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傅小官虞問筠
傅小官虞問筠 連載中

傅小官虞問筠

來源:外網 作者:逍遙小員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逍遙小員外 都市言情

一朝穿越,傅小官覺得自己的運氣還不錯,出生在地主家,吃喝不愁,逍遙自在的做地主家的「傻兒子」就夠了。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有為青年,他不想做一條不用翻身的鹹魚,混吃混喝到老,他想做點什麼,讓自己的日子變得更好一點。傅小官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做了一點點小事,竟然就改變了許多事情,他真的不想搞事,不想腹黑,只想做個大地主!...展開

《傅小官虞問筠》章節試讀:

一行護衛和一輛馬車在破曉時分離開了臨江城,往下村方向而去。
馬車裡坐着主僕二人,主人自然是董書蘭,而僕人便是她此行所帶的貼身丫環之一小旗。
小旗用一把小刀削了一個蘋果遞給了董書蘭,問道:「小姐,奴婢不甚明白,昨日臨江詩會四大布商三大糧商不請自來……這分明是有了退意。依奴婢看,如果昨晚小姐再給曲記一張拜帖,布商聯盟便會徹底瓦解,這價格……自然是想怎麼談就怎麼談了。」
董書蘭啃着蘋果,笑道:「我的小旗兒進步很快嘛,不過……你再想想,如果我昨晚便向曲記下一張拜帖,在那些老狐狸的眼裡,我是不是急迫了一些?另外,你別忘記了曲記家主曲尚來之次女曲素梅可是張家的媳婦,而張家大房的也與柳記大房的長子定下了親事。黃氏一族偏房的兒子娶的是糧商楊記的長女……這裏面啊,就是一張網,這些商賈以聯姻的方式利益便綁在了一起,你以為輕易就能破去?」
董書蘭搖了搖頭,有些慵懶的說道:「這兩個多月來,他們所表現出來的,不過是想讓我感受到的。」
小旗蹙眉數息,問道:「這麼說,那些退讓,其實他們都互有商量?」
「也不儘是,這裏面也有他們的擔心,畢竟布商糧商我只各要一家,餅就那麼大,誰能吃下去才是勝利者。在足夠大的利益面前,姻親這種關係,並不會牢固。」
「那麼我們此行去下村見傅家……又有何深意?」
「一來先晾晾他們,這二來嘛,我是告訴那三大糧商,他們既然不主動,那我就直接釜底抽薪。」
「若傅家不接,怎麼辦?」
「會接的,傅家在臨江有田地萬頃,所產糧食占臨江兩成,若傅家成為皇商,他家的糧食便基本夠父親往南邊的調度。或許他們的利潤會少一點,但皇商這個名頭才是主要的,我就不信傅大官只想當個臨江的大地主,而不想經營一些其他的。」
董書蘭沒有說曾經接到過父親的手書,她有些不明白臨江這個地方的這個大地主是如何結識到父親的。
當然這僅僅是一份好奇,主要的還是她擺明了態度,讓臨江城的三大糧商去猜忌。
就算傅家不接,只要傅家對此行的結果保持模稜兩可的態度,便足以讓三大糧商亂了陣腳。
而要讓傅家表明態度也很簡單,他的那個傻兒子可是實實在在的冒犯過她。
傅大官就這麼一個兒子,只要拿捏到他的兒子,傅大官便只有聽命。
所以此行,從她離開臨江之時,她就已經贏了。
……
下村,西山別院。
「老爺,老爺!」
春秀拿着那兩張紙向傅大官跑去。
「什麼事如此慌張?」
「少爺、少爺,少爺是文曲星下凡!」
傅大官停下腳步,一愣,文曲星……這好像和自己的兒子不沾邊吧。
「老爺您看,這是昨兒晚少爺填的兩首詞。」
傅大官心裏一緊,「給我看看……這字……這兩首詞,真的我兒所填?」
「嗯!」春秀堅定的點了點頭,又道:「昨兒晚奴婢為少爺磨墨,少爺思量三息便填下了第一首南歌子,當時奴婢也……也不太相信,於是少爺馬上又寫了第二首,只是沒有詞牌名。」
傅大官捏着這兩張紙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雙手微微有些顫抖,臉色泛紅,眼裡似乎噙着淚光。
「我兒……我兒,這是,這是……厚積薄發!」
春秀內心非常歡喜,「嗯!」她又堅定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代,文風濃厚,文人的地位崇高,如果誰家出了個才子,這是了不得的事情。
傅家居於臨江首富,但三代經商有餘卻文氣不足。
沒有文氣便是沒有大家人戶的底蘊,便是人們眼中逐利的商人——商人的地位是極低的,哪怕家財萬貫,在世人的眼裡,不過銅臭加身,低人一等。
為了傅小官能沾染一點文氣,傅大官費盡心思,最終放棄——因為事實證明傅小官真不是讀書的料。
傅大官嘴裏沒說,但心裏終究遺憾。
何曾想過這一大早春秀給他帶來了如此大的驚喜,這真的是……老天開了眼啊!
「老天開了眼啊!我兒,我兒,有出息了!」
「去下村將這兩幅字裱起來,要最好的匠人,此為我兒文昌之見證,不可大意。」
「好的。」
春秀領命歡喜的跑了出去,傅大官在廊間來回的走着,心情澎湃未能平息。
此行回府,大祭雲清!
我兒呢?我得去好生問問。
傅小官此刻晨練完畢,坐在練武場的石墩子上看着白玉蓮耍刀。
刀風凜冽,其勢森然,頗有大家風範。
如此半個時辰,白玉蓮收刀,與傅小官並排而坐。
「這東西我能練不?」傅小官握着刀掂了掂,有些沉,估摸着三十來斤。
白玉蓮搖了搖頭,從腰間取下酒饢喝了一口,裏面裝的是西山瓊漿。
「第一,練武之道不是一朝一夕,尤其是內功,你年齡大了,身子骨骼基本定型,沒有大的可塑性。」
「其次,」白玉蓮看了一眼傅小官,「你這身子骨太弱,就算揮刀,也沒有足夠的力量氣勢。刀這個東西,要的是一往無前的霸氣,捨我其誰的精氣神,你這細胳膊細腿的……」白玉蓮又搖了搖頭,「不行。」
「最後,你當個大地主家的少爺一輩子富貴清閑,練武幹啥?這破活兒很艱辛,可不是一朝一夕。」
傅小官拿着刀站了起來,抖了抖刀身,走了幾步毫無章法的揮了幾刀又走了回來。
這身子確實太弱,就這麼幾刀便感覺到後繼無力。
放下刀坐下,他又問道:「我又不想成為絕世高手,就是想能練練內功……能夠飛起來,就夠了。」
白玉蓮沉默片刻,「我的內功是配合刀法,走的霸絕之道,你身體承受不了。」
傅小官略為有點失望的點了點頭,白玉蓮想了想,又道:「江湖四大派系,我是刀山一脈。另外還有劍林,道院和佛宗。這其中,最適合你的其實是道院和佛宗,因為他們的內功心法基本都是綿柔醇厚的路線。而刀山劍林兩派,多為殺戮,內功心法剛烈,如果從幼時練習當然可以……你現在練,傷神。」
「倒也不急,這身子確實羸弱,我得調理一段時間。小白……」
「別叫我小白!」
「哦,好,小白,我是這樣想的,回到臨江,府上的護衛都丟給你,死命的操練他們,當然不是說把他們訓練成綠林高手,能夠以一當十這種水準,就行了,如何?」
白玉蓮看着傅小官那張俊秀的臉,將酒饢栓在腰間站了起來。
「你長得比我還美,可別想得那麼美。」
說完他便轉身離去,傅小官摸了摸鼻子,啞然失笑。
這貨是個高手,高手當然有高手的尊嚴風範,這貨也是個寶庫,不挖掘一點東西出來傅小官是不甘心的,不過此事不能急,溫水煮青蛙,看我不煮死你!
起身,拍拍屁股,傅小官悠然而回。
傅大官坐在涼亭,煮了一壺好茶,見傅小官進來,連忙招手。
「兒啊,為父決定此行早些結束。」
「為啥?」
「我兒文采斐然,為父決定速回臨江,為我兒召開一場詩會,讓我兒揚名立萬,如何?」
傅小官端着茶杯的手陡然定住,這是要鬧哪樣?
「您可千萬別!」
「我兒謙遜,你所寫那兩首詞為父已看,有文曲星下凡之景象,這是我傅家大興之兆……我兒既然有如此才華,當不可埋沒。」
傅大官懸壺斟茶,一臉喜意,又道:「虞朝以武定天下,以文興邦,而今兩百餘載。文道傳承至今,已是名人輩出錦繡昌盛。我兒文氣初顯,自然要在這……」
傅小官雙手一擺,連忙阻止了傅大官的言語。
「爹,你兒子幾斤幾兩你還不清楚?我呢……文采是沒有的,那兩首詞不過靈光一現。我這腦子受了傷,有時候有那麼一抹靈光,但更多時候是沒有的。你說你要是真去舉辦一場盛大的詩會,到時我沒靈光了,如何下台?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更加丟了傅家的臉面嗎?」
傅大官臉上的笑意徐徐收斂,是啊,我兒腦疾,偶爾得詩兩首並非厚積薄發之態……我這是喜不自禁了。
「我兒有理,為父倒是莽撞了,虧得我兒提醒……不過我兒也莫急,自古詩詞乃天成,唯有妙手偶得之,有了靈光便留於紙上,此後有詩會參與,便信手捻來一用,方為萬全之策。」
父子倆喝了一會茶,傅大官便帶着傅小官去了別院西樓,那是一棟三層高的樓,裏面除了糧食,便什麼都沒有。
「這些,都是你的!」
傅大官很驕傲,傅小官看着偌大的樓里一個個巨大糧倉,頓時咽了一口唾沫。
家有餘糧心裏不慌,何況,如此多的糧。
只是,這麼多糧堆積在一處,有些危險啊!
晃晃悠悠已是正午時分,春秀抱着兩幅裱好的字坐在馬車裡向別院而來,但馬車卻在別院的門口停了下來。
她掀開簾門一瞧,前面也有一輛馬車,還有數十名護衛。
「這是誰?」

《傅小官虞問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