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腹黑將軍俏公主
腹黑將軍俏公主 連載中

腹黑將軍俏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沐雲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沐雲初 穿越重生 顧爇霆

聽聞,烈陽國公主除了美貌一無是處,欺男霸女驕縱蠻橫,棒打鴛鴦恬不知恥利用權力逼迫丞相府大公子娶了她重生醒來,沐雲初決心洗心革面,做個韜武略樣樣精通流芳百世的好公主聽說,丞相府大公子想複合,結果被顧家那位冷麵武器、百戰不殆的少將軍打了一頓聽說,當初瞧不起公主的那位大才子追求公主,結果被顧家那位冷麵無情、百戰不殆的少將軍打了一頓聽說,天下第一殺手想給公主當侍衛,結果又展開

《腹黑將軍俏公主》章節試讀:

沐雲香那話的意思,不就是盼着當今皇上死了,沐雲初就沒人護着了嗎。
「越發口無遮攔了你!你想過沒有,若是此刻有居心叵測之人就在母妃的寢宮監視母妃,你說的這些話被人聽了去傳入你父皇耳朵里,你該如何解釋!」
方妃快被這女兒說的話給氣死了,壓低了聲音訓斥。
沐雲香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岔岔不平的閉了嘴,可心裏還是不甘心,小聲嘀咕道:「我也是父皇的親生女兒,憑什麼我要活的這麼小心翼翼的。

方妃看見女兒委屈的模樣,心頭軟了下來,心疼的上前將沐雲香摟在懷裡:「不怨你,我的女兒處處都是最優秀的。
要怨就怨母妃,是母妃沒有本事得你父皇的心,是母妃沒有本事才讓你們姐弟過的如此窩囊。

雲香分明是他的親身女兒……
為了一個早就死掉的人,那個男人真的好狠的心。
沐雲香看見母妃傷心,心中也是不忍:「母妃,女兒沒有怨你。
女兒和弟弟從來都沒有怨過您。

不就是忍嗎,她忍得!等她弟弟登上皇位之日,和沐雲初的賬再一一清算!
方妃欣慰的點點頭:「好閨女,別在宮中久留了,回學府去吧。
母妃給你做了些酥餅,你帶過去吃。

……
朝廷賑災錢糧清點完畢,問策離開之時沐雲初去城樓上看了一眼。
但願問策能順利的處理好此事,烈陽國雖然強大,但再強大的國家也經不住慢慢的侵蝕。
賑災一事,說到底她有錯。
若非她無理取鬧的非要將差事交給方天成,問策估計早就出發了。
目送問策走遠,沐雲初才伸了個懶腰轉身。
「公主,咱們好久沒出去玩兒了,過兩日太和廟有燈會,咱們去看看吧。
」彩月興奮的很,這丫頭就喜歡熱鬧,但是跟隨沐雲初嫁到方家,有一年沒有出去瘋過了。
「不去,本公主一出城父皇又得費心的安排護衛,我還是讓他老人家少操點心吧。

「皇上不老,正當壯年呢。
」彩月說這話賊兮兮的湊近沐雲初:「先帝在皇上這個年紀還在納后妃呢。

「你個丫頭,本公主很久沒有收拾你了是不是?這些事情也敢說?回去後讓許嬤嬤打你兩板子!」
「啊?」彩月哭喪着臉:「奴婢知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不打你不知道長記性,賣萌沒用。
去將本公主得浴池打掃出來,本公主要沐浴。

沐雲初將彩月丟在身後,彩月哭喪着臉:「哦……」
宮中的浴池照着皿山溫泉池修的,沐雲初有個專屬於她的小池子,不過除了她之外,幾乎沒人會在浴池沐浴。
浴池是鵝卵石修的池子,偌大的池子中要保持水溫不會快速降低,就得事先在池子底下的爐子生火,熱度穿透厚重的池壁也需要時間。
至少需要耗費兩個時辰能入浴。
皇上嫌用浴池太麻煩,於是冬天用浴桶,夏天直接沖涼水。
皇上都這般節儉了,除了沐雲初沒人敢那麼奢靡。
夜幕快要降臨,有個人趁着問策出行吸引了注意力之際悄悄潛入皇宮……
「啊……舒服。
」在溫暖的水裡頭泡着,沐雲初發出暢快的聲音。
宮女端着香料進來,被沐雲初遣了出去。
彩月被打了板子在屋裡歇着,這些宮女她不熟,不習慣被她們看。
泡着澡,沐雲初腦海里浮現出天機閣。
大路上除了五國這種君王制的國家,還有一些號稱平等友愛的和諧地區,也有強者生存的黑暗勢力。
而天機閣幾乎對每個勢力都有染指,卻能屹立不倒。
這和他們的處事方式息息相關,與強者何談,對弱者霸陵。
譬如跟烈陽國,天機閣會達成協議。
但是對某些小國,君王都得看他們臉色。
這個地方差不多也就是在十年前才出現,剛開始只是混跡在烈陽國邊境的一個刺客組織,但是他們卻像是瘟疫一般迅速蔓延。
重新活了一世沐雲初也不知道天機閣背後的老大到底是誰,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在十年間將力量壯大到無孔不入的地步?
心裏正好奇着,外頭的騷動忽然將沐雲初的思緒拉回現實。
她的浴池在一精緻院落的古樸房屋中,屋裡點着昏暗的燭火,此刻外頭不知何時已經火光竄動。
宮裡出事了!
沐雲初腦海中過了一遍,忽然想起前世宮裡進了賊,她母后的一樣遺物被人給偷了。
不過,計算一下時間,案發日距離現在應該還有三日,這一世不知因為什麼竟然讓那個賊人提前了。
沐雲初沒有猶豫,立即要穿上衣物出去,此刻,脖子上冰冷的觸感悄無聲息的出現。
「別動。

沐雲初身體瞬間僵住!
心裏一個念頭——完了!
第一時間護着胸膛。
「公主殿下,宮裡進了賊人,那人往這個方向來了,您可還安好?」屋外很快傳來禁軍統領着急的聲音。
脖子上瞬間傳來刺痛感,鮮紅的血液順着她雪白的肌膚滑落。
關鍵時刻小命重要!
「好漢饒命!冷靜,冷靜!」
沐雲初趕忙壓低聲音求饒,隨後清了清嗓子:「本公主這裡沒人,你們走吧。

背後的男子英氣的眉梢微挑,倒是比以前懂事了。
他還什麼都沒有說,她就知道該怎麼做。
「這……」禁軍統領有點猶豫。
沐雲初頓時怒了:「本公主還在沐浴,這裡就這麼大點,若是有人進來本公主莫非看不到嗎?你們是想現在進來搜查,還是想稍後進來搜查本公主的沐浴之處?誰給你們這群臭男人的膽子?滾!」
沐雲初不講理起來誰都沒轍,這意思是說等她洗完澡,也不許人搜查她洗澡的地方。
禁軍統領頭疼的很,可是又沒有辦法。
既然不能進去搜查,禁軍統領也不能在這裡耽誤時間,萬一賊人真的不在,耽誤下去回頭再將人給放跑了:
「賊人可能就在附近,為確保公主的安全屬下安排人在一丈外守着,微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