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浮華
浮華 連載中

浮華

來源:google 作者:浮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楊運東 袁曦

楊運東愛上了辦公室的美女同事袁曦,由此越陷越深……展開

《浮華》章節試讀:

哐當!

突然,一聲巨響。

大巴車前方的汽車擋風玻璃被一根鐵棍砸了個粉碎,玻璃碎屑飛進了車內。

汽車司機本能地躲閃。

剛才還在指責司機的乘客一下子安靜下來,稍做停頓之後,忽然變成了驚叫:

啊!

啊啊!

……

一個戴着鼻環,打着耳釘,綉着紋身的光頭男人站在大巴車前,揮動着手裡的鐵棍,揮手指着坐在駕駛室上的司機,大聲吼道:

「快開門,要不然,老子砸爛你這輛破車!」

嚇得司機趕忙按了一下按鈕,車門「嘎吱」一聲,打開了。

車門一開,光頭男就率領幾名打扮得流里流氣的小年輕跳上車,霸氣地揮舞着手裡的鐵棍,對車上的人說道:

「我們是打劫的,如果你們想活命的,就老實點兒,把錢呀、首飾呀、金銀珠寶什麼的交出來,要不然,我把你們統統扔到山裏面喂狼!」

車上的人一個個都嚇得臉色鐵青,嘴唇發紫,誰也不敢吱聲。

王德彪知道,自己是公司領導,又是領隊,如果在這個時候不站出來說話,沒辦法回去向公司交代。

於是,他猶豫着從前排的座位上站起來,說道:「各位兄弟,我們是單位組織去旅遊的,還麻煩你們高抬貴手,放我們過去!」

光頭男上、下打量了這個肥胖的中年男人一眼,寒聲罵道:

「你他娘的算哪根蔥?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快把錢交出來,要不然,老子第一個拿你開刀!」

「我是這裡的領隊,我沒有帶錢!」王德彪壯着膽子說。

「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沒錢還出來旅遊個卵呀?你想逞能,老子就成全你,」光頭男說著,一鐵棍朝王德彪砸了下去。

鐵棍落到王德彪的肩膀上,王德彪「啊!」地一聲慘叫,跌坐在座椅上,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大家本想上來幫忙,但見光頭男等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只能乖乖地坐在車座上,不敢吱聲,就連大氣也不敢出。

「這幫傢伙太囂張了吧?」楊運東雖然對王德彪沒什麼好感,但見他是為了大家才受傷,頓時恨得牙癢。

本想上去制止,但見這幫傢伙人多勢眾,手裡又有傢伙,如果這個時候上去與他們硬拼,自己占不到便宜不說,還會連累到車上的同事,只好靜觀其變,見機行事。

光頭男見車上的人被自己震懾住了,便對身後的混混大聲吆喝道:「弟兄們,跟我搜,老子倒要看看,這幫人身上到底有沒有錢?」

說完,光頭男走到大巴車的中間位置,替手下這幫兄弟壓陣,混混們隨即開始行動起來了。

一名頭上留有一攥毛,長得像雞公那樣的男人,揮舞着自己手中的鐵棍,朝坐在第一排的一名女同事伸出手,說道:

「美女,聽見沒有,還不快把錢交出來?」

女同事嚇得全身發抖,趕忙將自己手提包里的錢包掏出來,朝他遞了上去。

一攥毛一把將錢包搶到手裡,見這個女人好說話,便對獃獃地坐在她旁邊的另一名女同事大聲罵道:

「你他娘的還愣在那裡幹什麼?快把錢交出來呀?」

女同事聽話地將自己的錢包掏出來,放到一攥毛手裡,楊運東見兩名女同事的錢包先後被搶,就再也忍不住了。

正準備站起身,出手相助的時候,坐在前排的袁曦先一步站起來,指着這群對他們實施搶劫混混大聲說道:

「你們這些人還有王法沒有?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打劫,你就不怕我們打電話報警,**來把你們抓去坐牢嗎?」

「我靠,」光頭男見又冒出一個不怕死的主兒,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只見他右手拿着鐵棒,走到了袁曦座位跟前,大聲說道:「美女,長得蠻漂亮的嘛,你知道嗎?你剛才說這句話,是我聽見過的,天底下最好聽的笑話,實話告訴你吧,在這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老子就是王法,**算個屁!」

「你們這樣做,就不怕遭報應嗎?」袁曦冷聲問。

「報應?」光頭男把臉遞到袁曦跟前,不懷好意地看着袁曦那張被氣得通紅的臉,一臉譏誚地說:「是你遭報應,還是我?」

「當然是你!」袁曦毫不膽怯,毫不示弱。

「那現在就讓大家看看,是誰遭報應!」光頭男說著,就伸出左手朝袁曦胸前那對圓滿抓了過去。

「滾開,你這個臭壞人!」袁曦本能地閃身,抬手朝光頭男扇了過去。

啪!

一聲脆響。

袁曦的手掌結結實實地扇在了光頭男的臉上。

就連袁曦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為什麼會站出來替大家出頭,而且還失手扇了光頭男一耳光,他可是這群混混們的老大呀?

老大是什麼?老大是帶着一幫小弟打拚的,小弟們之所以願意為他賣命,是因為老大不怕死,喜歡玩命。

在他們心目中,老大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如果老大被人扇了耳光,尊嚴受到了損害,不還以顏色,那他就不配做老大。

因為,小弟們是不會跟一個膽小怕事的老大混的,如果他們跟了這樣的老大,沒有發展前途不說,還會覺得很沒面子。

瞅見光頭男這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以及他這身流里流氣的打扮,就知道他並非善類,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主兒。

一陣**辣的疼痛傳來,光頭男忍不住將左手縮回來。

光頭男縱橫江湖多年,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打耳光,而且,還是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又是當著這麼多乘客和自己手下這幫兄弟的面扇他耳光的,覺得自己顏面掃地,頓時就氣炸了,

「他娘的,你竟然敢打我?簡直是找死!」光頭男怒喝一聲,揮起右手裡那根鐵棒,朝着袁曦的腦袋砸了下去。

袁曦見光頭男手裡的鐵棒朝自己砸了下來,頓時傻眼了,只見她全身僵直,瞳孔放大,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獃獃地站在那裡。

大家心裏清楚,如果這一鐵棒砸到袁曦的腦袋上,定會腦漿迸裂,香消玉殞,有人發出「啊!」地一聲尖叫,有人不敢看見這樣血腥的一幕,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光頭男手裡的鐵棒即將砸到袁曦的頭部那一瞬間,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