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富家千金的貼身神醫
富家千金的貼身神醫 連載中

富家千金的貼身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庄十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怡然 林蕭 都市小說

巫山小神醫林蕭接到師父的命令下山,前往青市為富家千金治病,從此在都市中縱橫馳騁他有三針定乾坤,他的醫術可通神,更兼武術無人可敵,從此屹立於塵世之巔展開

《富家千金的貼身神醫》章節試讀:

第六章體寒發作

「美女小姐姐應該不久以前就爆發過一次體寒吧。」

林蕭面色凝重的對夏怡然說道,而後者也是驚訝的點了點頭,自己就是因為上一次體寒爆發,被折磨的欲死欲仙,這才實在忍不住獨自跑去巫山尋求神醫。

而此時夏怡然美麗的面龐上浮現一抹落寞。

本是大好年華的她,因為這個病,不能上學,不能輕易出門,以前還是一年爆發一次體寒,現在是每月一次,最近的跡象,讓夏怡然感覺很快就是每周爆發一次了。

若是這樣下去,恐怕夏怡然離死也不遠了。

「小神醫,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夏怡然的母親衣着華貴,不過此刻無論她的身份地位,她只是一個想讓女兒活下去的母親。

「若是我找到了九脈神針,我倒是能夠根治這個病,不過現在嘛,倒是比較棘手,只能勉強壓制一番……」

林蕭心中盤算,當即便下定決心。

既然是師父讓他來救人,林蕭便不會放任夏怡然不管,不說這層關係,林蕭其實第一眼看到夏怡然,就有些心動,這可是二十年來都不曾有過的事情。

不然又何必在火車上這樣幫夏怡然呢。

「嘭……」

林蕭正準備與夏元熙商討一下關於夏怡然的病情,但就在此刻夏怡然突然暈倒,林蕭眼神一凝,伸手掐住夏怡然的手腕。

頓時,一股極為強烈的陰寒之氣傳遞過來,極具侵略氣息。

「不好,這是寒氣爆發了!」林蕭眼神一抖,所有的夏家人都是大為吃驚,夏怡然的病情愈發不穩定了,若是還不治好,真的會有生命危險。

「快去準備一大盆沸水,記住,要沸水!」

林蕭衝著夏元熙說道,神色尤為凝重,原本夏怡然還好好的,一定是剛才自己動用了玄元功,這才激發了寒氣。

「快!快去準備!」

夏元熙緊張的大喊,對於林蕭夏元熙是無條件信任,這可是文老的弟子,一定有辦法救治夏怡然的!

不多時,夏家的保姆就搬來了一個大木盆,注入剛燒開的沸水。

只見林蕭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一個小布包,將之攤開,裏面是二十四枚銀針,閃爍着冷冽的寒芒,這就是林蕭吃飯的工具。

而林蕭毫不猶豫的給夏怡然紮上了幾針,刺激了神經,頓時夏怡然便醒了過來。

「好…好冷…」

夏怡然嘴唇發白,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原本青春活躍的氣息全無,反倒是散發出一股寒冷的氣息。

眾人見到夏怡然醒來,頓時一喜,剛要誇讚林蕭醫術高超,不過林蕭下一個舉動便讓眾人都是為之一顫。

林蕭竟然抱着夏怡然直接往盛滿沸水的木桶里放去,這是要謀殺夏怡然嗎?

「你做什麼!快放下小姐!」

張管家緊張的大喊,夏怡然可是他看着長大的,若是夏怡然有個三長兩短,張管家一定和林蕭拚命!

夏元熙也是緊張不已,不過出於對林蕭的信任,雖然有些擔憂,卻還是沒有說出來。

只見林蕭心底一笑,用手探進木桶裏面,不斷有靈氣滲透進去,高深夾雜着靈氣散發著異樣的味道。

夏怡然被扔進沸水中,而林蕭雙手拍在夏怡然的身上,絲毫不理會張管家的話。

這種陰寒體質,想要短時間內根除,現在的林蕭根本做不到,但壓制一番,對於林蕭來說還是尤為輕鬆的。

原本還是滾燙的熱水,一到夏怡然入內,不多時便冷卻下來,張管家走上前伸出手指,一探沸水,去發現已經涼了下來。

「怡然……」

夏元熙面色凝重,明白過來林蕭是在解救自己的女兒,終於放下心來。

「美女小姐姐身體里的寒氣太重了,我暫時不能將之解除,我先為小姐姐壓制住,等我找到救治的辦法,才能夠根治。」

林蕭此時雙手按在夏怡然身上,不斷的吸取着寒氣,光是依靠這一盆沸水可壓制不住寒氣,林蕭動用了玄元功,這才勉強壓制。

此時林蕭都有些神智恍惚,他的功力雖然身後,可是這股寒氣也不是說吸取就能夠全部吸取的。

「快將她抱出來!」

林蕭抽手,旋即對夏元熙大聲喝到,自己手掌上已經是一片冰晶,這股寒氣不斷的刺痛着神經。

夏元熙一愣,不過還是反映了過來,連忙將夏怡然曝出。

此時的夏怡然身上已經有了一些溫度,不再冰冷,而夏怡然自然是漸漸清醒了過來,她感受到了一股溫熱的熱流,幫自己在沖洗身軀,這才讓她緩解過來。

這一次,夏怡然對林蕭的看法再次改變。

「走開!」

林蕭臉色蒼白,將手直接放在木桶內,瘋狂的驅散寒氣。

頓時,木桶內的水凝結成冰,在炎炎夏日,不斷的冒着冷氣,此刻林蕭的額頭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小神醫,多謝!」

夏元熙見到這驚人的一幕,知道自己女兒已無大礙,連忙對林笑說道。

「還沒完!」

林蕭在木桶內的水凝結時抽出了手,深深的看了眼夏怡然,目光到了後者的右腿上。

林蕭直白的目光讓夏怡然俏臉一紅,這人怎麼一指盯着自己的腳看,雖然夏怡然也明白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可是這個林蕭真是毫不掩飾。

「色狼。」夏怡然小聲的說道。

當初在火車上,林蕭便看見了夏怡然右腿上有些不對勁,現在寒氣爆發,只怕加劇了夏怡然的傷勢。

林蕭毫不客氣的將夏怡然右腿拿起來,端在眼前仔細的看着。

夏家的人不由的都是嘴角一抽,這若是不知道林蕭身份的,恐怕都會認為林蕭是在非禮夏怡然吧。

「你幹什麼!」

夏怡然好不容易對林蕭積攢起來的好感,頓時又煙消雲散。

雖然自己在火車上被他那啥了,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林蕭竟然敢非禮自己,這個人心急到這種程度了嗎?

「果然。」

林蕭雙眼一凝,他這雙眼睛穿透了皮膚,看清了內里經絡上的那團黑色,已經逐漸擴散了,若是再不治癒,恐怕夏怡然的這條腿很快就回廢掉。

「別動。」

林蕭強硬按着夏怡然白皙的大長腿,尤為霸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