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敢逃婚!腹黑總裁誘你回來寵上天
敢逃婚!腹黑總裁誘你回來寵上天 連載中

敢逃婚!腹黑總裁誘你回來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原下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半夏 現代言情 蕭北辰

【腹黑總裁、先婚後愛、寵妻、破鏡重圓、雙向奔赴】新婚夜,寧半夏跳車逃跑,就算死也不想替妹妹嫁給蕭北辰轉頭,她陰差陽錯地嫁給了一個魚塘主賈小寶,努力經營着小日子人前,他是權貴滔天的蕭北辰對她,他是寵妻上癮的賈小寶寧半夏讓他遞個碗碟「小寶,能不能幫個忙?」「好好說」「我就在好好說呀」他撥弄着她的圍裙帶子,伏在她耳邊,「要叫老公——」她只好乖乖地,「老公,你能不能……」話沒說完,就被他吻住了雙唇……他每天花式撩妻寵妻,直到他的身份被她知曉的那一天……展開

《敢逃婚!腹黑總裁誘你回來寵上天》章節試讀:

寧家客廳。

寧半夏站在客廳**,抬眼看着樓梯上的寧美穎。

半夏大聲問道:「我弟弟呢?」

寧美穎款款從樓梯上走下來。

半夏看到她脖子上戴的那個項鏈,不由地驚呆了,弟弟的項鏈怎麼會在她手裡?

「我弟弟呢?」半夏又氣又急。

「下賤東西,還敢回來。」寧美穎不屑地打量着半夏。

「有本事,你們沖我來,他還是個孩子。」半夏心急如焚。

「急什麼,你也跑不了,昨晚害我們好一通找!」寧美穎冷哼一聲。

「好心讓你嫁進蕭家做大少奶奶,你卻給我們惹禍丟臉,真是賤命!」

半夏忍無可忍,「自從得知蕭北辰殘疾頹廢之後,你就想悔婚,可你們又貪圖蕭家的資源人脈,就用這種卑鄙齷齪的手段算計我。」

「算計你?你也配!」寧美穎柳眉一瞪,「寧家養了你十年,讓你為家裡做這點小事,還用算計!」

半夏牽掛着弟弟的安危,不想和她糾纏。

她上前抓住寧美穎的胳膊,「我弟弟呢?」

「喲,跳車逃婚的女俠回來了。」

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半夏循聲看去,何麗正面若冰霜地從樓梯上走下來。

「你這一跳,害我們失約不說,還害得蕭大少爺出了車禍,蕭大少爺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躺着呢。」

什麼,蕭北辰出車禍了?

半夏深感意外。

事情越來越不妙,眼下要趕緊將弟弟救出來。

「我再問一遍,我弟弟呢?」

半夏冷冷地直視二人,極力剋制內心的焦躁不安。

這時,幾聲歇斯底里的哭喊從樓上傳來,「放我走!」

是弟弟!

半夏轉身就朝樓上跑去,卻被寧美穎拽住了胳膊。

背後傳來寧美穎的謾罵聲,「給我們惹了這麼大禍,還想見你弟弟。」

半夏使勁甩了幾下,卻被寧美穎死死得拖住。

「誰讓你當初懶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還真以為天上掉餡餅呢,沒爹沒娘的賤種,轉身便想當寧家大小姐。爸媽收養你,就是為了讓你為家裡做這點事,沒想到你這麼不爭氣……」

啪!

半夏使勁一甩胳膊,直接打在了寧美穎臉上。

寧美穎捂着臉,「媽,她打我。」

何麗一拍桌子,「賤貨!反了你……」

半夏被母女倆左右拉住,動彈不得。

她聽到樓上弟弟的哭喊聲,心都碎了。

他那個病,最怕受刺激。

半夏激憤難忍,滿身殺氣,轉身和她們撕扯在一起。

她一腳踹開何麗,又甩開寧美穎。

三步並作兩步,朝二樓跑去。

突然,她撞在一個高大的身軀上。

脖子一痛,她被人掐住了。

半夏被寧世良掐着脖子,呼吸不暢,臉憋得通紅。

她被養父拖拽着,踉踉蹌蹌走下樓梯。

被寧世良猛然推開,她險些摔倒。

半夏大口喘氣,毫不屈服地盯着寧世良。

「你們,到底想怎樣?」

「再嫁一次。」寧世良冷酷地說,「只要蕭家不退婚。」

寧美穎和何麗左右擁在寧世良身邊,齊聲附和,「再嫁一次。」

「昨晚她逃婚的事,我已經讓下面的人捂緊了嘴巴。」何麗得意地說,「蕭家的注意力都在大少爺的安危上,根本不知道這事兒。」

半夏看着眼前這三人的嘴臉,覺得噁心。

「現在,蕭北辰是死是活還不知道,你們就想着再賣我一次。」

「他是死是活,你只管過去做你的大少奶奶。」寧世良冷冷地說。

「沖沖喜,說不定蕭大少還能早點醒過來。」何麗附和道。

「你到底想不想讓你弟弟再回醫院治療了?」寧美穎逼問。

半夏聽到樓上又傳來弟弟的哭喊聲,還有摔摔打打的聲音。

她直視着寧世良問:「你們到底把他怎麼了?」

「小孩子任性,管教一下。」寧世良冷冷說道。

弟弟的哭喊一聲聲傳入耳,半夏的心就像被揪住了一樣疼。

她緊緊握着雙拳,指甲嵌進了肉里。

「好,我答應,再嫁一次。」

半夏挺身而出。

事到如今,只能按她和魚塘主商量的備案計劃來了。

「只要蕭家願意娶一個二婚女人。」半夏冷笑着說。

「二婚?」寧世良一驚。

「你什麼意思?」何麗追問。

「我已經結婚了。」

說完這句話,半夏看到對面的三人全愣住了。

半夏拿出手機給魚塘主打電話。

半夏看到蕭北辰走進來時,驚呆了。

只見這傢伙穿着一身高定西裝,戴着寬大的墨鏡,比那些頂流男星還酷拽。

關鍵是通身散發出來的那種強大氣場,帶着股野性,氣宇軒揚中帶有一種侵略性。

半夏不禁在心中暗嘆,王者風範。

半夏拉着蕭北辰,朝那傻眼的三人說道:「這就是我老公。」

「誰知道你從哪裡找的托兒,昨晚你還在逃婚,怎麼就冒出來個老公。」何麗首先反應過來。

「就是,別想矇騙我們。」寧美穎幫腔。

「信不信由你們」半夏說著抱住蕭北辰的胳膊,「你們要想我再嫁,那得先過我老公這一關。」

半夏暗暗打量三人神色,希望能矇混過關。

她看到寧世良緊緊地盯着魚塘主,不由地捏了把汗。

「你,是她老公?」寧世良陰沉沉地問。

蕭北辰眉眼都沒抬一下,掏出兩張結婚證,甩在三人面前。

半夏看着寧世良拿起一本紅彤彤的結婚證,更加緊張了。

「賈小寶。」寧世良隨口讀出來。

「這名字,笑死人了,小家子氣。」寧美穎譏諷道。

「寧半夏,你逃婚,私定終身,忤逆父母,哪還有點大小姐的樣子。」

寧世良說著將結婚證朝半夏丟去。

半夏接住結婚證,上前回擊:「我從來就不是什麼大小姐!趕緊放了我弟弟。」

「爸爸,你看她,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寧美穎在一旁添油加醋。

「老爺,你平時對她太仁慈了,你看她那樣,就是個白眼狼。」何麗貼在寧世良耳邊說。

半夏凌厲地盯着寧世良。

「家法伺候!」寧世良大喊。

寧美穎興奮地摘下牆上的鞭子,遞給寧世良,「爸,您早該這樣了。」

何麗也滿眼喜意,「老爺,這孩子不打不成器啊。」

半夏絲毫不肯屈服,和寧世良對視着。

寧世良深吸一口氣,鼓足力氣,揚起鞭子,狠狠地朝半夏甩去。

鞭子朝半夏當空抽來,她迎上去抓住鞭稍。

一隻有力的大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