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飛升錄
凡人飛升錄 連載中

凡人飛升錄

來源:google 作者:楚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冬 秦天

【凡人流】【無系統】【單女主】平凡漁村少年秦天,被糟老頭算計踏上修鍊之路,身負五行雜靈根,天資慘不忍睹,被打入廢人谷,憑藉祖傳神秘吊墜,且看他如何逆天翻盤縱然長生飄渺、仙路崎嶇,即便白骨鋪路、以血築基,一念扶搖隨風起,吾自逍遙天地間!PS:主角殺伐果斷、心狠手辣,不聖母不後宮展開

《凡人飛升錄》章節試讀:

明月高懸,海風習習,月朗星稀的夜晚,小漁村一如往常的寧靜與祥和,村子百來戶人 ,為漁民聚集而成 ,久而久之 ,小漁村便叫成了名字 。

島上倒也有集鎮,以供漁民交換生活物資所需 。

海島不大縱寬幾百里,名曰落霞島 。

名字從何而來不得而知,島上漁民世代捕魚為生,民風淳樸、自給自足,雖生活清苦,倒也滿足於此,自得其樂。

海邊傳來陣陣呼喝、孩童嬉戲之聲,那是漁民傍晚出海歸來 ,且漁民們大多臉上洋溢着滿足。

秦天便是這小漁村一員,十三四歲的年紀,身體倒是壯實 ,只因最近一年隨父親秦德出海,風吹日晒之下, 皮膚有些黝黑,其長相普普通通,唯獨那雙眼睛,偶爾透出幾許堅毅 。

像往常一樣,和父親收拾好漁具,母親做的晚飯還沒吃上幾口,屋外隱約傳來呼喊聲:

「小天,吃好了沒,老胡頭又開始講故事了。」

聞聽此言,秦天三下五除二 ,一碗飯菜扒拉個精光,隨後便奪門而出。

身後一名婦人端着菜碗走出,正是秦母。

其好似對此習以為常,滿是溺愛的喊了一聲:「慢點走天兒,當心摔着。」

屋外秦天應道:「知道了 。」

隨後便一溜煙跑沒了影。

恰在此時秦德從屋外走進,許是常年的海風吹襲與勞作,讓這年逾四旬的漢子,透着些許滄桑。

只見其無奈苦笑道:「這孩子,老大不小了,還成天喜歡些不切實際的東西,整天胡鬧沒個正形,等再過兩年托隔壁張嬸張羅張羅門親事,早點成家立業才是正道。」

秦母聞聽此言,杏眼當即一瞪說道:「天兒才多大,你就想這些。」

秦德縮了縮脖子,像是有些心虛的憨笑着:「咱老秦家三代單傳,那可不得早點打算,就盼着這小子傳宗接代呢,到時候咱老秦家也好早日添個大胖孫子,哈哈……」

夜晚海風吹拂,屋內隱約傳來的說話聲,與那昏暗的燭火,給這寧靜漁村增添幾許喧鬧的煙火氣息。

「話說上回,那玄烈修道有成,應同門師兄邀請出海獵妖。兩人在那無名荒島與一海蛇妖殺的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只見沙灘之上,有一半百老頭鬍子拉渣,穿的一身粗布麻衣,凌亂長發隨意拿個破舊布條綁着,臉上皺紋遍布,臉色亦是有些蒼白,身體佝僂着坐在沙灘上,整個一形象怪異,甚至有些邋裡邋遢的糟老頭。

而在其面前正整齊的坐着十幾個孩童,大的如秦天已是少年,更小的,比如隔壁王嬸女兒二丫,也就七八歲大小,一臉的天真無邪,此刻正雙手拄着下巴,一眼不眨的盯着糟老頭,專心致志聽着故事,

在其旁邊還有一胖乎乎的少年,鼻涕聳拉着,許是剛叫上秦天跑過來的緣故,還有些氣喘吁吁的,卻也是一臉專註。

這便是二丫大哥大虎了,也是秦天從小的玩伴。

再旁邊就是小秦天了 ,只見其正襟危坐,目不斜視。而每當糟老頭眼光掃過小秦天之時,不由眼中露出一絲讚賞。

「老胡頭,你快說呀,那玄烈與那海妖蛇打的咋樣了,有沒有把那妖蛇給滅了?」

聞聽此言,秦天趕緊拿手捅了捅大虎。果然話音剛落,怒斥響起:

「好個黃毛小兒,豈知尊老愛幼否,老胡頭也是你叫的」。

老胡頭說完一臉怒目而視。

大虎撇了撇嘴,有些不好意思道:「鬍子爺爺,我這不是心急一時口誤嘛」。

隨後一群半大小孩開始鬍子爺爺叫個不停,期間更是馬屁如潮,諸如胡爺爺道法高深,修為蓋世云云。

足足過了半盞茶功夫,某糟老頭方才臉色變緩誇了句:「孺子可教也」

隨後又一臉自得的濤濤不絕起來。

「話說那海蛇妖,端的是兇猛異常,那血盆大口張開足有水缸大小……」

話音一落,又引起孩子們一片驚呼聲。

這胡老頭乃是外來人,落難漂流至此被村民救起,自眾少年記事以來,便時常在這海灘之上講些神仙異志。

「大虎子、二丫頭,大晚上的不睡覺又來這吹冷風。」

一聲突兀的呼喊,卻是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只見一腰圓膀粗的婦人氣勢凶凶的趕來,一邊呼喊着。隨後二話不說擒着大虎的耳朵就是一擰,喝罵著往村子走去。見狀二丫乖乖起身,一臉愁眉苦臉的跟着胖婦人走去。

隱約間還傳來胖婦人一聲聲抱怨:「這糟老頭成天講些妖魔鬼怪騙小孩,整天天不務正業,還仙人,我呸,要真有仙人,也沒看顯個靈除個妖啥的……」

老胡頭臉色不由有些尷尬,笑了笑便不再作聲。

經這麼一鬧,眾人也都紛紛起身往家裡趕去,怕是回晚了少不了一頓棍棒教育。

隨着眾人各自散去,海灘亦是恢復寧靜……

深夜,村民早早入睡,一道身影卻猶如鬼魅一般竄出,隨後腳步幾個輕點,便朝海岸山崖快速奔去,幾個閃爍便消失在漆黑夜色下。

山崖半山處有一石洞,那道黑影停下身形,隱約有昏暗的燭火透出,照在黑影上,露出一張樣貌普通,眼中卻帶着堅毅,以及與年齡不符的成熟,正是秦天無疑,此刻的秦天身法利落,竟與白日判若兩人!

秦天微微停頓後,踏步入內,洞內不大,一石床依石壁而鑿,一石桌一蒲團,僅此而已。

此刻蒲團上一蒼老的鬍鬚老者正盤膝閉目而坐,神色慘白中帶着痛苦,身上紅光閃爍不定,赫然是那老胡頭。

秦天隱約發現最近一段時間這老胡頭身子更加佝僂了,臉上皺紋多了,面色也蒼白了不少。

還不待秦天多想,蒲團上的老胡頭猛然睜開雙眼,一口鮮血噴出,隨即身上氣勢瞬間跌落,臉色更是慘白無血。

老胡頭看向秦天,好似對其出現在此並不意外,喘了口氣,聲音沙啞的道:「你來了?」

秦天不敢怠慢,微微躬身抱拳道:「打擾前輩清修了。」

「無妨,你隨老夫習武多年,世俗武功已然大成,眼下老夫已是時日無多,再過一年多便是乾元宗開山收徒之時,你可準備好了?」胡老頭聲音沙啞中帶着些許凌厲問道。

秦天聞言,神色驚喜中又帶着些許猶豫。

對於修仙之事,見識過眼前之人種種神奇手段,秦天可謂嚮往已久。

眼前這胡老頭,村民只知其瘋瘋癲癲,每日遊手好閒,然而秦天卻是知曉其真實身份,正是「哄騙」小孩故事中的主角,乾元宗弟子,道號玄烈,乃是傳說中高高在上的仙師大人。

八歲那年,秦天海邊玩耍不幸遇妖獸襲擊,被玄烈出手救下,那時起,秦天便跟隨玄烈修行至今,只是在玄烈要求下,此事一直暗中進行,所以秦天武林高手身份一直無人知曉。

而玄烈之所以教導秦天習武,自然也有其目的。

「前輩所託之事干係甚大,在下並無把握……」秦天微低着頭,語氣有些遲疑。

玄烈聞言,眼中閃過一絲詭異之色,卻並不像之前幾次那般強勢,反而口氣有些溫和起來,慘然一嘆道:「罷了,老夫被曹家賊子所害,苟延殘喘於此,念你是可造之才,賜你這場造化,報仇一事,老夫也不強求,盡人事聽天命罷了。」

聞聽此言,秦天方才暗鬆口氣,手心已是微微冒汗。

跟隨玄烈多年,秦天深知此人喜怒無常,平日更是瘋瘋癲癲,奈何其身為仙師,實力深不可測,方才拒絕之言,秦天生怕其執念過深,忍不住暴走傷人。

心念轉動間,秦天恭敬回道:「前輩放心,在下入得仙門,必當儘力而為。」

對面玄烈像是看透秦天心中所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隨即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塊金色令牌與一張海圖扔給秦天,後者趕忙伸手接過。

只見金牌上書乾元二字,精美華麗異常,那海圖為不知名獸皮製成,其上歪歪扭扭繪有一道紅線。

「前輩這是?」秦天雖心中有些猜測,但還是面色疑惑問道。

「此乃接引金牌,你靠近乾元宗千里,自會有人接引你入山門,那海圖乃老夫親手繪製,途中避開危險區域,以你世俗武功造詣,安然通過不難。」

玄烈說著又將手裡儲物袋拋給秦天。

「此儲物袋內,乃老夫剩餘一些積蓄,可保你初期修鍊無虞,此物需修鍊有靈力方可打開,你且貼身藏好。」

秦天聞言自然大喜接過,心中對這玄烈也是有些感激,畢竟從小就對仙人嚮往,眼下有此機緣自然感恩戴德不已。

「好了,老夫該交代的也說完了,你且退下吧,待老夫坐化,便將老夫葬于山崖之上即可。」胡烈語氣有些悲涼的道。

「前輩大恩,晚輩銘記在心,自當遵從前輩遺願。」

秦天說完躬身告退,心中也是有些傷感,畢竟對自己有傳道之恩,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隨着秦天離去,洞中又恢復寂靜。

玄烈布滿皺紋的臉,在昏暗燭火照耀下,顯得陰森可怖,此刻有些陰冷的自語起來:「哼,滑頭的小子,入得仙門後,可由不得你了,嘿嘿……」

隨後其又像是想起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咬牙冷聲道:「若不是淪落至此,豈會行此無奈之舉,即便是死,老夫也不會讓你曹家之人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