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非正序輪迴
非正序輪迴 連載中

非正序輪迴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寫小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逸北 奇幻玄幻 我愛寫小說

輪迴界,他已成為獨一無二的存在,獨享孟婆秘制特飲,私人投生專享列車……我說……輪迴,你是認真的嗎???本書在番茄小說獨家發佈,歡迎閱讀,支持正版!展開

《非正序輪迴》章節試讀:

「我實在是沒勁兒了,我儘力了!」宋尚麓氣息微弱,兩眼發直,聲音更是小的讓人快聽不見。

穩婆見產婦和孩子快不行了,急中生智摸了摸宋尚麓的肚子,確定了孩子位置後壓着產婦肚子向下咵咵按了兩下。

「啊……」宋尚麓發出了一聲音極低的慘叫。

宋尚麓慘叫的同時 一聲嬰兒的啼哭讓此時的房間顯得不那麼壓抑。

「孩子生出來了!」身旁的小丫鬟喜極而泣,「大夫人!大夫人!我們大夫人沒事吧!」

「夫人出血太多,這情況還不好說!告訴你們老爺,夫人生了個男孩!快去!」說著穩婆將小丫鬟推出房門。

小丫頭也沒想太多,邊跑邊喊:「大夫人生了,大夫人生了……」

大夫人屋外面的下人都很開心,但由於老爺的吩咐,誰都不敢進屋看看情況。

「大夫人,您流了很多血,恐怕是熬不到老爺過來了。」說著穩婆朝宋尚麓走去。

「是二夫人讓你這麼做的還是老爺讓你這麼做的?!」宋尚麓吊著微弱的氣息質問着穩婆。

「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少爺頭太大,大夫人難產身亡。」穩婆拿起棉被想要蒙在大夫人臉上悶死大夫人。

「你這麼做不怕現世報嗎?」宋尚麓聲音洪亮了些,眼睛略微泛了一點綠光。

「老身也是沒有辦法,二夫人和老爺說如果大夫人您不是難產而死,那老身今晚就得暴斃身亡。」

何逸北聽着兩人的對話知道自己這輩的媽也挺慘,但他不知怎麼扭轉當前的局面,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危,於是大喊一聲:「來人呢!!有人要害大夫人!」

穩婆聽見屋裡有人叫喊腿一軟跌坐在產床上。門外大夫人的下人聽見叫喊聲直接沖了進來。穩婆自知無法逃脫,於是想要挾持嬰兒。宋尚麓見穩婆要去動自己的孩子,於是瞬間躍起一隻手變長掐住了穩婆的脖子。

下人們進了屋後迅速將房門關閉,所有下人目露綠光不分男女紛紛單膝跪地。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話音剛落,宋尚麓便將穩婆甩至下人面前,「賞你們了!」

其實大夫人所謂的下人並不是什麼真的下人,而是宋尚麓身旁的小妖精,自從隨宋尚麓下山後便沒再吃過人,今天宋尚麓給它們開葷,小妖精們興奮至極,還沒等穩婆叫喊,瞬間穩婆便被瓜分的連血湯都不剩。

「一會老爺和二夫人過來,你們就說穩婆跑了!都出去吧!」宋尚麓語氣和緩,絲毫沒有了剛才氣數將絕的樣子。

她走到何逸北面前將他慢慢抱起,「我宋尚麓的兒子果然不一樣剛出生就會說話!」宋尚麓輕撫着何逸北的小臉蛋,然後將他慢慢放到自己床的內側,她將抱被打開,幫何逸北擦拭着身體,「我兒這後背有團火,上輩子肯定不是普通人。」

何逸北雖然想搭話,但剛剛發生的一切把他嚇得已經尿**,更是不敢多說一句話,生怕那句話說錯了眼前這個媽再把自己扔出去喂嚇人。

宋尚麓擦到孩子手時愣了一下,這孩子的左手掌心的胎記怎麼如此奇怪,像個什麼符咒一樣。

沒等她想太多外面便傳來了小丫頭的聲音,「老爺這邊!您快點,剛剛夫人身體特別弱,您快去看看!」

宋尚麓聽見是老爺過來了連忙將孩子放在床裏面,自己躺進被子里,也懶得裝氣數將絕,直接閉氣將自己裝作已經歸西。

老爺進門時二夫人則跟在身後,進屋後賊溜溜的四處看,見除了大夫人和孩子外再無他人大喊道:「穩婆呢!穩婆哪去了!!」

外面的下人聞聲急忙回道:「穩婆跑了!」

「跑了?」二夫人將門關好,跟在老爺和小丫鬟身後,向床邊走。

「大夫人!大夫人……大夫人!!」小丫鬟走到宋尚麓身旁看着一動不動的宋尚麓,輕輕推了推對方,見沒反應,又探了探鼻子,鼻息全無,瞬間崩潰大哭,「大夫人她沒氣兒了……」

「什麼?」老爺佯裝驚訝,但也沒有一點動作便痛苦萬分的嚎叫起來,「尚……麓……」

見老爺開始了表演,二夫人也裝作悲痛欲絕的樣子,「我苦命的好姐姐,你怎麼就這麼走了!」

二夫人看了看宋尚麓身旁剛出生的孩子,二夫人上前,「放心吧!姐姐,小少爺我會幫你養大成人的!」說著便想上手去抱孩子。

剛一伸手便被宋尚麓一把抓住了胳膊。「好妹妹,這麼希望姐姐死啊!」

聽見宋尚麓說話,老爺和二夫人一驚,紛紛想要後退,二夫人被宋尚麓抓着所以後退不成。

小丫鬟見大夫人醒了十分開心,連忙上前,「大夫人,大夫人你醒了!太好了!」

「太晚了,你先出去,告訴外面的人都回去睡吧!你也回屋睡吧!這有二夫人和老爺在就夠了。」宋尚麓向來說一不二,小丫鬟見宋尚麓氣色看起來不錯,也便遵命下去了。

小丫鬟出門後,宋尚麓站起身來,「老爺你就這麼想和這個女人雙宿雙飛嗎?我和你同甘共苦數十年,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讓我去死?!」

老爺一言不發,嚇得連氣都不敢喘,他怕宋尚麓,那種怕是與生俱來的,就像老鼠遇見貓。十幾年前他去外地經商,途徑一片樹林,見一年輕貌美女子在在林間休息,便上前搭訕。那女子便是宋尚麓,得知宋尚麓不做他人小妾後,為了能得到宋尚麓,老爺謊稱自己沒有家室,私下裡遣散了家中養的所有女人,包括陪伴他多年的髮妻。

剛開始宋尚麓並不知情,兩人順利拜堂成親後,宋尚麓便聽聞了風言風語,她剛開始並沒多想,因為老爺對她體貼入微,愛情總是讓人智商下線,直到懷孕,老爺迎娶了二房,她才意識到問題,但她也沒想到這個枕邊十多年的人會和別人一起害自己。

聽宋尚麓戳穿了二人的陰謀,二夫人也不再偽裝,她覺得現在她和老爺兩個人在,二比一怎麼也能弄死宋尚麓。「姐姐,你懷孕後老成這個樣子,就別在讓老爺看了噁心了!」說著便上手要去掐宋尚麓的脖子。「老爺你快來幫我!」

屋裡唯一的成年男子猶豫了一下,閉着眼睛也上了手,「尚麓你別怪我!」老爺雖然怕宋尚麓,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宋尚麓絕望的看着眼前這個昔日視自己如珍寶的男人痛苦萬分,她耳邊響起曾經山神的話:「為了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賭上自己的修行值得嗎?」她依稀記得自己奮不顧身下山追隨這個花言巧語男人時山神冷漠的眼神。

現如今,她也只是和其他女人一樣在懷孕期間素麵朝天有些不修邊幅而已,眼前這個男人就閑不住了,她不禁嘲笑自己,太高估了兩人所謂的感情。

此時宋尚麓的戾氣瀰漫了整個房間,她強大的氣場與生俱來,所以曾經那個懦弱的老爺對她又愛又怕,見宋尚麓此時眼神充滿了狠厲,老爺又腿軟了,跪在了地上。

「尚麓,你醒了就好,好好養身體我去叫個郎中給你開些補身子的葯。」說著這個偽善的男人便向屋外跑。

宋尚麓已經看透一切又怎麼會放過眼前這個薄情寡義的男人。她扯着二夫人瞬間移動至男人面前,邪魅一笑,直接正面將手穿進男人胸膛,瞬間將男人的心挖了出來,捏碎轉手塞進了二夫人嘴裏,「狗男女,今天我宋尚麓就送你們上路!」

不等二夫人反抗,她另一隻手直接將二夫人的脖子擰斷。一切動作一氣呵成,乾脆利落,不帶半點猶豫遲疑。

「尚麓!」一個男人的聲音出現在宋尚麓的身後,「跟我回去繼續修鍊吧!」說著抱起來床上的嬰兒,轉身消失。

宋尚麓走到銅鏡前看了看自己憔悴的面容,她冷哼了一聲,摸了下臉又變回了曾經那個花容月貌的女子。

朱顏難留,情易遷。由愛生恨,皆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