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連載中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個冷漠至極的背影,開什麼玩笑,一心一意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要跟男人談情說愛?而且男人還是回頭草。男主屬於明明愛了但卻不自知的那種,等到徹底失去之後才會慢...展開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試讀:

「快要跟我訂婚了?」

「馬上要嫁進易家了?」

易慎之咬牙從齒縫中蹦出了幾個字來,掐着林妍脖子的手愈發收緊了。

易慎之的舉動太駭人,以至於安妮她們都被嚇壞了,幾個人都愣在了當場。

回過神來的安妮第一時間沖了過去,她用力扯着易慎之勸道:「易總,有什麼話好好說,您先鬆手,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林妍的閨蜜童琳琳回過神來之後頓時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和哭喊聲:「救命啊,要殺人了,易慎之要殺人了!」

好在此時中午時分店裡並沒有其他客人,除了林妍跟她的閨蜜,剩下的便都是工作人員了,要不然童琳琳這些話可真是殺傷力太強了。

「你閉嘴!」安妮沖童琳琳吼了一聲,然後又着急地提醒着易慎之,「易總!」

安妮聞到易慎之身上有酒味,也知道今天易慎之去參加蘇凝跟周長寧的婚禮了,只是不知道易慎之是受了什麼刺激,要來掐死林妍。

易慎之繃緊了下頜,猛地一把鬆了林妍。

林妍被他的力道給推得跌進了身後的沙發里,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氣,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易慎之居高臨下地站在原地冷眼看着驚魂未定的林妍:「還想嫁給我嗎?」

因着剛剛那一出,林妍如今不敢隨便說話了,只捂着脖子委屈萬分地抬眼看着他。

易慎之勾唇笑了一下:「我可以娶你。」

易慎之的話讓林妍整個人都驚住了,她磕磕巴巴地問道:「當、當真?」

易慎之點頭:「只要你能接受你的婚後生活是剛才那樣。」

林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慘白了起來,剛才易慎之快要掐死她了,今天是因為有安妮她們這些外人在場,婚後如果沒有外人在場勸着易慎之的話,她有可能真的被掐死。

想到這裡,林妍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許是剛剛的經歷太恐怖她一下子承受不住,於是縮在沙發里放聲大哭了起來。

童琳琳在一旁沖易慎之吼:「易慎之,你這是家暴!」

易慎之猛地一個眼神看過來,眼底全是狠戾,童琳琳嚇得踉蹌了一下,狼狽跌進了身後的沙發里。

「你算哪根蔥?」易慎之丟給童琳琳一句,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人了。

走了沒幾步他又頓住腳步吩咐安妮:「算一算她們兩人這些天消費了多少,讓她們付錢,另外,以後陽光咖啡廳不允許她們倆再進來。」

易慎之這番話半分面子都沒給林妍留,林妍無地自容地躲在沙發里哭得更大聲了。

易慎之今天的行為等於間接否認了跟她即將訂婚的傳聞,不僅如此,他還狠狠羞辱了她,林妍又氣又怒,可是也只能在安妮的催促下起身尷尬去結賬。

結賬的數額讓她肉疼,要知道這些天她仗着跟易慎之的曖昧跟童琳琳在這裡一待就是大半個下午,有幾次還是一整天,而陽光咖啡廳又是按小時收費的……

看着林妍被童琳琳扶着搖搖欲墜地走出去,安妮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大笑的衝動,在吧台那兒咯咯笑了起來。

這些天她心裏窩着的火有多大,這會兒幸災樂禍的笑聲就有多大。

她還以為易慎之會就這樣對林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呢,沒想到今天就收拾林妍了。

不過笑完了之後安妮又有些擔心了起來,易慎之今天這樣對林妍,等於直接跟林家還有易父撕破了臉,不知道易父會怎樣對易慎之。

雖說易父如今病入膏肓,那可不影響他在易氏的話語權。

要知道易慎之處處都不得易父歡心,三觀更是跟易父和易家人格格不入,要不是因為易慎之是易父唯一的兒子,易父根本不可能讓易慎之入主易氏。

即便易氏如今是易慎之在管理,可如果易父臨終前一句易氏不給易慎之,易慎之照樣一無所有。

可偏偏,易慎之在這個時候這樣對待林妍,肯定會惹怒易父……

安妮心裏默默嘆氣,不得不承認,易夫人跟她的兩個女兒這一招真是高啊,肯定是她們在背後故意推波助瀾,讓林妍即將跟易慎之訂婚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從而惹怒易慎之,逼易慎之跟林妍鬧僵。

要知道易父拼着最後一口氣也要促成易慎之跟林妍的婚事,易慎之這樣粗暴地對林妍,易父只怕是要勃然大怒。

易父一憤怒,將易氏留給易夫人給他生的兩個女兒的可能性極大。

這樣一來,易慎之就輸了。

安妮這樣想着,連忙給俞恩打了個電話,讓俞恩跟傅廷遠說一說易慎之剛剛的所作所為,傅廷遠作為易慎之的兄弟兼合作夥伴,肯定會在這樣的時刻幫易慎之出謀劃策。

俞恩聽了安妮的話也很擔心,連忙將事情告訴了傅廷遠。

她跟傅廷遠此時正在酒店的休息室照顧一雙兒女,實際上都是傅廷遠在照顧,她坐在一旁的沙發里只負責看……

其實她也不想這樣當甩手掌柜的,可傅廷遠都不讓她做什麼。

只見他動作麻利地幫兩個孩子換好了紙尿褲,然後又熟練地沖好了兩份奶粉,即便是同樣的事情要做兩遍,他也井井有條從容有序。

沖好奶粉後傅廷遠將兒子抱到俞恩懷裡,俞恩抱著兒子餵奶粉,傅廷遠則是將女兒抱了起來喂。

傅廷遠邊溫柔凝着懷裡粉雕玉琢的女兒邊安慰俞恩:「不用擔心,他自有安排。」

這麼多年易慎之走的每一步都不是瞎走,每一步都在他的計劃之內,甚至每走一步他都要計劃未來的十步,易夫人跟她的女兒們的那些陰招,都在易慎之的謀劃之內。

這些年易慎之的紈絝與花心大多也都是作為易夫人她們看的,如果他輕而易舉就被易夫人她們給打倒的話,也就不是易慎之了。

不過……

傅廷遠抬眼看向俞恩說:「我比較想知道他今天是被什麼給刺激了,直接就跟林妍撕破臉了。」

俞恩無奈道:「我猜八成是蘇凝跟他說什麼了。」

對於自己這位好友,俞恩可是再了解不過了。

因為同樣也心疼着周眉,所以蘇凝肯定對易慎之不會手下留情。

很快,傅廷遠就從江敬寒那裡得知,蘇凝敬酒的時候挑撥離間了,煽風點火添油加醋地提了提易慎之即將跟林妍訂婚的傳聞。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