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總裁寵妻歸來
腹黑總裁寵妻歸來 連載中

腹黑總裁寵妻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零餘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星辰 洛星辰洛星辰 現代言情

八年前,他默默助她逃離了絕境八年後,她重回故里,與他相遇,卻始終不知道他就是她當初的「恩人」兩人相識於爾虞我詐的職場,他再次默默付出,而她卻因為曾經住在心底的人,刻意與他疏遠,傷透了他的心當曾經的愛人和如今的他同時站在一起時,她到底應該選擇誰?展開

《腹黑總裁寵妻歸來》章節試讀:

第一章 她也會犯花痴

這是洛星辰第一次坐頭等艙,她看着比經濟艙大出不知道多少倍的空間,只覺得心裏複雜又好笑。

八年了,她在美國呆了整整八年,沒想到這第一次回國居然還能享受一回,倒不是她人傻錢多土豪命,而是這次決定回國的計劃太匆忙,要不是母親發來急電,說是父親病重,洛星辰想,她這一輩子都有可能留在美國。

畢竟八年前那件事情的心理陰影還刻在洛星辰的心中,而且……她還怕自己回去會給父母帶來麻煩。

不過現在的洛星辰已經不想糾結那麼多了,她只想儘快看到父親,在父親的病床邊盡到作為女兒的義務。

洛星辰放好行李箱,便坐在了頭等艙寬敞舒適的椅子上,正準備翻出耳機聽聽音樂,卻在這個時候,白色襯衫的一角在洛星辰的眼角閃過,緊接着,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坐在了洛星辰的對面。

洛星辰情不自禁地側過了頭,這就看到了一張極其精緻的側臉,饒是見慣了各種異域美男的洛星辰,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男人的面部線條近乎完美,五官筆挺,像是出自大師手中的藝術品,被精雕細琢過一般,精緻得讓人移不開眼睛,在配合機艙內柔和的光線,更讓人覺得男人的全身自帶風華,透着成熟男人的儒雅和從容。

似是感覺到了洛星辰的目光,男人側過頭來看向洛星辰,洛星辰趕緊窘迫地轉移了視線,等她再回過頭來的時候,男人已經移開了目光。

洛星辰呼出一口氣,原以為自己在美國獨立鍛煉的這些年,早已變得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沒想到這才踏上離開美國的飛機,就開始出現了年輕小姑娘才會有的犯花痴毛病了。

洛星辰暗自好笑地搖了搖頭,她並沒有注意到坐在她對面的男人又側過頭來看了她一眼,眼中飛速流淌過一抹別樣的情緒。

飛機在快速滑行後,慢慢飛入雲端,窗外放眼望去都是一片湛藍如洗的天空。

機艙內,洛星辰調整到了一個更為舒適的坐姿,這才側臉看着窗外的天空。

洛星辰剛吃了點飛機餐,準備躺下小憩一會兒,一聲刺耳的女聲便劃破了她的耳膜,也破開了機艙內安靜的氛圍。

洛星辰揚起頭朝着聲源處看去,發出聲音的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年輕女人,就坐在洛星辰的正前方,她此時的目光正鎖定在不遠處一個男人的身上,那男人是個黃皮黑眼的亞洲人,穿着一件連帽黑色衛衣,帽子戴在頭上,有些佝僂地站立着,讓他整個人散發著一種病態的氣息,男人的臉色也和他的氣質相符,同樣慘白無力,帶着些微的病態。

不過最恐怖的並不是男人的樣子,而是男人手裡拿着的東西,那居然是一把槍!上飛機安檢嚴格,洛星辰無法想像這個男人是通過什麼形式把槍帶到了飛機上。

而且……

洛星辰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這個男人她好像剛才見過,他在機場的候機室里打過電話,她好巧不巧的聽到了一些內容。

「你們都不許動,不許動!我的人生過得太慘,我不想活了,但是即使我死也要有人陪着我,我要你們全部都給我陪葬!」男人撕心裂肺地嘶吼着,他的臉因為過於激動,猙獰地揪在了一起。

一時間,整個機艙內的人都騷動了起來,包括匆忙趕來的空姐,但因為對方有槍,空姐也實在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縮在了一邊。

此時的洛星辰也緊張得要死,完全沒想到會在飛機上遇到這種事情,這裡不比陸地,**想來營救都來不了,只要歹徒執意殺人,那飛機上的人大多都會十死無生。

但是只是幾秒鐘時間,洛星辰就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在美國獨立生活的這幾年,她明白了一個道理,恐慌永遠解決不了問題,唯有冷靜才有可能找到生機。

「啊,我求求你,我不想死,你放過我吧,你要錢的話我都可以給你!」就在這個時候,洛星辰前方的那個金髮碧眼的女人突然站了起來,哀求地用英文說道,可能是男人的槍口正好指着她的緣故,所以女人顯得比其他人更為驚恐。

女人的話很快引起了持槍者的注意,但是卻沒有得到女人想要的結果,反倒激起了持槍者更極端的行動,他突然走到金髮女人的面前,一把將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用槍指着她的腦門,大吼道:「想要錢解決問題?你有錢很了不起嗎?我告訴你,今天你有錢也買不回你的這條命,我最恨的就是有錢人!」說著,男人已經激動地扣動了扳機,下一秒就能讓這個女人頭腦開花。

「等等!」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洛星辰突然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大聲阻止了男人的行為。

而也在同時,所有人都向洛星辰投去了驚愕的目光,包括坐在洛星辰對面的英俊男人,只是男人眼中的情緒更複雜,除了驚愕外還有一絲探究和玩味。

持槍者手上的動作一頓,有一秒的意外情緒在臉上閃過,但很快,他就冷笑着把槍口突然又對準了洛星辰,大吼道:「怎麼,你是不是想先死?」

「當然不是。」洛星辰深呼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並且有說服力,「先生,實不相瞞,我和你一樣,恨透了那些有錢有勢的人,他們仗着自己有錢,可以強迫我們窮人做所有的事情,他們不死,我怎麼能就這麼去死了。」

洛星辰的話完全反常規套路,這讓機艙內的所有人再次震驚地睜大了眼睛,特別是那個持槍的男人,面部的表情產生了一些找到知音的認同感,但這種情緒也只是一閃而過。

「你少騙我了,你這麼說是不是想讓我放過你?」男人繼續嘶吼。

洛星辰冷笑了一聲,正色道:「我是認真的,而且我想告訴你,我以前也深受有錢人的迫害,被迫背井離鄉,獨自一個人在國外流浪了八年,我對有錢人的憎恨,可能遠勝於你,但是我膽子小,怕坐牢怕賠命,如果可以,我也想像你一樣,把那群害我的有錢人通通解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