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粉色海鼠
粉色海鼠 連載中

粉色海鼠

來源:google 作者:鬧鐘不要響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吾妻浩二 渚光永瀨 遊戲動漫

「年輕人,你應該放棄明斯克魔法世界,享受真正的二戰世界」吾妻:「不好意思,我已加入聖彼得堡魔法設計局-」展開

《粉色海鼠》章節試讀:

五燒烤類。估計日料里最愛吹噓的就是他們的大廚是多麼出名的烤鱈魚大師,其實不僅是海魚,內地的貧民也是把燒烤類食物當成主流食物。五其它原因,就是它不用鍋。

六油炸類。最出名的就是天婦羅,其實就是油炸一個個菜,隨意搭配,沒有限定的。至於有人數哦,必須配蝦純粹是扯淡。就像有說川菜必須放辣椒一樣胡扯。以前沒有辣椒的時候,難得就沒川菜了?

除了以上的六大類,可以說,剩下網絡或者現實島國流傳的特色傳統美食,都不是傳統美食。

就像咖喱、漢堡,這個起碼到80年代,島國經濟騰飛起來,才逐漸演化成大眾的日常食物。

華夏也有類似情況,比如80年代後,長江以南的百姓階層才流行早餐吃面,包子饅頭等等。但是往前二十年,長江以南大部分百姓早餐只有粥,很少會出現麵粉類食物,能吃得起的,都是小有資產的。

所以不要穿越民國去廣東吃包子了,很可能吃破產。也少去紫禁城周邊喝白粥,那個價格不低。

晚上,永瀨給吾妻準備了精心的晚餐。

豬肉湯、炊飯、兩條烤秋刀魚。

吾妻滿意的點點頭:「嗯,味道不錯,好吃。」

永瀨開心的飛起,自己也嘗了嘗。

嗯!還好,手藝沒退步,多虧了自己曾經學習過料理,不然一個女孩子不會做菜就丟死人了。

在島國,女性要麼極度開放,要麼極度傳統,而堅守傳統的女性更多一點。女性學習的內容,更多的都是如何照顧好一個家庭,而不是個人的在外拼搏的技能。男主外,女主內,這事才是常態。

要不怎麼有人說,世界上最幸福的,莫過於娶個傳統的島國女性,吃着華夏的飲食,來個牛牛家的管家,有着無數漢斯喵給你打工,再來個高盧雞給你表演,舞台特效掌控則是交給米國人…完美人生。

飯後,吾妻對着永瀨說道:「過段時間,我送你去華夏魔都吧,未來幾年,島國這邊會越來越瘋狂的。」

最為重要的,就是廣島的招核體質,這一彈下來,還不全涼了。就算吾妻派潛艇,在1945年提前伏擊了印第安納波利斯號,廣島也必然是米國艦隊的核心轟炸區域。無他,廣島是島國的核心中的核心。

眾所周知島國沒有法律意義上的首都。舊時幕府時代,確有首都,位置就在現在島國京都,可以看做是天皇的老巢。而東京都,其實就是**集權的德川幕府統治中心位置。

1868年,建立明治新**。江戶改稱為東京,設立東京府。

但是很少人知道的一點就是,在1894年9月15日,中日甲午戰爭時,島國的大本營和帝國議會臨時遷至廣島。自此廣島作為軍都發展(首都機能轉移)。

廣島不僅僅是島國陸軍的大本營,其實也是島國海軍的大本營,只不過島國海軍將它一分為四,四大鎮守府,分管中西南北。(北海道曾經設立鎮守府,後來取消了,至少二戰期間沒有。)

所以說,核平廣島為第一個目標,絕對沒錯。

米國元計劃的第二個目標就是島國東北部的小倉市,這是是島國最大的武器生產基地。我們熟知的三零式步槍(又稱金鉤步槍),三八式步槍,歪把子機槍,裝甲車,坦克,艦炮,水雷,魚雷等等,都是出自於此,大量的設計師也集中在這裡。

可以說,如果侵華戰爭提前這裡一次打擊,二戰的島國就無力發動侵華戰爭了。這裡的武器製造佔據整個島國武器生產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不是網絡謠傳的,島國民眾把所有的武器都搬回農村分開製造。想一想也不現實啊,大型武器怎麼做得到,最大步槍和手槍可以這樣做。

寬闊而富麗堂皇的大禮堂,無數代表出席會議,各個都是穿着靚麗的軍裝禮服。吾妻也身穿一身潔白的進口呢子禮服,隨同其它有功之臣一起聆聽這哀樂。

對,就是哀樂。也許是吾妻的藝術細胞不夠,聽着聽着總感覺是哭喪一樣,他們稱其為特色小調。

「敬禮!」

「刷!」

在一大票海軍敬禮下,在哀樂聲中,長官們陸續上台。

吾妻站在台上,遠遠的都看不清楚模樣,只能看到胸前的勳章和肩上的金絲閃閃,還有無數的閃光照相…

台上的長官一個講完了,又換了一個,在全場海軍部的同僚注視下,在無數刺眼的媒體閃光燈中,吾妻打了一個哈欠,搖搖欲睡…

真困,我都穿越了,沒想到還有這種大篇幅的領導講話,而且都是毫無營養的雞湯台詞,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句。

「啪!」

沃特么!靠,是個將軍。

「嗨!」

吾妻的嘴巴被狠狠的扇了一下,他很想衝上去乾死他。

但是這事吧,值得研究,仔細研究,認真計劃,從長計議…這不是慫,這是從心,從心懂嗎?

黑島黑着臉,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要是換成以往,非得讓這個低賤的下級軍官嘗嘗什麼叫做精神注入棒。隨後他上來就是大肆宣講自己的豐功偉績,還有艱苦奮鬥,未來展望云云…

一天的軍功獎章會議,幾十名授獎的佐官以下的軍官佔據時間不到二十分鐘,也就是平均每人也就十幾秒鐘的掛勳章時間,然後你就可以做背景牆了。

吾妻:我特么謝謝你,等我打聽清楚了,馬上動手搞死你。

終於餓了一天的吾妻悄悄拉過一個同僚問道:「前輩,之前的那個黑面將軍是誰啊?」

前面的中島俊一這才回頭,「哦,吾妻君是吧!」

「嗨!」

中島笑了笑,「海軍軍令部的參謀,黑島龜人。有名的黑心參謀,你要小心了。」

干!還真特么是一個大角色,而且是出名的歷史人物,不能隨意動他,萬一歷史改了,不得遺臭萬年。

黑島龜人,聯合艦隊首屈一指的海軍參謀,修繕進攻珍珠港的作戰方案,後來又制定了「完美無缺」的中途島作戰計劃。

如果說,南雲,山本一類是幕前名角,他就是隱藏在幕後的「終極編劇」,極度擅長策劃。同時在戰爭後期,還建立了另外兩支自殺式部隊,分別叫做「震洋特攻隊」和「回天特攻隊」。

第二個比較出名,就是93式長矛魚雷加人變成自動導航魚雷。第一個可能很多人沒有聽說過,其實就是由一名隊員駕駛摩托艇,裝載有500多斤烈性炸藥,一旦發現有美軍出沒,立刻向其撞擊!堪稱是「海上騎兵敢死隊。」

關鍵是這玩意廉價,實惠,技術含量低。一個小型船隻,配個發動機,一名駕駛員,一大堆炸藥,搞定。缺點就是隱蔽性實在是太差了,米國大部分艦艇都能輕鬆打死他,不像飛機和魚雷,防不勝防,所以死亡率雖高,戰績平平。

惹不起就暫時躲避他唄。

島國太窮了,戰爭開啟多年,大部分家庭都吃不飽了,有條件的就學習侵華的駐軍,將家人也帶上,起碼能吃飽。在島國內,大概率是吃土。

而海軍的一個獎勵大會上,吃的喝的就不少,大盤的肘子、龍蝦、牛排、刺身、糕點…後續還有源源不斷的供應着,這些食物起碼能提供幾萬人吃的吧!

吃不了,兜着走。

只要是沒有人看見,吾妻就一溜煙的打包收藏。

「八嘎,怎麼食物供應的這麼慢,快去催促。」

「嗨!」

後面的赤野也是一臉蛋疼,他也沒注意到,到底是誰一口氣吃了這麼多的食物。但是對方都是大佬,他又不敢多問,只能去找後廚的麻煩。

大廚:「長官,真的沒有食物了,我們的食物都不知道去哪裡?」

「八嘎!快快滴去買。」

「嗨!」

米花町的負責人更加是欲哭無淚,先是廚房的物資被盜,然後錢財又被盜。

宴會這邊也是一陣騷亂,侃侃而談的大人物終於覺得肚子有點餓了,結果,什麼吃的都沒有了,連份炊飯都沒得…

「中島前輩,你嘗嘗,這還挺不錯的。」

中島偷偷看了看其它人,再看看一臉真誠的吾妻,連忙拿起幾塊,快速塞入嘴裏。

嗯,真香!

「咳咳!吾妻君,你滴不錯。剋制一點,將軍大人他們還沒吃呢!」

「嗨!」

吾妻連忙再嚼了嚼幾塊,快速下咽,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這個時代也沒有監控,沒有攝像頭,天知道被誰吃了,也許人人有份。

「八嘎呀路!」

將軍大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一大堆將軍生氣,後果更加是難以想像。但是不管他們怎麼發脾氣,吾妻只顧着的吃着一盤壽司。

事後,米花町老闆和管理人員全部被抓,連大廚都無一倖免。這次鬧劇這才不歡而散。

太平洋戰爭開打,島國民眾並沒有好轉,而是任然辛苦的勞作着,被憲兵強行拿走僅有的資源供給作戰部隊。海外掠奪回來的物資,百分之九十九都落入官僚、財團、軍隊等手裡,財團們正好大發國難財。

島國,又稱金銀國。文化受到華夏影響極其嚴重,可以說幾乎就像是從中分割出去的文化習慣。國人喜好藏金銀,島國人也是。別看底層農民日子苦巴巴的,但是或多或少都有些金銀。

永瀨此時就是做着隱蔽的糧食交易。

一開始,她只是覺得周邊的村民可伶,低價售賣了一部分吾妻屯放的糧食,沒想到愈演愈烈,周邊好多有點關係的紛紛到她這裡購買,真金白銀的那種。

「吾妻君,你終於回來了。嗚嗚嗚…」

吾妻剛剛回來,就看見一隻小花貓哭着撲上來,述說著內心的委屈。

「我把大部分糧食都給了他們,他們給的實在是太多了,我沒能忍住誘惑…」

餓…我當多大點事情呢,就這?

我…

吾妻打開房門,驚得目瞪口呆,閃閃的金幣…好吧,其實壓根沒閃光,純度不高,看起來還有點暗黑,但是數量太多了,亂七八糟的的堆放一堆。

歐美喜歡將黃金鑄成圓形金幣,國人喜歡將金銀造成船型元寶,而島國習慣將金銀鑄成金判。金判、銀判其實就是一個扁平的橢圓,就像是《神奇寶貝》裏面,喵喵腦門頂着的那枚金幣一樣的形狀。

雖然島國官方將日元和美元兌換強行綁定在2:1的指標,但是開戰後,這個比例反而縮小了,實際上壓根沒有多少兌換,或者有換的很快就被收走了。這個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經濟體系。

大米的價格從1934年的平均0.37日元每公斤上漲到了1.5日元,這還是官方價格,而按之前的2.5日元等於一克黃金,計算等同於大概0.6克黃金一公斤的大米。

或者按普通水手的工資10日元計算,一個星期的工資才買得起一公斤大米。這已經是貴到天際了吧,這還是有價無貨的。

「賣吧、賣吧,我也就看他們太可憐了,這樣這些貴重金屬我收走,去進貨,你安排人,隱蔽操作此事。這部分日元交給你,用來收買其他人。我們要擴大利益群體,這才不會被島國**一鍋端。」

「嗯嗯。」

爭取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唉,也就是我這麼內心善良,願意幫助買不到糧食的島國人們,看着他們那種真金白銀的樣子,真是好辛苦啊。

另外一邊,某個村鎮的小土豪家中。

奴僕一路小跑着進來,看見家主就激動的說道:「家主,買到了,買到了。正宗的優質大米。」(能不優質嗎?海軍部特供物資或者陸軍部特供物資,或者島國高層物資。)

「呦西!鬼也,你滴乾的不錯。花了多少錢?」

「這個數。」

「嘶…」

家主瞬間肝疼,好貴,但是一看,全是優質的糧食。

「沒有普通的糧食嗎?我的意思是就是下次購買一些賤民吃的糧食也不是不可以。」

天天吃米飯,土豪地主都吃不起了。

鬼也立馬磕頭認罪:「嗨!小人下次一定注意,家長你說個比例,我爭取多買一點,存放着。」

家長瞬間說道:「對對,多買一點,存放好,明天,你先帶人修好倉庫。」

「嗯,這場戰爭不知道還要打多久,想辦法先屯放兩年的物資,再挖一個地窖。過兩天,你親自帶人,再去山上挖一個。」

對,這樣保險一點。島國強征糧食的事情,又不是沒有干過。

雖然我們沒有入侵島國,但是島國的下層農民,還真的很多和國人一樣,偷偷隱藏自家糧食,來躲避軍警的強征。

那些天天喊口號的人里,也沒有他們的地位,海外的物資也沒能分享給他們,毫無活路之下,起義者此起彼伏,雖然不能形成規模,但是絡繹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