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鳳還朝:皇上榻上來
鳳還朝:皇上榻上來 連載中

鳳還朝:皇上榻上來

來源:google 作者:墨霓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霓裳 趙梨花

她本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的公主,大婚當日遭准夫君背叛,親眼看雙親被所愛之人殺害,她被逼跳下懸崖卻大難不死,被一神秘人救下在一個小山村以另一個身份活了下來她韜光養晦,立誓定然要將那些虛偽的臉龐撕碎,將她所受的痛都雙倍奉還只是,每天跟在身邊的傻子弟弟,他看她的眼神,怎麼越來越奇怪?有一日,他忽然說,女人,我們一起打下來的江山,需要有你展開

《鳳還朝:皇上榻上來》章節試讀:

  趙梨花的臉上沒有一絲懼怕,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不緊不慢的問:「這位官差,難道說你們斷案都是只聽一人之言的嗎?」

  衙役聽了,神色有些不自然。

  「趙梨花,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我們官府斷案定然是會秉公行事。」

  趙梨花冷冷一笑,質問道:「那你現在一字一句都是在說我是真的拿了他們的銀子,可曾聽我一言?」

  「你過去是他們家的兒媳婦,對於他們家的情況自然是最了解,現在他們丟了銀子你偏偏這個時候有了銀子,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

  「可我也有證據證明我的錢是光明正大掙來的,你只需等上一等,我的證據馬上就來。」

  她在從屋裡出來前,就已經偷偷讓趙華和翠兒去找趙德明,讓他雇一輛車馬上去城裡請懷仁藥房的人來,這也是她現在會在這裡跟他們廢話的原因。

  相信最多再等兩個時辰,他們一定會來。

  鄭氏夫婦聽她這樣說,還自信滿滿的模樣,有些慌。

  「官差你可別聽她胡說,她可能就是想要拖延時間,你們現在就把她給抓起來。」

  「現在這裡那麼多人都在看着,如果官差大哥你連一個讓我自證清白的機會都不給,難免會讓人懷疑你被這兩個人給買通了。」

  衙役臉色微微變了變,他們自然是收了人家的好處,如今被這麼直白的揭穿,還那麼多人在,他們也不敢再有偏私。

  「那就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半個時辰如果你的證據沒有出現,那就只能去縣衙走一趟了。」

  半個時辰……

  從趙家村去帝都一來一回需要兩個時辰,半個時辰肯定是不夠的。

  「半個時辰恐怕……」

  「怎麼?
半個時辰還不夠?
你是想讓人家在這裡等上一天一夜嗎?
還是你又有什麼害人的毒點子?」

  鄭金寶狠狠瞪着她,那眼神好似要吃人。

  趙梨花冷然,他這樣的舉止明顯就是想用凶神惡煞的樣子來嚇她,唯有沒有本事的人才會做出這般的事來。

  「半個時辰就半個時辰。」

  她眉眼微挑,自信滿滿的樣子倒是讓鄭金寶的心裏沒底了,卻又不敢說什麼。

  而趙梨花也在快速的思考着半個時辰後要怎麼去拖延時間,讓她沒想到的是,半個時辰還沒到,她便看見一襲白色長衫的男子騎馬過來了,那不就正是前幾日見過的懷仁藥房的少東家慕容清嗎?

  慕容清的出現,引起了一陣的轟動,畢竟許多人都沒有見過他這般英俊的男子,特別是一些來看熱鬧的女子,更是眼睛都移不開了。

  她緩步走上前去,微微福了福身子:「慕容少爺,真感謝你能前來,只是……」

  她看了看他的身後,並沒有看見趙德明他們的身影。

  慕容清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釋:「你爹還在後面坐牛車回來,我怕趕不及,就先過來了。」

  趙梨花釋然,隨即走到衙役面前道:「官差大哥,這位懷仁藥房的老闆便是我的證人,我八月初九那天給了他三株靈芝,他以兩百兩的銀子買下,我造房子的錢,就是這裡來的。」

  懷仁藥房遍天辰國,是無人不知,是以大家聽說之後又是一陣轟動。

  鄭氏夫婦的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本以為趙梨花就算真的是賣藥材得了銀子,可大老遠的不會有人那麼好心來給她作證。
沒想到,竟然會有人來,而且還是懷仁藥房的老闆,一個風度翩翩英俊瀟洒的年輕男子。

  「官差大哥,這位夫人前兩天的確是來過我們藥房,他來的時候是帶着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還有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一起來的。」

  慕容清說的這樣清楚明白,在場的都是對趙梨花他們家很了解的,知道她帶的是趙華和翠兒,自然就知道他並沒有說謊。

  這一場風波,因為慕容清的到來而終止。

  大家也都明白了這是鄭氏夫婦無事生非,在大家的指責下,鄭氏夫婦狼狽離開。

  看熱鬧的人也紛紛離開,趙雪花痴迷的看着慕容清,有人扯了她的衣袖,她才不甘心的離開,心裏對趙梨花又更多了幾分的嫉恨。

  趙梨花請了慕容清進茅草屋裡坐,給他倒了一杯茶。

  「多謝慕容少爺大老遠的來仗義相助,若不是你及時趕來,事情還不知道會怎麼發展。」

  慕容清喝了一口茶,溫聲的回:「不過舉手之勞,夫人不必言謝。」

  說話間,趙華帶着翠兒回來了。

  慕容清與趙華四目相對,兩人的眼神讓人看不透。

  「翠兒,我們去外面玩好不好?
這裡不好玩。」

  趙華低頭跟翠兒說話,說話的方式儼然就像是一個五歲孩童。

  翠兒見家裡有生人,也有些怕生,就跟着趙華出去了。

  慕容清見南宮夜竟然是這副模樣,心裏酸楚。

  是夜,大家都已經睡下,趙華偷偷的離開了茅草屋,到了村裡的河邊綠竹下。

  「南宮夜,你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這樣?」

  在月色下,慕容清眼中都是痛惜。

  南宮夜是一個武藝高強的男子,曾經也是那樣的體面高貴,風流倜儻,而如今,竟然要扮演一個傻子。

  雖然南宮夜易了容貌,那天在藥房的時候,他依然一眼就認出了他。

  南宮夜負手而立,站在河邊,目光冷冽。

  「只有這樣,別人才不會把我認出來,我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過去的那些事,還歷歷在目,一點點滴滴,都是痛苦。

  「我的仇一定要報,所以,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我現在的行蹤。」

  慕容清點了點頭,無奈的搖頭。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來找我,你知道怎麼聯繫我。」

  南宮夜轉身,冰冷的臉龐上多了一絲笑容。

  「這個我自然不會客氣。」

  慕容清也是一笑,隨即轉移話題:「那個趙梨花,我看她舉止不凡,她真的只是一個鄉野村婦嗎?」

  南宮夜的眼底閃過一抹的傷感,輕聲道:「她是墨霓裳。」

  「什麼?」

  慕容清震驚。

  墨霓裳,幾乎大部分百姓都知道她,他也曾遠遠的看過她那絕色容顏。

  因着她給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深得民心。

  那一場宮變,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

  「你把她留在這裡是想幹什麼?」

  南宮夜沉默,沒有回他的話。

  因為,他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把她留在這裡。

  保護她?
還是想要利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