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馮楚月榮鶴年
馮楚月榮鶴年 連載中

馮楚月榮鶴年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後千金她更紅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後千金她更紅了

在修真界渡劫失敗後,馮楚月回到原來的世界,父親的真愛一個又一個領進門。想起前世她和家人的結局,馮楚月眸底猩紅,恨意滔天。好在此時媽媽還沒徹底癱瘓,大哥一家還在,二姐也沒被迫嫁給家暴男,一切都還來得及!她左手治病救人,右手開創商業帝國,把渣爹和他的小老婆以及私生子女們踩在腳下。當發現順手救個短命鬼是未來大佬後,馮楚月緊抱大腿,物盡其用。等她一朝翻身想全身而退時,男人扯下領帶,眸光深寒,「用完了就想跑?你當我是什麼人?」馮楚月仰面,小手撫上他的胸膛:「自然是我的男人!」被安撫的男人幽幽望着她:「展開

《馮楚月榮鶴年》章節試讀:

簡直不可思議好嗎?
齊昭看着馮楚月在人家身上扎針,差點沒嚇掉了魂兒。
她那針,是哪裡來的?
剛才上車的時候,分明只穿了一套病服,什麼都沒帶!
被扶着的司機更是嚇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家少爺是什麼身份,如果被這個女孩害死了……根本不敢想!
「閉嘴!」
馮楚月正在施針的關鍵時刻,不能被打擾。
許是她看過來的眼神太犀利,齊昭還真閉嘴了。
這瘋子,她不會是《還珠格格》看多了,故意拿針在別人身上扎着玩吧?
反倒是司機跟着他家少爺,見多識廣,終於看明白了。
這是在施針救人!
雖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能不能救醒自家少爺,但看對方手法嫻熟,他心裏一喜。
這應該是個醫生吧?就是看着有些年輕。
雖然知道馮楚月是在救人,司機還是很緊張。
他腿上流着血呢,一點顧不上,只不停地打電話,發信息,催着人來救援。
大概又過了十來分鐘,救護車的聲音響起,馮楚月這邊施針終於結束。
她全身沒有半點力氣,就連手指都有些抬不起來了。
「我有兩個要求。
」馮楚月強撐着看向那個司機。
「您說。
」司機感激兩人救命之恩,這會兒她不管說什麼,但凡他能做主的,都會答應下來。
「我要馬上趕去帝都,幫我這個忙,救人的事,我們兩清!」
這?
司機有些遲疑,送她去帝都,不成問題,只是……
「小姐,我看你的身體狀況不太好,要不要先去醫院看看?」
額頭上還纏着紗布呢,又淋了雨,想不開現在趕着去帝都?
「不行。
」馮楚月當即拒絕,「我必須馬上出發。

「可以。

這話,不是司機應的,而是悠悠轉醒的榮鶴年。
「私人飛機,送你去帝都。
」榮鶴年見女孩看向自己,認真道。
美人就是美人,即便虛弱,那也是病美人。
榮鶴年連笑都沒笑一下,馮楚月覺得自己被那雙眼睛晃花了眼。
「謝謝!」
馮楚月滿意了。
馮家不是沒有私人飛機,而是她不能動用。
更何況,師出無名。
她大張旗鼓地用了,某些人肯定就會追根究底。
更何況,她是去阻止大哥一家出國的。
這事,暫時還不能打草驚蛇。
榮鶴年看着她:「你的第二個要求?」
「我給你施針的事,誰也別說。

榮鶴年眼神一閃,他從小身體就不好。
針灸有沒有用,他比誰都清楚。
從小到大,給他看診的中醫也不少,甚至連國醫,也有請過。
但真的能治好他的,沒有。
眼前的小丫頭,看着年紀不大,可她的醫術,卻超出很多老醫生一大截。
這前後施針的時間沒多長,他醒過來,卻覺得身體舒坦不少。
有這麼一身本事,為什麼不讓人知道?
榮鶴年壓下微末的好奇,再次應下:「好。

得了榮鶴年的保證,馮楚月就不擔心了。
不過,她扭臉去看齊昭。
這可是在齊昭的車上,榮鶴年可以管住自己的人,卻管不住齊昭。
於是,馮楚月齜牙威脅他:「你如果敢說出去,我就刺瞎你的眼睛!」
齊昭?
我他媽救人,還救出麻煩來了?
這丫頭威脅誰呢?
他剛要開口,就見馮楚月對自己笑。
怎麼說呢?
就笑得很瘋邪,他腦門子被她笑出冷汗來了,瘮得慌!
得了,跟個瘋批計較什麼呢?
瘋子殺人都不犯法的。
「行,我不說,我保證,今天這事,忘得乾乾淨淨!」
齊昭心裏覺得神奇,到底是馮楚月會醫術呢,還是人家本來也只是暈過去,一點事沒有,被她胡亂扎兩針就醒了?
他知道,馮楚月肯定不會回答自己這個疑問,所以乾脆沒問出口。
馮楚月看齊昭識趣,還道:「等下這個針,半小時之後就可以拔了,送去醫院,醫生能處理,到時候你幫我把針收着。

她現在太虛弱了,需要緩一緩。
齊昭就眼睜睜看着她閉眼睛了,還指了指自己。
他這是被當成狗腿子呢?
讓他幹啥就幹啥?
倒是榮鶴年,拿了一張名片出來。
遞給齊昭:「多謝你施以援手,榮家欠你一個人情,我是榮鶴年。

齊昭沒名片,他一混吃混喝的二世祖。
甚至連榮鶴年這個名字都沒聽過。
不知者無畏,齊昭還弔兒郎當問:「榮家的人情,能兌換什麼?」
榮鶴年稍微調整了一個姿勢,讓身旁的少女,腦袋一點一點,最終落在自己肩上。
這只是一個很小的動作,沒人注意到。
「你想要什麼?」
榮鶴年掀了掀眼皮,看向齊昭。
齊昭被那麼一雙淡然得看不見一點慾念的眼睛,看得有些無地自容。
「我……」他能要什麼,他一個二世祖,什麼都不缺啊。
「等我想到了再說吧!」
名片收起來,反正今兒也是順手的事,以後想不想得起來都是個問題。
「少爺,救護車來了,您先去醫院吧。

救護車已經停了有一陣了,同時,榮鶴年的人也來了,正招呼着呢。
少爺沒下車,沒動,外面的人就不敢擅自做主。
這會兒見車裡安靜了,司機這才問。
「去機場。

什麼?
司機都驚了。
出了車禍,少爺不去醫院,去機場?
這萬一出點什麼岔子,榮家人能要了他小命啊!
「少爺,你的身體……」
「我的身體,我最清楚。
」榮鶴年又看向司機,「忠叔,你去醫院。

少爺都不去,他去,像話嗎?
可他那腿,還流着血呢,還有骨折,不及時就醫是不行的。
最後,救護車拉走了司機,有人處理了出事的車。
也有一輛車跟着榮鶴年,到了機場。
榮鶴年呢?
他身上還扎着針。
身體保持着一個姿勢,一動不動。
齊昭的車開得不快,就怕後面沒坐穩,動了他的針。
等到了機場,榮鶴年推了推馮楚月的腦袋。
「醒醒。

馮楚月渾身無力,額頭的傷口也疼,腦袋昏昏沉沉的。
掙扎着睜開了眼睛,看見榮鶴年那麼大張俊臉在自己面前,她一時還以為自己沒清醒。

《馮楚月榮鶴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