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廢柴走陰陽路,全靠大佬撐腰
廢柴走陰陽路,全靠大佬撐腰 連載中

廢柴走陰陽路,全靠大佬撐腰

來源:google 作者:紅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清 楚相和 現代言情

葉清供奉了一棵槐樹做仙家,謫仙一樣的長相,第一次見,她就被迷了眼直到有一天天降驚雷,她供的老槐樹被劈成了兩半,供桌上的牌位掉下來,上面卻只寫了她的名字迷霧散開,原來,她這一路燒的香火,竟然都是給她自己燒的……真相殘忍,葉清方才醒悟,楚相和有上千年的修為,他的心思,她怎麼會看得懂?而他有上千年的修為,她的心思,他又怎麼會看不懂?不過不想懂罷了……展開

《廢柴走陰陽路,全靠大佬撐腰》章節試讀:

風波結束,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七天後,胡因夢回城的時間到了,因為小腿還沒恢復,所以她只能坐在一個簡裝的輪椅上。

行動不便,胡茵夢就自告奮勇的攬下了送她回城裡的重任。

她們是一個縣城的,而且現在是農忙季節,別人也脫不出手來,實在找不出比她更適合的人選。

走的當天,胡茵夢異常高興。

她還特意穿了新買的深藍色麻布襯衫,下身搭一條黑色闊腿褲,一雙黑皮鞋,扎着漂亮的高馬尾,光鮮亮麗的,好像能回城的是她一樣。

裝好乾糧,包好行李,從村裡領導那兒拿了支青回城裡報到時需要的各類文件,二人坐上去火車站的順風車,滿眼歡喜的離開了。

到了車站,天已經全黑了,胡茵夢先去買了最近時間的車票,還有兩個小時火車才能到站。

找了個角落放下行李,她拿出水壺打開蓋子,本想遞給胡因夢喝,卻一不小心手滑,水壺摔在了她身上。

水瞬間灑出來不少,將胡因夢的衣褲都打**。

天氣熱,她本就穿的是白色小碎花的薄襯衫,現在被水一打濕,就幾乎全透了,連裏面穿的內衣都能看見。

胡茵夢見狀,連忙打開自己裝衣裳的包袱,拿出一件外套給她蓋上。

她只是送胡因夢回城,不會耽擱太久,所以她只拿方布包了一套衣服以備換洗。

胡因夢倒是裝了滿滿一箱子的行李,還留下了些實在帶不走的放在村裡。

「現在還早,等會兒還要坐很長一段時間的火車,你身上都**,我推你去廁所換換吧!」

胡茵夢出了個主意,聽着到是可行,胡因夢沒多說,回了一聲「好」,就算答應了。

廁所是用以前人們遺棄的空房子改裝的,離車站大廳有一點距離。

到了地方,胡茵夢就拿出自己準備的換洗衣褲,來換胡因夢身上的濕衣裳。

「你的箱子太滿了,這裡又不幹凈,開你的箱子找衣裳肯定要弄髒了。」

「不如先拿我的換吧!等到了城裡,再拿你的一套給我穿就行。」

聽她說的有道理,胡因夢就沒推辭,二人窸窸窣窣的,很快把濕衣裳換了下來。

本來腿不方便,胡因夢不想換褲子的,但實在濕得有些多了,她就由着胡茵夢幫忙,黑燈瞎火的折騰一會兒,把褲子也給換了。

換好衣裳,二人繼續回到車站等車,大概只剩半小時的時候,又聽胡茵夢突然說:

「夢夢,我想上廁所,但外面太黑了,我怕,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聽她聲音好像還挺急的,想着時間還夠,胡因夢就沒多想,又應了一聲「好」。

離開車站,二人又往廁所的方向去,沒有帶燈,她們只能藉著車站裡泄出的微弱燈光往前走。

只是剛才明明沒有上坡,現在怎麼有點感覺是在上坡呢?

「茵茵,是不是走錯了?」

胡因夢感覺路有些陡了,開始懷疑黑燈瞎火的,她們是不是走錯了?

但胡茵夢卻說沒錯,剛才就是她推的輪椅,她自然知道錯沒錯。

不再多糾結道路,她反而突然換了個話題:

「夢夢,你知道磨山為什麼叫磨山嗎?」

「為什麼?」被碎石顛了一下,胡因夢穩了穩身形,「這個我倒沒仔細研究過!」

「因為它長得像一個大磨盤一樣,所以就叫磨山。」

胡茵夢語氣輕柔,話里藏着對以前日子的無限懷念。

「我們現在是在磨盤的東邊,在磨盤的西邊,就是黃樹溝了,我們一起下鄉的地方。」

「呵!」胡因夢輕笑一聲,突然感覺自己這趟插隊錯過了很多東西。

「這些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我都完全沒注意到這些。」

「自然是你沒注意到的時候!」胡茵夢也藉機順着她說的話答。

就這樣二人有來有往,一邊聊着一邊往前走。

直到越往前越陡、越黑,路都快看不見了,卻還不見廁所。

胡因夢這才反應過來,立即掐斷剛才的話題:

「茵茵,我們走錯了吧!都看不見路了。」

「沒有,馬上就到了。」胡茵夢還是剛才的說辭。

但胡因夢突然有些心慌了,剛才只顧着聊天,她都沒注意路不對了。

「我們回去吧!火車快到了。」

「不急!」

「回去吧!」

心裏不好的預感一閃而過,胡因夢立即扳着扶手,不願再往前走。

但胡茵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行李放下?此刻正使出全身的力推着她往上去。

終於,她又看見了車站的燈光,離得不遠,但卻也過不去。

藉著光線,胡因夢能看清前面是一個角度不大的斜坡,下面碎石嶙峋。

再往下平坦一些的地方,還依稀能看到鐵軌表面反射的微弱光芒。

不知道是不是夜風太大的原因,炎炎夏日,她竟突然感覺有些冷。

「夢夢,你知道嗎?這兒經常有豺狼出沒。」

毫無徵兆的,胡茵夢突然湊到她耳邊說了這麼一句。

只是胡因夢此刻哪裡還有閑聊的心思?她心中滿是急切。

「沒聽說過,火車要來了,我們回去吧!」

她甚至想離開輪椅單腳站起來,馬上回到車站,立刻坐上火車回家。

但她剛有動作,肩膀就突然被胡茵夢死死按下,她的雙手把她牢牢的困在了輪椅上。

一時間臉面朝天,恐懼瞬間襲來,胡因夢望着漫天的黑幕,心裏有什麼被劈裂開了。

她怎麼這麼愚蠢?看着她多了幾個笑臉,就忘了她是一個瘋子。

一番僵持之際,汽笛聲從遠方劃破夜空,火車要進站了。

胡因夢止不住顫抖着雙唇,語調里滿是奢求: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們不是說好和好了嗎?」

「如果你當真那麼討厭我,我以後都不會再出現在你的面前了,好不好?茵茵,我們回去吧!」

話音還沒落,她又掙扎着想站起身來,顧不上斷了的小腿,淚水從雙頰流下。

她想回家,她實在太想回家了!

只可惜……

「事已至此,我怎麼可能還會讓你回城呢?夢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