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
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 連載中

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

來源:google 作者:幽冥老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蕭然 秦風

秦風睜開眼睛,卻被一個魅骨天生,身材高挑的女子喊作老祖而這女子還是整片大陸上至高無上的九天女帝頓時,秦風傻眼了,開局九天女帝變成我玄孫女當然更令他傻眼的還在後頭因為他的氣運是黑色的對的,他是黑暗反派專門成為光明氣運之子墊腳石那種「想踩我當墊腳石,也要看你的腳夠不夠硬」秦風面對眾多氣運之子絲毫不懼,他要撥亂反正他要打破以往黑暗的宿命他要將光明化成黑暗他要……!他的命運他說了算……!展開

《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章節試讀:

「這是發生了什麼,老祖的氣息怎麼一下變得如此之強。」

服侍秦風的四丫鬟,被一股無形的罡風震開。

他們都滿臉不解,前一秒還只有鍛魄三境的秦風。幾乎一瞬間氣息便壓迫的他們動彈不了。

「奴婢拜見女帝大人!」

容不得他們多想,一個靚麗的猶如九天下凡的身姿唰的一下出現在他們面前。

四女緊趕急忙參拜行禮。

「起來吧!」

九天女帝秦霜滿臉關切的看着秦風對着四丫鬟道。

「鍛魄三境卻有那麼強大的氣息,比我當年尤有過之而無不及。」

「難道老祖也是了不得的聖體?」

「可不對啊,老祖明明就是一個凡體,不管怎樣這一點自己完全可以確定。」

九天女帝此刻也是一臉不解。

自秦風出現,他就很清楚,秦風只是一個凡體。可是現在秦風給他感覺明明就是覺醒了某種強大的體質。

因為隱隱約約能感受到自己體質受到的壓迫感。

要知道,秦風只有鍛魄三境。而秦霜卻是大帝境。兩者修為相差十萬八千里,這壓迫感顯然不是修為之上的壓迫感。

「難道是僅存於理論之中的神秘的變異聖體?」

秦霜暗自猜測。

之所以有這樣的猜測,他也是有一定的依據。

原因很簡單,特殊體質普遍可分為三類。分別是下品特殊體質,中品特殊體質和高品特殊體質。

除此這三類之外還有傳說之中神秘的變異體質。

體質之間相互會有感知。一般高品體質能對中品和下品體質有着一種先天之上的壓制。

而現在秦風的體質隱隱約約竟然有着壓制秦霜的體質。

秦霜擁有先天道胎聖體。作為高品特殊體質的存在,都感受到壓力。那秦風覺醒的,就只能是神秘的變異體質了。

不止變異,而且還是高品特殊變異體質。

「到底是什麼體質呢,高品之中沒聽過有過變異體質。」

秦霜暗自心想。

腦海之中再次回憶那名著名體質研究者提出的理論,他又否定了秦風為高品變異體質的想法。

著名體質研究者經過無數研究他發現,體質變異者他們的父母都是同品質的體質擁有者。且不是高品體質擁有者。

隨後他經過無數的研究。發現體質變異有着兩種變異方向。

第一:良性變異

父親和母親都是同一品質的體質。他們的後代同時繼承父親母親的體質。從而產生出一種新的強大體質。

第二:惡性變異

父親和母親都是同一品質的體質。他們的後代既不繼承父親的體質,也不繼承母親的體質。而是一種全新的體質,且都比父親或母親的弱。

這一發現之後他還發現,或許是高品體質太強大了。兩個高品體質的後代都只會繼承母親或者父親的一種體質。不存在變異的可能。

這一理論已發出。便形成了整個大陸修行者的共識。

「等老祖醒來,問問老祖,想來他自己應該清楚。」

秦霜盤腿而坐於秦風身旁暗想。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

秦風沉浸於身體的變化之中,不可自拔。

氣血如海。力量如山。每一個舉動,萬道共鳴。強大無比的強大。

在混沌荒古身體體驗之中,秦風感覺自己的領域力都變得活躍許多。原本艱澀難懂的經文,也變得簡單明了。

他在按照着混沌荒古經的記載,不斷的利用靈氣改變他的左腿。

一天。

兩天。

三天。

三天時間,秦風一動不動。默默的改變自己的體質。

「恭喜三比青年,同化混沌荒古聖體下肢完畢。延長體驗時間十四天,混沌荒古聖體體驗時間剩餘十八天。」

三天時間過去,秦風下肢同化完畢。

聽到系統提示,秦風沒有停下同化。他欲要一舉同化完全身。

「叮」

「恭喜三比青年同化完上肢。」

……!

「女帝大人,明天就是婉雪大人上位的時間了。女帝大人是否回去準備一下,迎接前來拜賀的萬族。」

一個侍女躡手躡腳的走到女帝身邊,輕聲的對着女帝說道。

「你告訴婉雪,我有要事要辦,一切他自己做主。」

秦霜說道。

他要為老祖護法。這是他唯一親人。無論如何都不容許發生一點意外。

「叮」

「恭喜三比青年同化軀體完畢。剩餘體驗時間三十三天。」

九天過後系統聲音再次提示。

為此,秦風除卻頭顱之外,其他部位全部同化完畢。

「哎!怎麼頭顱那麼難以同化。」

秦風發現自己無論自己按照記載修改頭顱的神經,頭顱都無動於衷。不由得感嘆。

「同化頭顱,竟然需要混沌液的輔助才行。我到哪裡去找混沌液。這不是坑人嗎。」

秦風睜開眼。低聲說道。

是的,同化頭顱部位需要以混沌輔助才能同化完畢。

這也讓秦風感覺頭大無比。混沌液一聽就是很了不得的東西。這讓他去哪裡尋找這玩意。

「混沌液。」

秦霜也聽到了秦風的嘀咕。心中也在想着混沌液是什麼東西。

「老祖你醒了,感覺如何。」

秦霜對着秦風行禮。

「還好還好,辛苦霜兒為我護法了。」

「老祖是霜兒唯一的親人,為老祖護法理所應該。」

秦霜笑着看向秦風,眼中的依賴感溢出。顯然對於秦風這個唯一的親人他很是在意。

「對了霜兒,你可知道哪裡有混沌液。老祖最近遇到修鍊瓶頸,需要藉助那東西破除。」

秦風想到自己不知道去哪裡找混沌液,而秦霜也許知道。便出聲問道。

「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有,只不過裏面無比兇險。我怕……!」

秦霜欲言又止。

秦風兩世為人。自然看出秦霜的顧慮立馬出聲道。

「霜兒放心,老祖一定會平安歸來。還沒成大帝,還沒看到霜兒嫁人,老祖我可還捨不得死去。」

「老祖又拿我開玩笑,我不理你了。」

秦霜表現出小女兒姿態。氣鼓鼓的嘟着嘴。

哈哈哈

「霜兒最乖了,現在我也不着急去尋找混沌液。今天不是新皇上位,萬族來賀,可不能缺了霜兒你。落了我大周的顏面。」

……!

大周皇宮。此刻人來人往,婉雪一一招待着來人。總算是賓客盡歡。

「哼,九天女帝,就那麼自大嗎。今天萬族來賀,卻還不出來。難道就這樣不把我等放在眼裡嗎。真的以為中州就他九天獨大了嗎。」

一個聲音打破了這種盡歡。所有人都轉頭看向說話之人。場面一度的陷入寂靜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