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翻身龍婿
翻身龍婿 連載中

翻身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秦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鳴 許晴雅

作為上門女婿的秦鳴慘遭陷害,鋃鐺入獄幸得高人傳承,醫武雙絕本以為王者回歸,卻目睹妻女慘死,於是選擇與仇人同歸於盡不料秦鳴再次重生至被陷害入獄前夕這一世,定不讓妻女再遭迫害這一世,必還師父的栽培厚恩這一世,誰敢動我身邊的人,都得死!!!展開

《翻身龍婿》章節試讀:

顧長昭的眉頭微皺,他看着面前平平無奇的男人,忽然覺得,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他。
畢竟他這樣子,實在不像是會醫術的。
但,他如今堅定的神情,再加上,卧病在床的爺爺…
顧長昭猶豫了。
身邊的保安並不知秦鳴跟顧長昭說了什麼,只知秦鳴是要跟着顧長昭走。
為怕秦鳴在背後將自己一軍,保安連忙阻攔。
「顧總,這個人居心叵測,忽然來我們公司不知道要幹什麼壞事呢,你可千萬不要被他花言巧語騙過去啊!」
保安一副為公司着想的樣子,說完這話,還要喋喋不休的繼續勸阻。
卻見顧長昭抬起了一隻手,看向秦鳴。
「你跟我走吧!」
爺爺的病已是回天乏術,死馬當活馬醫吧。
即使有一絲機會,他也想要試試。
說完這話,顧長昭又轉過頭,看向身後的保安。
眼神瞬間凌厲起來。
「雖然沒有預約不能見我,但我們公司的待客之道,也從來沒說過讓你隨意揣測別人的用意,甚至還開口污衊!」
「若來的是其他暗中私查的工作人員,今天我雲頂集團的名聲往哪裡擱?」
「我看你是不適合這個工作了,明天就不用來了!」
說完,轉身,帶着秦鳴,上了車。
留下保安,獃滯在原地,許久之後才反應過來,滿臉的絕望!
他沒有想到,自己看人下菜,趨炎附勢的行為,竟然會帶來這麼大的代價!
……
顧家別墅就在離雲頂集團不遠的地方,路上,顧長昭好幾次想要開口,詢問秦鳴究竟是如何知道自己爺爺生病的消息。
可見秦鳴一臉淡漠,並不想要告知的樣子,又想着如今最主要的,是先治好爺爺的病。
於是還是強忍着閉了嘴。
幾分鐘的時間,兩人就回到別墅裏面。
「我爺爺就在這裡!」
顧長昭帶着秦鳴,徑直上了二樓,打開一個卧室的門,一張豪華的大床便映入眼帘。
顧氏集團顧禾琛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呼吸微弱。
若不是胸腔還有一絲起伏,幾乎跟死人沒有兩樣。
「這已經是爺爺昏迷的第二個月了,這期間我遍尋名醫,卻都沒有效果,需不需要我將醫院的檢查報告給你?」
顧長昭站在一旁問道。
他並沒有對秦鳴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是畢竟都將人帶回來了,該準備的還是要準備齊全。
秦鳴卻擺了擺手。
「不必。」
他把了脈博,心中已然有了救治之法,抬頭看向顧長昭。
「你給我準備一副銀針即可。」
「銀針?你要用中醫治療?」
顧長昭挑了挑眉,搖了搖頭苦笑道。
「我爺爺得的可是心臟病,用中醫如何治療?」
「準備即可,其他的不必多問,交給我。」
秦鳴皺起眉頭,重複一遍,沒有跟他過多解釋。
如此態度,顧長昭心裏多少有幾分不舒服。
他從小含着金湯匙長大,誰見了他不得恭恭敬敬叫一聲顧少爺。
如今竟對一個來路不明的小醫生橫眉冷對。
顧長昭皺了皺眉頭,忍耐着沒有發作,朝後面擺了擺手,立刻就要傭人帶着一套銀針上前。
秦鳴接過銀針,沒有多話,就此鋪開,利落取出,十指翻飛,那銀針便像是有了生命力,穩穩的扎入顧禾琛的體內。
顧長昭不懂醫術,只是看他扎針,就開始後悔自己將他帶回來。
自爺爺生病以來,請了多少專家教授用了多少醫療儀器,都沒能將爺爺治好。
難道這人扎幾根銀針,便能痊癒了?
顧長昭無奈的搖了搖頭,正準備上前讓秦鳴離開,餘光卻忽然瞥見,爺爺的手似乎動了動。
唰!
心中一驚,顧長昭整個人定在原地。
再看,這次不僅手動,連眼睛都睜開了!
這,這是真的好了?
腦中轟的一聲,顧長昭連忙撲上前,跪在爺爺床前。
只見他爺爺的臉色竟然在這短短几分恢復了不少血色!
睜開的雙眼中雖然還帶着虛弱和迷茫,但卻已經有了生機!
「這,這…」
顧長昭震驚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爺爺兩個月前暈倒之後,便再也沒有醒來,如今,是第一次!
與此同時,秦鳴也收了針,站起身來。
「你爺爺已經沒什麼事了,只是大病初癒,身體虛弱。」
「我到時候給他開個方子,補一補,明天便能下床!」
一聽這話,顧長昭更加驚喜。
看着秦鳴的眼中充滿後怕!
若是剛才他把這年輕人趕走,五天之後,爺爺恐怕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心中再也沒懷疑什麼,他趕忙連連點頭。
「好,但聽神醫吩咐!」
顧禾琛在取針之後,也慢慢的恢復了清醒。
看了看秦鳴,又看向跪在身前的顧長昭,神色中透出迷茫。
「我這是怎麼了?」
聞言,顧長昭連忙將秦鳴為他治病的事說了一遍。
聽聞至此,顧禾琛轉過身,深深看了一眼秦鳴,滄桑的眸子中閃過一抹驚意。
秦鳴這看起來不超過三十歲的年紀,居然能治好自己這花了上億都治不好的絕症。
簡直是讓人難以置信。
可身體上舒爽的感覺卻又讓他不得不信,面前這個年輕人,非同尋常!
「多謝神醫救了老夫一命,不知您尊姓大名?」
「秦鳴。」
秦鳴淡笑頷首。
「你暫且休息,我下樓開個藥方給你。」
待藥方開好,顧長昭也下了樓,他的眼眶通紅,看着秦鳴的眼神也充滿了感激。
「這是顧老的藥方!」
秦鳴將藥方遞給顧長昭。
「多謝神醫!」
顧長昭沉聲說道,隨後又將一張支票硬塞進秦鳴手中。
粗略一看,三的後面足足跟了留個零。
三百萬!
「秦神醫,這三百萬是給您的酬謝,感謝您治好了我爺爺。」
「之後,我會讓手下再去挑些房車送給您,有什麼想要的,您也可以隨意說出,我一定替您辦到!」
「今日若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先生多擔待!」
顧長昭說完,還朝着秦鳴微微彎腰,態度很是恭敬。
他心中有愧,為自己先前對秦鳴的不信任,甚至差點將他趕走。
可秦鳴看都不看支票一眼,隨手放到一旁,將顧長昭扶了起來。
「謝便不必了,這支票我也不稀罕。」
「但顧總是爽快人,我也不饒彎子了,我確實有想要的東西。」
「三天之後,我希望顧家的招標會花落之處,是在許氏集團許晴雅千金!」
秦鳴淡聲說完,顧長昭又是一驚。
像這種集團招標合作,都屬於集團高層秘密,在合作前三天才會公布出來。
如今在市面上根本沒有消息,他是如何知道的?
顧長昭又是震撼又是疑惑,可看見秦鳴一臉淡然無波,心中敬重更甚。
這種奇人,做事自然有他的理由。
他承了對方的恩情,照辦便是了,還多問什麼。
「好,秦先生想要,顧家必定雙手奉上。」
「若是以後有用的着我顧家的地方,您儘管說,我顧家定當鼎力相助!」
顧長昭對着秦鳴又鞠了一躬,言語滿是欽佩。
寒暄一陣,秦鳴拒絕吃晚飯的邀約,自行回了家。
還未進門,就聽李秋荷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剛才我也說了,三天之後,雲頂集團有個招標會,還強調所有家族均可參加。」
「許家雖然在東城那一眾家族中排不上號,但晴雅你的外貌底子好,要是能跟雲頂集團的公子套上近乎,那合作自然好說!」
「你奶奶也會對你刮目先看的!」
李秋荷對着身邊的許晴雅念叨着,言語中儘是逼迫。
「再說了,那個秦鳴就是個廢物!」
「踹了他找個更好的,難道你就不願意嗎?」
「媽,你別說了。」
許晴雅只是深深嘆氣,扭頭看着牆壁。
她知道,顧家雲頂集團是東城一流家族!
許家在他面前,就像是路邊的一隻螻蟻,隨手便可滅殺。
若是能攀上顧家,別說許老太太了,就連那些平常欺負她的大小公司,也會立刻諂媚討好。
可讓她拋棄秦鳴,去跟外人獻媚,她做不到,也不想去做!
正要起身回房,秦鳴的聲音忽然從門外響起。
「晴雅,三天後雲頂的招標會。」
「你去參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