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服軟
服軟 連載中

服軟

來源:google 作者:明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禾 趙平津

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展開

《服軟》章節試讀:

許禾只是乖巧的抿嘴笑。

    蕁姐忙的很,和她說了幾句話就走了。

    許禾等到十點半,蕁姐也沒找她,她原本以為今天是沒戲了,正要給蕁姐發個信息先離開。

    蕁姐卻一陣風一般卷了過來。

    「狗男人們還真是難伺候,要找乾淨清純的來老娘這裡做什麼?」

    蕁姐大概是在哪裡受了氣,一路罵個不停,「嫌姑娘們太風騷,怎麼,還要吟詩作對不成?換了清純風的,又說什麼一看就是裝清純……」

    許禾還沒來得及勸,就被蕁姐推進了更衣室,招呼着人過來給她換衣服。

    許禾被人簇擁着,打扮洋娃娃一樣換了特別清純的水手風校服,白襯衫條紋大翻領,藏青色百褶裙,白色過膝襪和黑色方頭小皮鞋一穿,真和高中生沒差別。

    蕁姐乾脆也不讓人給她化妝,就塗了個蜜粉色的口紅。

    許禾人還沒醒過神,就被蕁姐拉着去了包廂里。

    一屋子西裝革履的男士,倒是個個看起來衣冠楚楚人模狗樣的。

    蕁姐滿臉堆笑把許禾推到了最**那個三十來歲的男人身邊:「顧先生,禾兒恰好今晚來兼職,人家可是大學生,家裡困難才不得已出來打工的,不是我們這裡的姑娘……」

    許禾看了那位顧先生一眼,生的倒還算周正,氣質也挺儒雅的,許禾心想,他肯定比趙平津正常多了,怎麼看都不像個變態的樣子。

    果然,顧先生看了許禾一眼,見她一張小臉白嫩嫩的不施粉黛特別乾淨,人也長的乖,倒也柔和了臉色:「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蕁姐見他臉色和緩,就鬆了口氣,忙乖覺的離開了。

    「二十一了。」

    「倒是不像,看着和我女兒差不多。」

    有人笑着說了一句,立刻又有人笑罵:「禽獸啊,看看這說的什麼話。」

    顧先生也笑,伸手揉了揉許禾的發頂:「別理會他們,在哪念書呢?」

    許禾一一作答。

    顧先生掐了煙,伸手將許禾攬了過來:「談過戀愛嗎?」

    許禾緊張的身子都繃緊了,她這反應,卻取悅了身邊的男人。

    女孩兒的皮膚就是嫩,顧先生捏了捏許禾的臉,手感上佳,挺滿意。

    許禾攥着衣角,心跳猶如擂鼓。

    包廂的門忽然開了。

    一道挺拔的身影逆光站在那裡,許禾沒看清楚那人的臉,但心卻先咯噔了一聲。

    顧先生已鬆開手起身,笑着道:「平津,怎麼才來。」

    許禾如墜冰窟。

    趙平津昨兒才和她斷了,她今晚就出現在了這裡……

    不知怎麼的,許禾心裏怕的緊。

    趙平津邁開長腿進了包廂,在顧先生對面坐了下來。

    許禾使勁低着頭,長發散落下來,遮住了她大半張臉。

    顧先生和趙平津寒暄了幾句,瞧見趙平津一直盯着他身邊的女孩兒看,回頭一看許禾的樣子,就笑了:「我們禾兒年紀小,這是害羞了。」

    許禾仍是不敢抬頭,顧先生聲音冷了冷:「怎麼回事,不知道跟趙先生打招呼?」

    許禾只能抬起一張比鬼還要慘白的臉,抖着聲音,低低的喊:「趙,趙先生。」

    趙平津唇角含霜,微微勾起一線,修長的手指把玩着一枚銅製的打火機,好一會兒,才漫不經心的撩起眼皮:「叫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