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蓋世狂醫
蓋世狂醫 連載中

蓋世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蘇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念 現代言情 蘇南

他醫術無雙,富可敵國,但因狂怒症玷污路過女子並將其害死,心懷愧疚,被噩夢折磨足足十年十年後,他為一名智商倒退到五歲的冷艷女總裁治病,卻發現,女總裁正是他當年玷污的女子,並為他生下一個女兒展開

《蓋世狂醫》章節試讀:

「當然。」蘇南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彷彿是個機械人一般,沒有任何情緒。
「剛才你說一個億可以治好我媽媽是不?」
萌萌抬着頭問道。
「嗯。」蘇南輕輕點頭:「剛才,你不是說沒錢嗎?」
「哎呀,錢這個東西,沒有可以掙嘛,嘿嘿。」
「你這麼小,可以掙一億?」
蘇南平靜問道。
「我當然不行。」
萌萌神秘兮兮的對蘇南勾勾手,道:「來,把你耳朵趴過來,我有個秘密給你說。」
「你說即可。」
蘇南冷的宛如一座冰山,完全不配合萌萌。
「真沒勁。」萌萌無奈看了一眼蘇南,道:「我當然沒能力掙錢,不過,我媽媽沒得病之前,是蘇城百年難遇的商業奇才,幾年前隨隨便便設計的圖紙,現在都成搶手貨了,只要,你治好她,還會怕沒錢?」
「不好意思,我的規矩是,先給錢再治病。」
蘇南輕輕推開萌萌,大步離去。
「呵。」萌萌看着蘇南離去的背影,無比淡定,冷笑道:「我看你是,沒能力給我媽媽治病吧,騙子,你就是個大騙子!」
「你說我是騙子?」
蘇南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萌萌,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
他的醫術,竟然會被人質疑?
而且,還是個小孩子。
「如果不是騙子,那你就給我媽媽治病呀,如果你能治好,別說一個億,就算是兩個億,三個億,我媽媽都可以給你,但是,我怎麼知道你能不能治好我媽?如果你拿錢跑路的話,我去那裡找你?」
「小鬼,你是第一個敢這麼給我說話的,所以我為你破一次規矩,先看病再給錢。」蘇南大步來到江念身邊。
此刻江念正玩的開心,每當在滑梯上滑下來的時候,嘴中都會發出興奮的叫聲,但是,當看到蘇南走來時,立刻化身乖寶寶,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萌萌。
她很怕面前的這個冷漠男子。
「萌萌,我不玩了,滑梯一點都不好玩。」
江念拽住萌萌的胳膊,轉身欲要離去。
「媽,去坐在那邊的石頭上,這位大叔給你看病。」
萌萌跑到江念面前道。
「我不,我不想看病,我想看動畫片,快六點了,喜羊羊與灰太狼馬上就要開始了。」江念拽着萌萌堅持離去,特別像是害怕打針的孩子一樣,急於逃避。
「坐下,三秒鐘!」
蘇南嚴肅命令道。
聞言,江念全身一顫,一臉恐懼的看向蘇南,當發現對方滿臉冷漠時,眼睛中瞬間閃爍出淚花,想哭不敢哭的樣子很是可愛,然後滿臉委屈的乖乖走到石頭前坐下。
「呀,我媽不是挺厲害的嗎,竟然還會有怕的人?」
萌萌彷彿發現新大陸一樣。
自從媽媽生病之後,不管做什麼事情,她都得哄着,一言不合就哭,搞得她一個腦袋兩個大,可面對蘇南後,別說哭了,連眼淚都給憋回去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嘿,真神奇!!
萌萌的算盤打的很好,如果這個怪大叔真的可以治好媽媽,那就讓媽媽慢慢掙錢還債,如果治不好,那就可以利用激將法將其留在身邊,成為一個保鏢。
一般像這種性格奇怪的大叔,特別吃激將法。
真可謂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萌萌背着手來到蘇南面前,笑道:「大叔,可以治病了。」
蘇南一言不發,手掌一翻,一排銀針彷彿變魔術一般出現在手心中,把旁邊的萌萌給嚇了一跳,她四處打量,滿臉驚訝道:「我的天,針怎麼出來的?」
「哇,魔術,好厲害的魔術。」
江念看到這一幕,一臉興奮的鼓掌,繼續道:「再變一次,再變一次。」
蘇南沒有下手治病,一臉不耐煩的瞪着江念,他是來哄孩子的?
江念害怕這個眼神,不過她依舊想看精彩的魔術,坐在石頭上,輕輕拽了拽蘇南的衣袖,弱弱道:「求你了,再變一次唄。」
一句話,瞬間讓蘇南收回冷漠的眼神,他深呼吸一口氣,非常耐心的將銀針一根一根的放回袖口,然後說道:「就這一次。」
「好好好。」江念興奮鼓掌道。
「唰!」蘇南一擺手,一把銀針再次出現在手中。
這一次,不僅是江念,就連萌萌都興奮起來,她知道蘇南是從袖子里拿出來的銀針,可速度快到,讓她幾乎看不清楚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忽然間,萌萌心中燃燒起希望的火苗。
看大叔取針的樣子,應該是有點本事啊,看來真有機會可以治好媽媽的病啊。
江念說話算數,看完一次魔術之後,便老實下來。
蘇南也開始治療,一根又一根的銀針全都落在江念腦袋上,一分鐘過後,江念滿腦袋都是銀針,看起來非常的嚇人。
「大叔,你到底行不行啊?」
萌萌有些害怕了,滿臉擔憂問道。
「呵,這種病,太簡單了。」
蘇南手中還有最後一根銀針,話音剛落,便看到他直接將最後一根銀針扎到江念的太陽穴處,隨即,江念眼神瞬間獃滯。
「嗯,好了。」蘇南非常自信的站起身,說道。
「啊……」
就在這時,忽然江念嘴中發出慘叫聲,臉蛋更是因為疼痛而變得扭曲。
「萌萌,媽媽好疼,腦袋好疼啊。」
江念雙手捂住腦袋,瘋狂哀嚎,甚至開始用手拔銀針。
「住手,不要拔針!!」
見狀,蘇南立刻上前阻止。
一剎那,二人眼神對視。
是他……
當看到蘇南臉龐的時候,江念眼睛越瞪越大,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之色,腦海中浮現出那張毀掉她一生的臉。
沒錯,那個男人就是他!!
「我要殺了你。」
江念怒吼一聲,一把掐住蘇南的脖頸,嘶吼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聲音冷漠,充滿殺氣。
一直保持冷漠的蘇南,在這一刻,臉上竟然浮現出恐懼之色,眼神漸漸獃滯。
她……和夢中的那個女鬼,好像啊!
在夢中,她就是這樣掐住他的脖子討債的。
懵了……
蘇南懵在原地,任由對方掐住自己的脖頸,沒有任何反應。
「媽,你怎麼了?」
萌萌看到這一幕,瞬間就慌了,怒視着蘇南大吼道:「你對我媽做了什麼??」
「不好!!」
蘇南感受到江念氣息紊亂,逐漸瘋狂,暗呼不妙,立刻開始為江念取針,等到銀針全部拔下來之後,江念白眼一翻,直接昏迷在石頭上。
而蘇南則是大口喘氣,和被噩夢驚醒時,一模一樣。
萌萌抱着江念,憎恨的看着蘇南,質問道:「你不是說,可以治好嗎?騙子,你就是個騙子!!」
蘇南眼神中卻瀰漫著尷尬,他輕聲道:「小姑娘,我……我對不起你媽媽,我也沒想到,她腦子裡竟然藏着一段如此恐怖的回憶,我想知道,她讓誰滾?她想殺誰?那個人,到底是誰??找到他,或許,你媽媽可以恢復,不然,無藥可救!」
聽到這句話,萌萌眼圈忽然就紅了,之前的堅強和樂觀瞬間被瓦解,她抬頭看向蘇南,道:「大叔,你知道嗎,其實,我是一個玷污犯的女兒……」
蘇南愣住,她被萌萌的這句話震撼到了,立刻道:「別說了!」
「有啥不能說的,我都習慣了!」
此刻的萌萌看起來極其軟弱,和剛才判若兩人,她道:「我從小到大,別人都說我是玷污犯的女兒,我媽媽也是因為他變成這個樣子的,你說需要找到他,我媽媽才可以變好是嗎?那好,大叔,求求你,你可以幫我去找到他嗎?」
「找到他,你會怎麼做?」
蘇南面無表情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柔情,問道。
「我會殺掉他!!」
萌萌低着頭,看向懷裡的江念,十分平靜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