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房車穿越千萬年
房車穿越千萬年 連載中

房車穿越千萬年

來源:google 作者:卷卷的蕪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卷卷的蕪菁 奇幻玄幻 季小白

老子說,「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季小白是點頭加舉手的認同.....她從小父母雙全,父母不在「譜」上她是人們口中「別人家的孩子」父母卻毫不在意從小就勤工儉學,出國留學,進入國企,眼看房子車子要到手了卻沒到會被病毒霍霍了以為自己馬上要見列祖列宗時再次醒來已經在黑科技裝配房車裡,身體健康,四肢發達,智商依舊在線那袋來自2055年的速凍水餃又是怎麼回事?昏迷前明明是2025年呀?就是...好像...弄丟了30年的記憶噢!萬幸青春卻沒丟!還是貌美如花...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這幾個長發披肩,寬袍廣袖,手握刀劍,身披斗篷的雪人可不像是未來的人吧!哪哪都不對呀?自己到底是穿未來還是穿古代額?季小白覺的老子就是最牛B的預約家展開

《房車穿越千萬年》章節試讀:

季小白坐沙發上調成半躺,想起了父母,爸爸媽媽開麻將館,比她早感染病毒。

爸爸從送醫院到下達病危一共也就六天,媽媽硬是多挺了一天,就為了見她,告訴她,為她攢了二十六年的嫁妝藏在哪裡?

季小白沒趕上,因為她當時在歐洲出差。

在回國的飛機上也被感染了,下機就被送去醫院,錯過了!

後來還是俞博士見她傷心得毫無生機的樣子,安排助理去她家取了。

遺憾是季小白躺在病床上十分虛弱,沒機會看看。

現在這個箱子就在卧室床上,季小白起身,回到卧室,上了床。

她盤起腿,鄭重其事地打開箱蓋,行李里,又是一個密碼鋁合金箱子,

試了下生日,開了,裏面居然是整整齊齊的金條,金條每條重200克。

除了金條還有造型各不相同羊生肖的金吊墜,金條和吊墜都是二十六個,

實心的金手鐲兩對,這個是媽媽的嫁妝!

季小白眼淚一串串掉在床單上,掙五毛要花一塊的父母,居然背着她存下這麼多!

爸爸媽媽讀書不多,從她記事起就是爸爸媽媽總在緊巴巴過日子,打工嫌棄不自由,做生意又眼高手低,市儈的很,守着麻將館,有點錢就好吃好喝,讓九歲的她守麻將館,兩口子去旅遊!

學校開家長會一次都沒去過,理由是,「不會讀書的去了也沒用 ,會讀書的不用去。」

家裡廚房一個月也開不了幾次火,都是外賣,以至於附近的外賣小哥可以在她放學的路上準確地把她認出來完成送餐。

學校里多要了兩次資料費,還要投訴的爸爸,居然默默存了錢給她準備了嫁妝。

季小白一直以為父母不喜歡自己,覺得是她妨礙父母的兩人世界。

原來再不像話的父母,也為她做了一次父母做的事。

箱子底壓了一張紙條,

寶寶:

爸爸已經走了,媽媽也夠嗆,嫁妝也不知道能不能給到你。

小學二年級起,你就事事自己拿主意,我也幫不了你什麼?

家裡也沒礦,想年年給你存錢,你爸說錢會貶值,太虧了,就決定存金了。

你凡事靠自己,嫁人後萬一老公不喜歡你比他強怎麼辦?如果人家要離婚,這個嫁妝也能給你救救急!

季小白,「噗嗤」笑了,這個留言風格很媽媽。

媽媽是典型的夫唱婦隨,常掛嘴邊的是找個像你爸爸那樣的早早嫁了,何必這樣受罪,在她眼裡她老公就是蓋世英雄!

天天搓搓麻將,喝喝美酒,偶爾去旅遊,這日子就很滋潤了!

她還妄想思想改造季小白的人生觀,想把她求生技能「麻將秘技」傳授給她,不過沒有成功。

不成功原因是,她從七歲就開始給人頂兩把,牌技比她媽還厲害,如果麻將也有比賽,季小白就是專業運動員級別的人物。

旅行箱里有兩件小禮服,一套正裝,一雙高跟鞋,也不知道誰準備的,尺寸很合適!

還有同事生前托她在歐洲買的幾套首飾和三隻手錶。

包裝盒都還在,人卻永遠找不到了!

季小白正在床上回憶着以前的生活,

窗外光線開始暗下來,小助理把土壤樣本的報告推送過來了。

她泡了一杯茶,坐沙發上看着報告,

這上面很多地質專業名詞,看得迷迷糊糊,直到看見一長串的零。

季小白驚得蹦起來,「哐當」撞到桌子,桌子上茶水灑了出來。

「小助理,我現在到底在哪裡,公元多少年啊?」她幾乎是吼出來 。

「主人,根據分析出土壤中沉澱物成分推算約是公元一千萬年前,具體經緯度正在測量中,請耐心等待!」

季小白癱軟在沙發上,灌了一口熱茶,燙得她齜牙咧嘴。

好想這是夢,但真的不是夢啊!

她穿越了千萬年!

「主人,數據顯示您心率過快,血壓偏高,預防休克,需要立即進入醫療艙!請立…」

「滾…啊呸!」季小白不等小助理說完就抓起水杯扔向投影儀,結果被淋了自己一頭一臉的茶水。

「好的,小助理隨時為你服務!」

「嗚嗚嗚嗚嗚…」她覺得太憋屈了,怎麼就不問問她願不願意被送這裡來啊!

怎麼不是千萬年後?至少不用跟恐龍搶地盤吧!

季小白一激靈,趕緊拖過筆記本查看獵鷹傳送過來的實時畫面。

房車周圍除了一個大坑和一個淺坑,並沒有其他大型動物,

大坑裏面燒得黑黑的一圈,圍着大坑周邊又反覆查看了一番,厚厚的雪遮住了大地看不出它原本的樣子。

季小白截下幾張圖,她讓獵鷹繼續飛得遠一些,傳回來的畫面能看到一些鳥類和出來覓食的小動物。

她稍稍安心了,除了植物高大繁茂一些,暫時沒有發現恐龍或者奇奇怪怪的動物,再樂觀一點,至少呆在這裡不用提心弔膽被病毒感染了。

真真應了老子那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小助理,重點搜索周圍有沒有人類在附近活動。」

「好的,主人」小助理一副使命必達的樣子,讓季小白有些愧疚,剛剛她實在不該遷怒一個智能機器。

於是她給小助理改名字成,「大白」。

不但小助理有名字,無人機、房車、越野車都給取名了。

T3就叫禿鷲,獵鷹就叫獵鷹一號、獵鷹二號,房車叫盤子,越野車叫白駒…

讓大白叫自己名字,時不時「主人主人」的小白不習慣,折騰一番,天漸漸暗下來!

「小白,獵鷹二號發現人類,畫面馬上送達!」

季小白看見獵鷹傳過來兩種畫面,一種是正常畫面,另外一種是遠紅外線熱能圖。正常畫面是一塊像傘蓋似的岩石下躺着幾個人,如果不是一團淺淺的紅色,還真不能發現這裡藏着有人。

季小白觀察了幾分鐘,發現這些人一動不動,好像不太對勁!

這些人身上紅色越來越淺了,該不會是失溫症吧?

她決定出去找他們,打開醫療艙查了查失溫症需要的藥品,拿上藥品、氧氣袋和救生毯,背了一壺水急忙往外走!

待她趕到岩石下,發現是三個人擠在一塊,身上臉上都裹着厚厚的毛皮斗篷,裏面穿着寬袍,腳上包着動物皮毛。

其中一個手裡還抱着一柄古劍,另外兩個手裡拿的是刀,三人旁邊有一堆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