹?展開

《二嫁王妃重生虐渣》章節試讀:

疼痛席捲全身,玉止顏只感覺有什麼東西正在從自己的身體里排出。
最後發力,一聲痛苦悶哼,嬰兒的啼哭聲瞬間響徹房間。
張婆子驚喜道:「生了生了,恭喜王妃您生了一個小公子。」
玉止顏被這句話給驚醒,小公子?
她的孩子?
她不顧身體的不適應強行坐起來,就看到襁褓里剛剛哭過就睡着的嬰兒。
她一把將兒子抱過來,看着那小小的一隻,眼淚如噴泉般流出,心裏彷彿被撕扯一般疼的撕心裂肺的痛。
上一世她就因為沒有保護好兒子,所以自責了一輩子,這一世無論是誰都別再想傷害她的兒子。
「砰……」的一聲,門被人用力踹開。
外面王婆子着急勸道:「四皇子,這產房污穢之地,可不能污了您的尊貴之軀。」
「滾開。」只聽噗通一聲,婆子被人踹出去。
宮呈毓居高臨下的看着,正抱着孩子渾身顫抖的玉止顏。
他臉色冷若冰霜:「誰允許你生下孩子的?」
上一世她怕了這個男人一輩子,傳說中毓皇子溫潤如玉,儒雅親和。
可只有玉止顏知道,這個男人冷血無情,薄情寡義。
也怪她識人不清,明知道他愛的是姐姐玉玲瓏,她偏偏執意要嫁才導致她一生悲苦。
她抬起那張因為被折磨而消瘦的臉,一雙眸子透着前所未有的堅定。
「四皇子想要做什麼?」
「啪……」的一聲,宮呈毓將玉止顏的臉打向一邊,眼神里全是嫌棄與憤怒。
玉止顏渾身都在顫抖,前世她歸師父門下以後,還沒有人敢這樣對自己。
「來人,將這孽種給扔出去喂狼。」
玉止顏抱着孩子的雙手更緊,前世她就是因為沒有保護好孩子,最後才讓她剛出生的兒子進入狼口。
兩名侍衛靠近,玉止顏立刻打翻一盞燈,用那碎掉的琉璃抵住自己的脖子。
她滿眼警惕,看向眾人:「誰敢過來,我現在就死在這裡。」
宮呈毓如同獵鷹一般犀利的眸子微微眯起:「你在威脅本王?」
玉止顏深知宮呈毓不可能讓自己死在王府,不然也不可能關押自己一年未殺。
她道:「俗話說虎毒不食子,四皇子就算不喜我,可孩子是無辜的,是你的骨血,你怎麼能下的去手。」
玉止顏說道最後越加的憤怒,幾乎是喊着出來的。
宮呈毓的臉色越發的冷,他抬手扼住玉止顏的脖子,一張俊顏上全是冷漠無情。
「想死,現在本王就成全你。」
「唔唔……」
玉止顏的脖子被掐住,無法呼吸的憋悶感比疼痛還要難受。
她緊緊的抱着孩子,那倔犟不屈服的模樣讓宮呈毓皺了皺眉。
「四皇子,四皇子姐姐是不是又惹您生氣了,四皇子您不要責怪姐姐,您有氣就撒在妾身身上。」
突然進來的玉玲瓏,一副楚楚可憐為人着想的模樣。
宮呈毓果然鬆開手,他本來也是威脅嚇唬玉止顏,沒想到這女人為了孩子真能不要命。
他攬住玉玲瓏的腰,說道:「這樣的賤.人殺了,本王都覺得髒了手。」
說完,他無情對身後的侍衛道:「動手,若王妃自殺任由她去。」
「毓皇子,你謀殺親子的名聲要傳出去,不知還可有資格當這個毓皇子,你兢兢業業維護的名聲就會毀於一旦。」
「你敢威脅我。」宮呈毓眯起眸子,冷冷看向玉止顏。
玉止顏冷笑一聲:「我有什麼不敢,你毀了我的父母,毀了我的兄弟,我還有什麼可顧及的?」
她知道宮呈毓不殺自己的原因就是他的名聲,想要登上那個位置名聲何其重要。
玉玲瓏紅着眼睛道:「妹妹你不要在氣四皇子了,四皇子對你已經夠寬容了。」
玉止顏冷然:「如果殺的是你的孩子,但願你還能說得出這句話。」
宮呈毓臉色一直陰沉着,向來聽話的玉止顏如此反抗更加讓他不悅。
「別拿名聲來威脅本王,既然你不肯那你跟孽種一起喂狼。」
玉止顏驚然,看向宮呈毓怒聲道:「宮呈毓你沒有良心,枉我在獨行山……」
「哎呀,疼,四郎妾身心口好疼。」玉玲瓏突然發出痛苦的聲音。
宮呈毓立刻慌了神,沒有面對玉止顏時的憤怒不屑,而此刻看向玉玲瓏滿眼都是心疼。
他根本不想再管玉止顏,抱起玉玲瓏就離開。
然而,那些侍衛聽着宮呈毓的吩咐,將玉止顏與她懷裡的孩子扔進了王府的狼窩之中。
這裏面是宮呈毓飼養的西北狼,這種狼的戰鬥力絕對是普通狼的十倍。
她被扔進來,那十多頭兇猛的西北狼,就聞到了玉止顏身下血液的味道。
一個個聞到血腥味都紅了眼睛,紛紛衝著玉止顏撲過來。
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危險,哇哇的哭了起來。
玉止顏不得已,迅速將孩子放在角落,然後起身與狼博戰。
她抽出頭上的發簪,在一頭狼撲過來的時候,身體下滑直接將髮釵插入狼體致命的部位。
此刻她也被狼撕咬的疼痛難忍,衣服都已經破了,身上全是狼牙的齒痕,簡直可以用血肉模糊來形容。
她不放棄,為了兒子她不能倒下。
「啊!」玉止顏大叫一聲,再次衝出去用前世學到的所有招數統統對付在狼的身上。
直到最後她終於精疲力盡,可還有六頭狼衝著自己撲過來。
就在她以為自己跟孩子就會死在這裡時,那撲向自己的六頭狼突然倒下。
玉止顏立刻抬頭,只見一顆大樹上有晃動的痕迹,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月光下,她倒在孩子的身邊,疲憊的伸手將孩子摟進懷裡。
夢裡,她見到父親母親將她接回家。
她在鄉下被鄉下的父母打罵虐待,不讓吃飽甚至還要把他賣到青樓去換錢。
後來父母來了,原來他的父親是當朝丞相,母親是一品夫人,原來以前是有人故意調換了孩子。
而她們養了十多年的孩子,其實是那鄉下夫妻的,玉玲瓏是假千金自己才是真千金。
後來親生父母知道自己的遭遇,還有鄉下父母為了自己的女兒享福故意調換孩子,就將他們一家下了大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