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蓋世雙諧
蓋世雙諧 連載中

蓋世雙諧

來源:外網 作者:三天兩覺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三天兩覺 仙俠修真

江湖路上走走停停翻開年少漂泊的回憶如今走過這世間,萬般留戀峰吹起了從前展開

《蓋世雙諧》章節試讀:

且說那老五扛着孫亦諧進得洞去,一路前行。

沒走多遠,前方就已出現了光源。

毫無疑問,這洞里肯定是有照明設施的,要不然那六個貨也不可能長期盤踞其中。

起初,因為怕村民進洞查探,那六人還比較低調,只在離洞口比較遠的深處做了一些嵌在牆上的油燈架子;但後來,在摸清了這些村民的脾氣後,他們的膽子就大了起來,把燈架子越做越靠外了,反正只要在洞口那兒一眼看不見裏面的光就沒事兒。

片刻後,那老五已七拐八繞的走出了很遠,也不知是走到了洞里哪條岔路的哪個犄角旮旯里。

終於,在來到了一個死角後,他停下了。

他倒不是累了,而是打算要把孫哥「就地正法」。

這人吶,有時候就是這樣,尤其好色之徒,一旦那啥上腦,就不管不顧;那老五這時就想,憑什麼每次送來的姑娘都得先讓亢海蛟過一手?過完之後還有二哥三哥四哥,輪到自己的時候都已經是殘花敗柳了,還有什麼意思?

所以,這次他就打算自己先偷嘗一下,完事兒之後他再威脅對方不許聲張出去;再退一步講,哪怕事情最終敗露了,老五也覺得……哥哥們不至於為了這麼一個早晚要死的女人跟我翻臉,最多也就罵我兩句。

就這樣,他下定了決心,把「姑娘」帶到了洞內一個冷僻的角落……

「嘿嘿,小娘子~」他把孫亦諧輕輕放下後,在那兒猥瑣地搓着手,笑道,「等急了吧?放心,五爺我這就讓你好好快活快活。」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探手去掀孫亦諧頭上的蓋頭。

這一刻,老五血脈膨脹,他的心情就跟等彩票開獎時是一樣的,其心中對眼前這「姑娘」的長相滿懷期待。

然而,當那蓋頭揭開的剎那……即老五被突然出現的那張男人的臉給嚇了一跳時,孫亦諧突施冷箭,一記撩陰腿閃電般踢出。

如今的孫亦諧,可是今非昔比了,得了鐵僧一懷的五年功力,讓他的力量和速度皆是大增;他這一腳上去……蛋炒飯的準備工作那就算是齊活兒了。

面對如此猛惡的招式,老五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等他感覺到疼痛,用雙手捂襠、夾緊雙腿跪下時……他褲襠里已經是濕濕糊糊的一種狀態了……

「咦――」

中過撩陰腿的都明白,男人被重重的踢到那個部位後,是喊不出「啊――」那種叫聲的,只能發出悶哼或者很低的呻吟。

那老五此刻就是這種情況。

但見,他捂襠、跪地、朝前倒下,嘴裏只發出了一聲不算很高的、陰陽怪氣的低吟聲。

孫亦諧見狀,呵呵一笑:「怎麼樣啊?你下面涼不涼快?」

按理說,這一腳下去,對方至少五分鐘都起不來。

但孫亦諧可不是那種因為對方暫時失去了反抗能力就會大意的人,他已在魚市場里見過太多類似「抱腿殺」和「拍黑磚」的事情了,所以不把對方完全「搞定」他是不會安心的。

說時遲那時快,還沒等老五把第一口氣緩過來,孫亦諧的後招已至,他用一個好似是現代足球中凌空抽射的姿勢,又是一腳奔着對方的下巴踢了過去。

那老五像個被踢翻的王八似的,從跪卧姿勢被踢得向後翻飛,再後背着地、仰面栽倒……最後又往側面翻去;這整個過程中,他的雙手都沒有離開過褲襠,因為和下巴上傳來的疼痛相比,依然是下體更疼。

這還沒完,孫亦諧覺得對方的四肢還能隨意活動,也是個威脅,於是他隨手就抄起了一塊地上的石頭,啪啪幾下就把對方兩手兩腳的關節都給砸折了。

做到這個地步……他終於放心了些。

這才一腳踏在那老五的胸口,居高臨下地言道:「呵……兄弟,我現在的確是挺快活了,就是不知道你快活不?」

「你……你……」到了這會兒,老五才剛從那一連串的殘忍偷襲下回過味兒來,「你是……男人……」

「呵呵……」孫亦諧得意一笑,「不錯,我是男人。」他說著,還特意瞥了眼對方褲襠處那灘已經浸染出褲外的血污,「但你還是不是……就很難說了。」

老五聽到這兒,牙都快咬碎了:「我不管你是誰,我的兄弟們不會放過你的,識相的就快把我放開!要不然等五爺我養好了傷,殺光你們全村……唔――」

他話沒說完,孫亦諧的鞋底子就已壓到了他的腮幫子上,把他的嘴都踩歪了:「我也不管你是誰,我現在要問你點事兒,你識相地就一五一十都給我交代了,要不然我讓你把自己下面失去的東西從上面吃回去。」

…………

另一方面,黃東來潛入龍王洞後,也很快就跟上了在他之前不久進洞的老三和老六。

其實黃東來的追蹤技巧並不算高明,但因為那兩個賊人進洞時都搬着「供品」呢,身上吃重,腳印特別深,所以想看不見都難。

黃東來在追上那兩人的背影后,就用輕功掩住腳步,保持一定距離悄悄跟隨。

他這時可沒想到,那老五竟單獨把孫哥扛去了別處,因為按照正常邏輯來說,孫亦諧這個「新娘」也應該會和供品一起被送到對方的老窩裡才對。

當然了,這點意外,並不會對他們的行動有太大的影響。

這倆貨謹慎得很,在來之前,孫亦諧就已經問黃東來要了些「防身的東西」,再加上孫哥現在武功也進步了,單獨行動也是可以的。

一路無話,大約跟了一盞茶的功夫,那老三和老六便到了目的地。

那是洞中一個較大的空間,跟電視劇里妖怪洞府的主卧差不多,裏面有桌子凳子,甚至有磨平的大石板做的床。

那「屋」里的燈火很明亮,黃東來躲在陰暗處,遠遠看去,發現除了搬東西的那倆之外,裏面還有三個人正坐在桌子周圍喝酒吃肉。

這個時候,黃東來並不知道自己面對這個團伙總共只有六個人,假如他知道,那事情就好辦了,此刻他直接衝出去往那門口一堵,一把毒粉一撒,就把對方一網打盡了。

但正因為不知道,所以他還是決定觀望觀望,生怕打草驚蛇之後從洞里其他地方又竄出百十來人。

「誒?老五呢?」屋內,正在吃酒的亢海蛟見老三和老六搬着東西回來了,便吐掉嘴裏的半塊骨頭,隨口問道。

「嗯?」老三一聽,那臉色就變了,「怎麼?他沒回來嗎?」

「沒有啊。」老二回道,「你們不是一起去的嗎?咋問起我們來了?」

「不好……」老三放下東西,一拍大腿,「這小子,怕是把那娘兒們帶到哪個犄角旮旯去……先給辦了。」

「什麼?」亢海蛟聽到「娘兒們」這個詞的時候才想起來,今天送來的除了東西還有個人呢,「什麼事兒?你說清楚。」

於是,老三把他和老五老六齣去「收供品」時的情形又簡單複述了一遍。

說罷,亢海蛟當即就開口罵娘:「他媽的……老三你也是,明知這小子色膽包天,你怎麼能讓他帶着人先走呢?」

「這……我……」老三也委屈,被說的無言以對。

「算了算了,大哥,都是自家兄弟嘛。」這種時候,一般都是那讀過書的老四來當和事佬,「就當便宜老五一回。」

「我呸!」沒想到,那亢海蛟根本不下這個台階,他一拍桌子就站起來了,「這小子因為女人誤事兒也不是第一回了,這次乾脆搞到自己兄弟頭上來了?這還能留?」

「大哥,不就是個女人嘛……」老二這時也來勸,「何必動怒……」

「這不是女人的事兒!」亢海蛟一揮胳膊,藉著幾分酒勁兒,大聲道,「今天誰也別勸我!老子要清理門戶!」

他這話,就類似於人們常掛在嘴邊的「這不是錢的事兒」一樣,其實說到底,還是為了那回事兒。

人這火一上來,攔不住。

講道理的人,或許還有人能勸,亢海蛟這種,就算了吧;再說了,他的弟兄們也不會為了老五真把自己也給搭進去。

「你們在這兒等着,老三,你跟我來。」亢海蛟說著,就到牆邊的武器架上抄起了他的兵器――一根狼牙棒,接着就怒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那老三也很聽話,當即拿了把單刀跟上。

其餘三人見這狀況,也就不攔了,乾脆就繼續吃肉喝酒。

在暗中看到一切的黃東來稍微思考了片刻,覺得屋裡這三個暫時也不會有什麼行動,過會兒再來處理也不遲,於是,他便再施輕功,暗中跟上了亢海蛟……

《蓋世雙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