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放開那隻妖精
放開那隻妖精 連載中

放開那隻妖精

來源:google 作者:沐小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白 沐小白 現代言情

作為天生道體,沐小白要時刻防備着一隻只想要吃他肉的妖精,並且,偶爾還要跟她們進行心理方面的疏導,他表示這樣的生活非常美好,唯一的問題是,這些妖精太多了白朵,你是貓妖,趕緊把嘴給我鬆開,妖怪要多吃點素,別總盯着我的身上咬,肉吃多了會消化不良的,還有,紫靈,雖然你是狐狸精,但你別總對我拋媚眼,我是一個純潔的人,我是絕對不會跟你雙修的………展開

《放開那隻妖精》章節試讀:

白雲如蘇,細柳隨風搖曳,某一小縣城,有些偏僻的老居民區里,一個白衣少年正在那裡整理着自家院子裏面的小菜地,那裡種着一排火紅的辣椒。

澆完水之後,沐小白這才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難得周末,他這才有空閑,正當他想着下午要去哪裡瀟洒的時候,外邊的大門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有人嗎?我剛剛跑步的時候腳扭到了!可以出來幫幫我嗎?!」

那猶如黃鸝般的少女聲夾雜着一絲焦急之色,沐小白聽到這裡,懶洋洋地開口道:「哦,稍等,等我澆完菜之後再說………」

門口處,一個白裙少女跌坐在門口,伸手捂着有點兒紅腫的腳踝,聽到了這話,臉色一僵,看着緊閉的大門,忍不住在心裏罵了起來,混蛋,你丫的就沒有半點兒同情心嗎?本少女可是腳扭到了啊!

白裙少女那漂亮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氣憤之色,內心暗自控訴院子裏面的那個傢伙。

在這裡被晾了足足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正當她差點兒忍不住暴走,關得嚴嚴實實的大門終於打開了,露出來了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

沐小白臉色疑惑地走了出來,目光落到了眼前的這個白裙少女身上,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是一個身穿運動服、身材苗條的漂亮少女,跌坐在了大門口,柳眉微蹙,咬着貝齒,伸手捂着腳踝。露出來一截白嫩如玉的小腿,看起來有點兒紅腫。

那個白裙少女這才鬆了一口氣,盯着眼前的沐小白,有些困難地站了起來,輕聲開口了:「我的腿扭到了,你可以幫我看看嗎………」

話音未落,白裙少女腳下一個不穩,向前傾去,正好傾向少年的懷裡,後者卻是下意識地往旁邊移了一步。

碰!!

白裙少女正好傾向了少年背後的鐵門,白嫩額頭跟堅硬的鐵門來了個親密接觸,磕出了個紅印子,她臉上露出一絲愕然之色,打死她也想不到,面對美人的投懷送抱,眼前這個少年居然閃開了!!

她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不當講?強忍着爆粗口的衝動,她這才冷靜下來。

沐小白被她那眼神看得有點兒尷尬了,訕笑了一聲,這才神色淡定地開口道:「妹子,咱們不熟,你不必這樣吧?!」

白裙少女看着眼前一臉正色開口的少年,眼角抽搐了一下,重點不是這個吧?你是這樣對待一個傷員的?她臉上很快露出了一抹氣憤的神情,瞪着眼前的少年,氣鼓鼓地開口道。

「喂,人家扭到腳了,你難道就沒有半點兒同情心嗎?不能先幫人家看一下嗎?!」

說著,少女悄然提了提褲子,露出了一截白嫩如溫玉的小腿,指着上面那一塊紅腫的痕迹分外明顯,配合著那一張漂亮臉蛋,看起來格外楚楚動人。

沐小白看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不好意思,雖然我很想幫你,不過,我不會醫術啊………」

白裙少女瞅着眼前少年那面色無辜的樣子,不由得氣得直咬牙,她還從未見過如此木頭之人,面對她這麼個美人兒居然沒有半點兒佔便宜的想法,這簡直就是太過分了,完全無視了她的魅力!這讓她對自己的魅力差點兒產生懷疑了。

白裙少女雖然恨不得將眼前這個少年揍上一頓,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她還是忍了下來,擠出了一絲笑容:「可是人家覺得腿好疼,你就幫扶我進去,幫我擦點兒藥油好了………」

沐小白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白裙少女看到這裡,向前踏了一步,又因為腿疼,『哎呀』一聲跌向前邊,臉上也露出了一抹驚慌之色。

還沒等沐小白反應過來,她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有些慌張地順勢抱住了他的腰,臉上露出了一抹痛楚之色。

「哎呀,剛剛不知道為什麼腳一疼就摔倒了。」

「那這摔得還是挺湊巧的………」沐小白面露微笑,看着眼前這個身穿白裙的少女,後者如若勿聞,反而是一臉嬌羞地看着他,小聲地開口了:「你能不能抱我進去?我的腿疼得厲害,走不了路。」

看着眼前的白裙少女那緊皺的眉頭,沐小白心裏一軟,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伸手抱起了眼前的少女,柔軟而又充滿彈性的身體讓他必要的心裏一動,一大早就有這等美少女送上門來,讓他不由得感嘆自己的運氣之好。

將這白裙少女抱回了院子裏面那一張躺椅上面,沐小白有點兒鬱悶的發現了,對方根本就沒有放手的打算,感受着少年那充滿了彈性的嬌軀,他輕咳了一聲,準備提醒少女:「那個,你是不是先把手鬆開呢?你不放開手,我怎麼去給你找藥油啊?!」

「先不急,人家有話想跟你說………」

沐小白聽到這裡,臉上露出了一抹詭異之色:「等等,妹子,你別突然跟我說喜歡上我了?!」

白裙少女聞言,輕笑了一聲,下巴擱在了少年肩頭,湊到了他的耳邊,吐氣如蘭,唇角露出了尖尖的利齒,對準了少年那白嫩脖子,細聲軟玉地開口了。

「是啊,不過,人家不止喜歡你,還想吃了你………」

妖氣涌動,少女裙子下邊多了根毛茸茸的細長尾巴,她的十指也變得尖銳了,她抓着少年,一嘴狠狠地啃向了他的脖子。

沐小白察覺到少女的動作,臉色淡定,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少女狠狠地一口咬來,卻是並沒有咬到少年的脖子,反而咬到了一根紅得發紫的辣椒上面,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沒等她反應過來,後者沖她咧嘴一笑,手上微微一用力,那根紅得發紫的辣椒便被塞進了少女的嘴巴裏面。

「我知道你想要吃我啊,但是,被咬一口可是很疼的,所以,我請你吃魔鬼椒,不要客氣。」

下一刻,辣椒的汁水流進了嘴巴裏面,辛辣而又刺激的感覺頓時就讓白裙少女的可愛臉蛋都變了,她感覺嘴巴裏面像是憋了團火焰一樣,辛辣刺激,讓她的眼淚都流了下來,她也顧不得眼前的少年了,直接將嘴巴裏面的辣椒吐了出來,往嘴巴扇着風。

「呼……辣!辣死我了!!」

沒一會兒的時間,少女便被辣得直跳腳,眼淚嘩嘩直流,在這院子里的空地上面跑了起來。

沐小白看到這裡,嘴角的笑容更加燦爛了,笑眯眯地開口道:「妹子,我看你如今腿腳利索,想必是不用我幫忙了………」

白裙少女被辣得眼淚嘩嘩直流,沖了過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用力搖擺了起來:「水!我要水!辣死我了!!」

沐小白默默伸手指了指旁邊放着的桌子,上面正好有一杯水。

白裙少女想也不想,直接沖了進去,拿起茶杯就往嘴巴裏面灌去,白衣少年的手伸了一半:「等等,那是燙水………」

他話音未落,白裙少女發出了一聲尖叫,手裡的茶杯掉落在地面上,她像是被火燒了一般,衝出了大門。

沐小白看到這裡,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仰望着藍天:「總有妖怪想吃我,這年頭的妖怪智商不太行啊,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被我解決掉了,唔,這是第幾個妖怪來着………」

哦,忘記介紹了,他叫『沐小白』,小白同學乃是天生道體,打從七歲起便有妖怪想吃他,尋常人估計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夠遇到只妖怪,而他可以一天就把別人十輩子的妖怪都遇了,這無疑是一件極其鬱悶的事情。

沐小白面對總有妖怪想吃他的困境頭疼不已,幸好後來遇到了個老道士,經過指點,來到了這偏僻小縣城裏面,這種三四線小縣城的妖怪沒有大城市裏面那麼狡詐、強大,這些年倒也沒有出什麼問題。

他不緊不慢地伸手從兜里掏出巴掌大小的捲軸,拿起筆在上面添了一記——『三月三,偶遇第十九隻想吃我的妖怪,然,被我用魔鬼辣椒感化,淚奔而去』

滿意地在捲軸上面添加上一個句號,沐小白這才將它收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被某妖怪少女弄得有點兒褶皺的衣服,躺在了院子的躺椅裏面,懶洋洋地伸了個腰,臉上帶着一抹慵懶之色,順手從兜里掏出了根香蕉,慢悠悠地扒着蕉皮。

「今天的天氣真好,難得學校周末放假,不如去釣個魚吧?」

正當他在那裡自言自語的時候,之前身穿白裙的妖怪少女殺氣騰騰地跑回來了,看見了正在那裡悠閑地啃着香蕉的沐小白,聯想起了剛剛自己被迫吃下了那什麼魔鬼辣椒,辣得眼淚直流的畫面,她氣得七竅生煙,亮出了尖銳的指甲,朝着少年惡狠狠地撲了過來。

「可惡的人類,居然敢暗算我!吃我一記爪!!」

沐小白看着那殺氣騰騰朝着自己衝來的某少女,臉色淡定地扔出了手裡的香蕉皮。

狂奔之中的妖怪少女一腳踩到香蕉皮上面,腳步一滑,身體以標準的自由落體式摔倒在了地面上,臉部跟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沐小白這才有點兒歉意地開口道:「真是非常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你會一腳踩到了我扔的香蕉皮上面,真是非常抱歉………」

身穿運動服的妖怪少女聽着沐小白這毫無誠意的道歉,伸手揉着自己那跟地面進行親切接觸的臉蛋,再加上之前遇到的一系列事情,她覺得格外委屈,當妖怪這麼多年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悲催的事情。

一時之間,情緒激動之下,在沐小白那目瞪口呆之中,她居然『哇』地一下哭出了聲。

「嗚嗚嗚……你欺負我!太過分了,你居然欺負我這麼一個小女生!!」

沐小白看着眼前眼淚嘩嘩直流的妖怪少女,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無語之色,這隻妖怪未免也太弱了吧?這就哭了?這哪裡還是陰險而又狡詐的妖怪?分明就是個愛哭鬼吧?!

看着眼前這個情緒激動的妖怪少女,沐小白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小聲開口提醒了一句。

「額,那個……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覺得你這樣哭哭啼啼的樣子有點兒丟妖怪的臉啊,要是傳出去了………」

沐小白這話還沒有說完,她哭得更加起勁了,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哭得那叫一個慘絕人寰,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見了,絕對會誤認為是他欺負對方的。

看着對方有越哭越起勁的趨勢,沐小白不由得嘆了一口氣,走到了這個白裙少女面前,伸手揉了揉她那頭頂兩隻耳朵,溫聲開口道:「乖,別哭了,哥哥等一下請你吃糖哦~~」

這話讓眼前妖怪少女的哭聲小了點,扭頭瞥了沐小白一眼,她可憐兮兮地瞅着沐小白,小聲開口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沐小白笑了一下,一臉純潔地點了點頭:「那是當然,你看我像是說謊的人嗎?!」

妖怪少女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哭聲停下了,沐小白鬆了一口氣,少女忽然亮出了尖銳的爪子,一把朝着他的身上抓來。

「可惡的傢伙,受死!吃我一記爪!!」

妖怪少女撲到了沐小白的身上,尖銳的爪子如同利刃,破開了空氣,成功地給了他一記貓爪,然而,讓她覺得疑惑的是,這記貓爪並沒能給他帶來多大的傷害,僅僅只是在衣服上面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口子,連皮都沒有劃破。

她愣住了,這怎麼可能?!要知道,她可是有過一爪子削斷手指粗細百鍊精鐵的記錄,為什麼現在的她連對方皮膚都劃不破了?!

她疑惑地舉起了自己的手,很快便看到了一隻毛茸茸的爪子,她有點兒驚愕地發現,喵?自己居然變回原形了?!

沐小白伸手拎起這隻白色的小貓,沖她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原來是只貓妖呀,怪不得那麼喜歡用爪子。」

畫面回到十秒鐘之前,就在爪子快要觸碰到沐小白的時候,她整個人變得有點兒模糊了,一陣白色煙氣之後,穿着白色運動服的少女變成了一隻白色的小貓,威力十足的爪子也僅僅只是在衣服上面划了個口子。

白貓回憶起了之前的畫面,氣得直衝沐小白揮爪子:「喵喵喵!!」

嘎吱!!

一個頭髮發白的老頭推開了院子里的鐵門,神色疑惑地開口詢問道:「小沐,剛剛我怎麼聽到了你院子里有女娃子的哭聲?!」

沐小白臉上適時露出了疑惑之色:「沒有啊,李老,一定是你剛剛聽錯了,出現幻覺了。」

他手裡拎着的那隻白貓則是目光鄙視地看着他,可惜的是,那個老頭並沒有注意到那隻白貓人性化的目光。

沐小白看着手中白貓喵喵直叫的樣子,不由得笑了一下,不緊不慢地開口道。

「好了,你也別沖我揮爪子了,現在的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處境啊,你現在被我正面擊敗,打回原形了,所以,按照一般基本法,你現在可是我的俘虜了,直到你下次打贏我才可以脫離俘虜身份。」

一般基本法?那是什麼東東?

白貓聽着眼前人類少年的話,不服氣地直揮爪子,看着這隻貓一臉兇悍的樣子,沐小白也不氣惱,提着這隻貓的後頸,伸手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根紅得發紫的辣椒,笑眯眯地開口了。

「你要是不服氣的話,我這裡還有不少的辣椒,這種超級魔鬼椒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才培育出來的,選自優質、高辣度的辣椒,不斷地選擇優良品種進行雜交,花費了我一年零九個月的時間才研究出來,你要試試嗎?!」

白貓那原本兇悍的樣子在見到了沐小白手中紅得發紫的辣椒後,立刻就蔫了下來,嚇得貓身瑟瑟發抖,超級魔鬼椒剛剛已經給她留下了貓生難忘的記憶,打死她也不想再試一次。

看到手中白貓那一副蔫樣,沐小白這才心滿意足地收起了超級魔鬼椒,瞅着眼前這隻白貓。

伸手在它身上揉了幾下,軟綿綿跟棉花差不多的毛髮,在冬天的時候摸起來肯定很舒服,沐小白忽然覺得,要是可以偶爾逗逗貓也不錯。

看着這隻白貓,他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很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俘虜,哦,對了,忘記問你有名字嗎?!」

白貓聽了,豎瞳裏面露出了一抹輕蔑之色,高冷地偏過了頭,沐小白再次把手伸進了袖子裏面,動作之中帶着一絲威脅之色,口中提醒道:「辣椒……」

白貓立刻慫了,咬着牙在地面上用爪子刻出兩個字——『白朵』。

「白朵,這名字不錯,一聲皮毛白白的,跟你看起來非常匹配………」

面對他的讚美,白朵喵了一聲,高冷地偏過小腦袋,懶得看他。

沐小白看着它這副高冷的樣子,倒是頗有喵星人的高冷范兒,可惜的是,他不是那些喜歡被喵星人虐的鏟屎官們啊。

提着這隻俘虜——白朵,他慢悠悠地走進了房間裏面,拿出了一條白色的帶子,綁在了手上這隻白貓的脖子上面,上面還有個小巧玲瓏的鈴鐺,看起來格外可愛。

「不錯,以後你就跟我混吧,我一定會罩着你的………」

沐小白對於自己的傑作非常滿意,白朵渾身不自在地扭動着身子,脖子上面綁着那隻鈴鐺隨着它扭動不時發出清脆的鈴聲,可惡,這隻鈴鐺簡直就是討厭了,它可是未來的妖界霸主,脖子上面幫着的這隻鈴鐺成何體統?太掉身份了。

白朵瞅着沐小白那欣賞的目光,不由得咬了咬牙,反爪拍到了他手上,那一絲痛感讓他不由得縮了一下手,白朵趁機從他手中跳了出來,幾下躥了出去,沒了蹤影。

沐小白看到這裡,不由聳了聳肩:「就這樣溜走了?我還打算跟她交流一下人妖生活的異同,談談理想呢………」

兜里的手機恰好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是表姐蕭玉打來的。

「沐小白!你到底來不來風林高中?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極其惡劣,你難道想一輩子呆在那破縣城裏面嗎?你對得起我嗎?」

電話那頭一陣數落,根本就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如同是連珠箭,讓他沒有半點兒還手之力,好不容易才找了個間隙開口:「額,那個……」

「那什麼那啊,我先幫你辦好學校的相關手續,半個月後我來接你,給我去學校認真讀書,不要窩在那個破縣城裏面浪費青春,浪費時間,就這樣,拜………」

嘟嘟!!

沐小白看着掛了的手機,臉上的表情格外鬱悶,根本就不給他開口的機會。

城市裏面的妖怪更多,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妖怪也是會與時俱進的,不少妖怪更是狡詐陰險、化身為人,把城市當成大型狩獵場,比三、四線小縣城危險多了,他一個先天道體去那裡,這絕對不是什麼明智的事情。

他伸手揉了揉額頭,忽然覺得有些頭疼了。

蕭玉,他的表姐,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既然說了要讓他去學校上學,那麼,她就肯定會做到,無論用什麼方法,況且,在這裡呆了差不多五、六年,他抑制不了自己那一顆寂寞的內心。

可以用一句網絡流行語來總結他此刻的內心——世界那麼大,他想去看看。

沐小白轉身走進了房間裏面,開始收拾起東西來。

而就在另一邊,某一個小山洞裏面,一隻白貓步伐優雅地蹲坐在那裡,擺出了一個怪異的姿勢,那隻貓臉看起來有些神聖,一絲白色的霧氣在它的嘴巴裏面吞吐着,好一會兒之後,它這才喵了一聲,在一陣白色的白氣之中,順利變回了之前的人形——一個容顏俏麗透着絲英氣的少女。

白朵臉色有點兒惱怒,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有那個笑眯眯的道袍少年,她恨得有些牙痒痒,白嫩手指上面彈出了尖銳的爪子,她有些氣惱地反爪排在了旁邊的岩石上面,在那裡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抓痕。

今天是白朵第一次狩獵,當妖有了足夠的法力,能夠化身為人的時候,這個時候就要進行第一次考驗,需要化身為人進行狩獵,而她選擇的就是——那個縣城偏僻小院落里的少年,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方身上有種莫名吸引力,讓她情不自禁想要吃了他。

然而,正當她信心滿滿地準備狩獵的時候,她遭受了慘敗。

她,白朵!九尾凶貓的後裔,未來妖族的霸主之一,現在居然被一個人類給打敗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之後,那她還怎麼在妖界立足?!

想到了以後被妖怪同類們伸手指指點點,看啊,那隻就是連人類都打不贏的九尾凶貓後裔,妖界的恥辱………

那個可怕的畫面讓白朵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實在是太恐怖了,打死她也不想遇到這樣的事情,她一定要解決掉那個可惡的人類!貓妖少女重新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接近傍晚,舊居民區裏面人很少,會留在這裡的多數是一些老人,白朵再次出現在了院子外面的圍牆上,探出了小腦袋,一雙豎瞳緊緊地盯着在院落躺椅上面的沐小白。

看到對方那似乎毫無防備的樣子,她不由得皺了下眉頭,腦海裏面浮現之前的畫面,對方之前也是一副貌似毫無防備的樣子,然後,往她嘴巴裏面塞了根辣椒,想到這裡,她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謹慎起來。

白朵並沒有冒然進攻,正所謂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作為一隻有追求有理想的貓妖,她跟其他那些只靠肌肉的妖怪們不同,她懂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學習。

不僅如此,她還經常看書,當然,看的也是那些妖怪們寫的書,比如《如何引誘人類》、《人類的四十九種吃法》、《妖怪的生存指南》,這是一隻懂得學習的妖怪。

「不行,這個人類實在是太狡猾了,我得看書找找對策………」

白朵蹲在了圍牆邊上,伸手從兜裏面掏出了一個小本本,看起筆記來。

「如何面對一個狡猾的人類……嗯,要找准他的弱點,充分利用對方的心理破綻,然後,進行雷霆一擊,決定了,就這樣辦!!」

白朵合上了自己的筆記本,豎瞳緊盯着正躺在那裡曬着夕陽的沐小白。

沐小白雙目微合,居然睡了過去,這讓白朵臉色一喜,她伸出了白嫩的手指頭,一根根爪子彈了出來,嘴角也多了一絲冷笑。

下一刻,白朵整隻妖猶如飛箭般沖了過來,爪子直指沐小白的脖頸,她臉上多了一絲興奮之色,她幾乎可以看見下一刻血花四濺的畫面了,漂亮的一記貓爪劃破他的頸動脈,然後,一擊必殺,真是優雅啊。

正當她一臉興奮地靠近沐小白,準備揮爪了結眼前這個人類的時候,她腳下忽然一空,爪子才揮了一半,她整隻妖就『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乾脆利落地撲街了,那張漂亮的臉蛋跟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褐色的土地,伴隨着一陣泥土的味道,這是大地的氣息!是青春的味道!

白朵從地面上怕了起來,伸手努力擦着臉蛋上面沾着的泥土,低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腳下還有一條粗繩子,她沉默了,咬了咬尖牙,氣得直跺腳:「可惡的人類,居然故意示弱,用這種絆繩來算計我!人類真是太陰險了………」

看着眼前閉着眼睛,慵懶地曬着夕陽的沐小白,她冷哼了一聲,手指上面彈出了一根根尖銳的指甲,瞄準了眼前少年的脖子,她正準備一爪子削了過去,結果眼前這個陰險人類。

然而,她很快就察覺到了,腿上面多了不知道上面東西,正往她的大腿根部走去那種冰冷而又滑溜溜的感覺,讓她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低頭看去,終於發現了,居然是一條蟒蛇!剛剛被她誤認為是繩子的東西!!

更重要的一點是——她怕蛇啊!!

「啊啊啊!有蛇啊……救命啊!我怕蛇啊!!」

沒一會兒,院子裏面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尖叫,正在那裡曬着陽光假寐着的沐小白迷糊地醒了過來,聽着刺耳的聲音,扭頭看着聲音傳來的方向。

正好看到是某一隻熟悉的白貓正在地面上喵喵直叫,聲音格外凄厲,就像是遇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一樣。

沐小白看到它腿部纏着的蟒蛇,不由得愣了一下,白貓嚇得蹦了起來,跳到了沐小白的身上,身子瑟瑟發抖,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樣子。

看到這裡,沐小白也是有點兒無語了,按照他曾經看過動物世界的解說,貓應該是不怕蛇的吧?!

「唉,忘告訴你了,小灰喜歡在這裡躺着乘涼,而且,它很友好的,不會隨意咬人的………」

沐小白嘆了一口氣,伸手摸了一把貓頭,笑眯眯地開口道。

那條名為『小灰』的蟒蛇爬上了躺椅,湊到了沐小白的身邊,吐着分叉的蛇信子,舔了一下沐小白的臉蛋,後者笑了一下,伸手將瑟瑟發抖的白貓往蛇頭湊去。

白朵看着那隻蟒蛇的頭顱靠近,紅色分叉的蛇信子往身上添來,它更是嚇得直哆嗦,發出了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

喵喵喵………

在沐小白那無語的目光之中,這隻白貓居然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額……這隻貓妖未免也太脆弱了吧?居然被舔了一下就暈了?簡直就是丟妖怪的臉啊!!

小灰看着沐小白手中暈過去的白貓,眼神有點兒無辜了,這真不關本蛇的事啊,不過是打個招呼而已,誰知道這隻貓那麼脆弱,居然被嚇暈了過去。

「算了,以它這智商也正不知道是怎麼混到化形的,難不成現在的妖怪都那麼膽小了?一代不如一代啊,完全無壓力碾壓之………」

嘀咕了一句,沐小白臉上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抹鬱悶的表情,這樣看來的話,他一個星期之後,完全不用擔心這些妖怪了。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輕鬆了不少,提着手上那一隻被嚇暈了過去的白貓,走進了房間裏面。

*****************

白朵覺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剛剛出生沒多久,它那時候還是一隻小貓,而不是現在的妖。藍天白雲,它跟幾個小夥伴們愉快地玩耍,無憂無慮,隨着時間過去,其餘跟她一起出生的貓們一個個長大。也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探出了一隻偌大的蛇頭,如圖所示噩夢降臨般,將它的幾個貓兄妹全部卷殺,留它一個在那裡瑟瑟發抖,無助地看着那隻蛇頭越靠越近,讓它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凄厲的貓叫。

「不會吧,睡著了之後還在做噩夢?這心理素質未免也太差了吧………」

一個溫和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白朵陡然驚醒了,渾身的毛髮直豎,擺出了進攻的架勢,還沒有從剛剛的噩夢之中回過神來。

一隻手突然從旁邊伸來,摸到了它的腦袋上面,讓它身子一僵,抬頭看到了一個極其欠爪的臉蛋,真是之前那個狡猾陰險的人類。

「原來你怕蛇呀,還真是少見呢,小灰還只是沒有化形的蛇啊,用得着這麼誇張嗎?要知道,你可是妖怪啊………」

沐小白饒有興趣地打量着一起的白貓,後者聞言,立刻提高了警惕,眼前的這個人類肯定又在那裡想着什麼陰險點子來欺負它了。要冷靜,就跟《妖族狩獵手冊》手冊上面說的一樣,千萬不能夠被這種狡猾的人類所迷惑,要提高警惕,虛以為蛇,然後,再找准機會秒殺之。

沐小白似乎是沒有看到眼前的白貓那一臉警惕的樣子,嘴角微翹,臉上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然後,伸手從旁邊拿來了一疊金黃色的烤魚,將碟子遞到了眼前的白朵身前:「這是我剛剛去釣的魚,現在還熱着,你去試試味道如何。」

白朵看着眼前這個一臉溫和的沐小白,還有他遞過來的那碟烤魚,不由得楞了一下,不對,眼前的這個人類怎麼可能對她那麼好?這裏面絕對有詐,說不定他又有了什麼陰險的主意了,要冷靜,千萬不能夠被一起的小小恩惠所迷惑。

沐小白也沒有在意這隻白貓那滿臉警惕的表情,反而是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走到了一旁的搖椅上面,伸手拿起一本古樸的線裝書看了起來。

白朵看到這裡,有些驚疑不定了,這個人類到底想幹嘛?難道真的那麼好心給它送吃的?!

看着眼前這一碟金黃色的烤魚,聞着那誘人的味道,她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這簡直急速再赤果果地誘惑它!

世界上最殘忍的事情是什麼?!

答曰——在一隻貓的面前擺上整整一碟的烤魚,而又不讓它吃。

眼下,白朵正好處於這樣的情況,看着身前那一碟淡金色的烤魚直流口水,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啃幾口。

不行!誰知道這算不算那個陰險人類的計謀,所以,決不能夠輕易上了這個人類的當。

在內心裏面的一陣糾結之中,白朵的心頭多了兩個小貓圍繞着『吃與不吃』這個問題進行劇烈的爭吵。

就這樣堅持了大概有十分鐘的時間,它這才終於忍不住了,伸出了爪子,動作迅速地往眼前的這碟烤魚上面碰了一下,然後,身子迅速往後蹦去,兩隻眼睛緊盯着那碟烤魚。

咦……居然沒有什麼危險?這怎麼可能!難道這個陰險的人類良心發現了?

遲疑了片刻,它又伸出爪子輕輕地碰了兩下,貌似真的沒有什麼問題,它小心翼翼地來到了烤魚面前,然後,低頭咬了一口,感受着烤魚那外皮焦脆裏面嬌嫩的魚肉,口水飛流直下三千尺,再也忍不住了,大口大口地啃了起來。

旁邊坐着看書的沐小白看到這裡,必要的嘴角微翹,露出了一抹笑容,這還真是一隻萌蠢萌蠢的小貓,偶爾逗逗它應該挺有趣的吧?!

想到了這裡,他臉上的笑容更甚了。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整整一碟金黃色的烤魚便被白朵給吃了個乾淨,甚至,連那魚骨頭都沒有放過,留下了一個非常光潔的碟子。

白朵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着爪子,旁邊傳來了沐小白的聲音:「怎麼樣?我烤魚的手藝還不錯吧?」

白朵聽到了這裡,輕哼了一聲,偏過了小腦袋,一臉傲嬌的樣子,陰險的人類,別以為你用烤魚就能夠討好本喵了。

沐小白看到這裡,不由得搖了搖頭,喵星人都是非常傲嬌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