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高武:搶了我指標,還想我大度?
高武:搶了我指標,還想我大度? 連載中

高武:搶了我指標,還想我大度?

來源:google 作者:不二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不二神 許風 都市小說

許風穿越了,來到了一個武道璀璨的世界但讓他糟心的是原身父母用生命換來的一個超級武院的指標,卻被人暗中頂替沒有人在意他這種小人物的感受好在許風覺醒了自己的屬性面板,只要努力就必然會有收穫在武院考核上,經過一個月苦修之後的許風一鳴驚人直至此時,幕後黑手終於慌了對方連夜上門賠禮道歉,想讓許風別計較之前的事同來的人也勸他:「人要大度,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更有武道前輩發話:「天才從來不值錢,多少天才隕落在成長路上?」許風冷笑了一聲:「當初你們奪走我指標的時候,怎麼沒想着『做人留一線』?現在你們有麻煩了卻想勸我大度,合著好事都該落到你們頭上?至於我將來到底值不值錢,也用不着你們這些庸才來瞎操心!」展開

《高武:搶了我指標,還想我大度?》章節試讀:

別看4點氣血值好像不多。

但放在以前的話,至少需要許風修鍊養元樁一個月的時間。

「不過張塵說的也沒錯,氣血丹的藥效損耗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雖然我的氣血增加了不少,但恐怕也只吸收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藥力。」

看着瓷瓶中剩下的九顆純白氣血丹,許風自語了一句。

按照他的估算。

品級武者如果使用這種一轉氣血丹,最少能補充10點氣血值的消耗。

因為成為一品武者之後,身體對於能量的轉換效率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哪怕氣血丹的藥力散發確實很快,但對於入品武者來說卻不算什麼。

當然,這僅僅是對於入品武者而言。

假若是換了一個還沒有入品的人,使用氣血丹的效果就微乎其微了。

因為他們將藥力轉化成氣血的效率太低。

也就是許風這種能把入門級養元樁修鍊到了『圓滿』境界的怪胎。

才勉強可以使用氣血丹。

要知道他現在養元樁的氣血轉化效率,足足是普通同齡人的20倍。

但就算是這樣,許風都沒能把剛才那枚氣血丹的藥效完美吸收。

「不過已經很不錯了,至少大大出乎了我自己的預料。

一顆氣血丹能增加4點氣血,那麼十顆氣血丹就能增加40點……」

在心裏稍微換算了一下,許風臉上頓時露出喜意。

很明顯,以他的情況來說,使用氣血丹遠遠比使用養元丹要划算得多。

一顆養元丹價值五十萬,雖然溫和長效,但也僅能增加20點氣血值。

而五十萬如果全用來購買氣血丹的話,五千塊一顆也足足能買一百顆。

一百顆氣血丹能給他增加多少氣血值?

那可是驚人的400點!

400點氣血值如果再加上許風現在就有的146點,都夠他晉陞二品武者了。

因為晉陞一品武者的氣血值門檻是200點,而二品武者則是500點。

……

次日早上。

許風覺得自己的狀態還算可以,也沒有再出現昨天晚上那種渾身燥熱的感受。

不過他也知道了自己現在的極限。

那就是每天大概能使用一顆氣血丹,數量再多就不行了。

畢竟許風還沒有成為入品武者,身體素質相比品級武者來說還差得遠。

氣血的增加,當然也會導致力量等各方面的提升。

好在兩個小時習練奔雷拳下來,這種突來的提升感也被許風習慣掉。

而且這一套唯一的入門級拳法,也給了許風一個小驚喜:

【武技:奔雷拳·小成(3/200)】

是的,奔雷拳也終於踏入了小成境界的門檻。

這恐怕也是許風之所以能如此快掌控氣血暴漲的原因之一。

……

「哥們,你昨天用了氣血丹沒有?感覺沒什麼用的話就把剩下的退給我!」

當許風來到教室後,旁邊的張塵就小聲說了一句。

許風稍微想了想,給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不用退了,我覺得還行,有點效果!」

他當然不能說自己使用一顆氣血丹就增加了4點氣血,這樣會嚇壞人的。

「有點效果?你這傢伙,行吧行吧,不退就不退!」

依舊一臉痘痘的張塵愣了愣,隨即擺手笑着道:

「反正這種氣血丹的保值效果不錯,放在手上跟現金沒什麼區別。

而且如果遇到特殊情況,說不定你還可以進行溢價出售呢……

對了,跟你說個事,你可得暫時為我保密,我爸給我弄到了一顆養元丹。」

當說到後面這裡的時候,張塵的表情就有些神神秘秘起來,聲音也壓低了。

不過許風在聽到『養元丹』三個字後,就明白了過來。

他倒沒覺得羨慕,反而是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由衷的高興道:

「恭喜了,哥們,這下你要發達了。」

張塵這傢伙難得臉紅了一下,嘿嘿直樂:

「嘿嘿,低調低調,具體能增加多少氣血還說不定呢。

我也就跟你說一句,免得你到時候看到我氣血大漲時目瞪口呆。」

說到這裡時,張塵突然拍了一下腦袋。

只見他鬼鬼祟祟的摸出來一張疊起來的紙條,眼神示意許風打開。

「這是什麼?你小子不會讓我幫你參謀情書吧?」

許風一臉的疑惑,但也接了過去。

不過當他打開這張紙看到內容後,整個人就愣住了。

旁邊的張塵表情有些邀功的道:

「兄弟,別客氣,不過我能做的也就是這麼多了。

你看完之後把內容記住就好,等以後成為了高品武者再報復回去也不遲。」

「謝了!」

許風很鄭重的道了聲謝,不過在看到張塵的認真表情後,又在後面加了一句:

「放心,我又不傻,不會這麼衝動的。」

倆人打啞謎一般說的到底是什麼呢?其實就是那個南江武院指標的事情。

張塵給許風的這張紙上面,有對方的一些大概信息:

『肖石林,南夏地產集團所有者,自身為三品武者……』

『肖雄,肖石林的小兒子,現就讀於天湖三中高三……』

說實話,之前的許風連是誰搶走了他的入學指標都沒弄清楚。

直到此時看到張塵遞過來的這張紙條,才知道到底是誰在幕後出招。

將上面的內容死死記在腦子裡,許風又將紙條仔仔細細的撕成了碎片。

看到他的舉動,張塵鬆了一口氣,又道:

「兄弟,其實這個事情也怪你運氣不好。

據我所知,南江武院每年都會放出一部分指標。

而在所有指標中,你顯然是最沒有背景的一個,怪不得會被這種人給盯上。

不過你也彆氣餒,等你成為高品武者,一個小小的包工頭還不是隨意拿捏?」

張塵這貨也挺有意思的。

人家肖石林堂堂一個地產集團的老總,竟然被他說成是『包工頭』。

許風當然知道對方此時之所以這麼說,是在寬自己的心。

所以也跟着笑了笑,突然一臉豪氣的道:

「說的沒錯,一個小小包工頭而已,到時候再找他算賬。

而且區區一個南江武院的指標,說實話我並沒放在眼裡。」

張塵一愣,表情弱弱的道:

「雖然我很想說句『好樣的』,但你這傢伙的口氣是不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