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風水神婿/風水神婿
風水神婿/風水神婿 連載中

風水神婿/風水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馬爾泰懶懶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冬至 陳霜降

我的命是「偷」來的,為了活着,我成為了茅山術師,吃着死人飯,幹着死人勾搭,一手茅山術,渡世間遊魂,蟄伏在這人間,可,冥冥中,還是有一雙手推着我往前走展開

《風水神婿/風水神婿》章節試讀:

我回到了頂樓,看着陳家門口處泛着的黑光,裏面的兩條黑龍毫無凋零之「象」。

看來要想根除,要從根本出發,必須要找到陳家不幹凈的東西剷除,才能把爺爺的陣法補完全。

陳霜降見我不說話,朝我問道「怎麼樣了?現在是解決了嗎?」

看着她眼裏面都是期待,我搖了搖頭。

「凶煞之氣,太重了,要想根除,沒那麼簡單。

「你能仔細的說一下,你們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陳霜降點了點頭,跟我說起了陳家最近發生的事情。

「前幾天我去廚房,發現我們家阿姨竟然在啃着活雞,嘴裏面都是雞毛,還有點精神失常,被我爸爸送回家去了。

「我媽媽倒是沒什麼奇怪變化,只是說話方式有點奇怪,而且,越來越喜歡穿艷麗的衣服,去往我爸爸的公司。

「我倒是在半夜的時候,總是能看到一個小女孩在草坪玩。

聽她說的,現在,我感覺事情越來越嚴重了。

起初的時候,還以為只是有人想要破了爺爺的陣法。

但是,很多的想法從剛才跟小紙人戰鬥後,也被推翻了。

再想起在陳家客廳里發現的盆栽柳樹。

看來,這盆柳樹應該是用於滋養陰物的。

陳霜降家裏面的人除了她媽媽是往好處發展,其他人都是往壞處發展。

而且,她還看到了小女孩。

看來這個不幹凈的東西,就養在她媽媽的房間里。

一般人養陰物,都是為了得到自己一直得不到的東西。

在飼養了陰物之後,周圍的人運氣會極具下降,自己會越來越好,但是性格會變得古怪。

最後會遭到反噬,反噬結果不一,每個人都不同,但都死相很慘,無一倖免。

如今陳家這種情況等同於雙陣法對抗爺爺布下四星聚財陣的存在。

這也是陳家為什麼會這麼快就出現問題的原因。

要只是一個陣法想來破除爺爺的陣法,不可能這麼快出事。

為了證實我這個想法,我提議來到了她媽媽的房間門口。

從上樓的時候,我就發現,房間的門都是以白色和金色相間的房門。

唯一不同的是她媽媽房間門是黑色的。

用的材質,還是做棺材大戶人家最常挑選的小紫檀木。

檀木的作用是辟邪,所以陰物都不敢靠近。

要是拿來做養陰物的牢籠,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也可以防止養的陰物溜走,還能大大的壓制住陰物的怨氣,讓其受自己控制。

陳霜降伸手想要去打開房門,砰的一下。

房間裏面發出了巨響。

一道強大的力量將陳霜降的手彈了開來。

一股強大的怨氣混着凶煞氣,從裏面散了出來。

我皺了皺眉頭,立刻拿出了三張黃符貼在了房門上。

下一秒,我的黃符,被吞噬的無影無蹤。

看來這裏面養的邪祟還挺厲害的。

陳霜降愣愣的看着這房門,朝我問道「為什麼我打不開這門?」

「而且,我還感覺到了一股很強的力量把我彈了開來。

我如實的說道「看來這個養陰物的人,就是你媽媽。

陳霜降一聽到我說的,整個人神色大變。

「怎麼可能!」

我明白現在陳霜降心裏面的想法。

唉……

可這就是事實,沒辦法……

剎那間,我看着陳霜降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瞬間,我的心也揪在了一起,對她心疼的厲害。

她楚楚可憐,聲音帶着哭腔,問我。

「那我媽媽會有事嗎?」

我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明白她現在的感情。

我也深深地記得當時爺爺永遠離開我的時候,我的感覺是如何的。

雖然她現在還不是我的媳婦,但,從我爺爺第一天跟我說這個事情的時候起,我早就把她當成我唯一的媳婦了。

我自會保護她,愛護她,決不允許她的生活因為這些事情,搞的一團亂。

「沒事。

「只要儘快把這陰物給除了,一切都能恢復正常的。

陳霜降望着我,眼淚掛在她的臉上,但還是洋溢出了一絲期待,問我。

「真的嗎?」

「你真的可以滅掉這個陰物嗎?」

「那……」

「那是不是我們家滅掉這個陰物,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笑了起來,伸手替她擦掉了眼角的余淚。

「當然,相信我,我們既然有婚約在身,我就一定會處理好所有事情的。

陳霜降這才開心的笑了起來。

「謝謝你。

我淡淡一笑。

為了確保這次的事情不失敗,剛好過後天就是陽氣最旺的日子。

「那在後天中午十二點,我會施咒找到這陰物,滅殺。

陳霜降重重的點了點頭。

我能感覺,我和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我們一起來到了院子里。

今天也確實是不早了,也該回去了。

我回頭跟在我身後的陳霜降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為了防止她受到這陰物的影響,我將一張帶了我鮮血的黃符遞給了她。

這樣,只要她出事,我能夠立馬感覺出來,過來救她。

陳霜降撅着小嘴,眼神中似乎有些不捨得望着我,似乎想要跟我說些什麼,但是她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不過,她卻將我給她的符籙緊緊的揣在手中。

如此也滿足了。

「那好吧……冬至哥,你回家後好好休息,剛才我看你都吐血了……」

「對了,等你把我家的事情解決後,我會給你一個驚喜。

「你一定要努力哦。

我愣神了一下,笑了笑。

沒想到,她竟然會喊我冬至哥了。

看來,她現在也是從心裏面接受自己了。

只是看她眼神中還帶有一些思慮。

我越發肯定,她不願說的事情,應該和陳家的風水有關係。

「好。

正當我準備轉身的時候,陳家的門被推了開來。

一位穿着黑色襯衫,油頭粉面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大步流星的來到了陳霜降的身邊,還瞪了我一眼。

從他的穿着來看,能夠肯定,這人家境殷實。

但他的五官上來看,這人顴骨下塔,印堂狹窄,人中太短,腮骨寬大,典型的陰險狡詐小人長相,眼神還色眯眯的看着陳霜降。

陳霜降再看到他的到來時,臉上閃過了幾分厭惡。

我知道,這兩人關係不簡單。

「你就是那個和霜降有婚約的,窮鬼?」

男人一副嘲諷的樣子,朝我問道。

《風水神婿/風水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