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隔壁校花,我真是你爸爸
隔壁校花,我真是你爸爸 連載中

隔壁校花,我真是你爸爸

來源:google 作者:橙子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琪瑤 都市小說 陳立宇

(搞笑+戰神+校花+無系統)前世為特種兵,當一次執行任務時,被敵人奪取性命,之後便重生到一名高校的男高中生體內當看到身為校花的女兒時,陳立宇見面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校花,我是你爸爸!」妻子的再婚,這副身體父母的眼淚各種困擾接踵而至所幸,雖然現在是一名剛剛成年的男高中生,前世的戰鬥本能和力量都還存在聯繫到前世特種部隊的戰友,戰友介紹了一份神秘的工作前世為特種部隊戰士的自己,幾乎錯過了女兒的成長為了彌補這份遺憾,陳立宇暗暗發誓此刻的自己,只想做一名好父親展開

《隔壁校花,我真是你爸爸》章節試讀:

怒火攻心,彷彿血管里的血液,都在逆流而上,聚集在了腦仁兒里。

惡狠狠地看着妻子的陳立宇,握緊的拳頭都開始不自主的顫抖着。

「孩子,已經到中午吃飯的點了,這個時間還不回家,你父母會擔心的。」

妻子已經被陳立宇盯的好生害怕,但還是強忍着情緒,擺出笑臉委婉的請他離開。隨後,向大門外走出了一步,將劉琪瑤攬回家中。

「芯婷,你記住,從今天開始,你的個人生活怎樣,我都不會管。但要是女兒瑤瑤在這個家裡,受了一點委屈,我劉子驍,定會回來找你算賬。」

陳立宇的話音剛落,大門便被關緊,發出嘭的一聲。

只聽得屋內里隱隱約約,似乎傳來王芯婷的埋汰聲。

哪裡來的神經病。

這幾個字,隔着大門,聲音雖小,卻還是被陳立宇聽到。

而屋內的劉琪瑤,將書包從肩上褪下,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

直到現在,劉琪瑤都覺得懵懵的,心裏思索着,也許,陳立宇是真的發神經了吧。

看着自己房間內的桌子上,還擺放着好多個相框。相框里裝的,是自己從小跟父親的合影。而桌子旁的柜子中,擠滿了各種書籍。還有那些戰鬥機、吉普車、海洋軍艦的玩具模型。

離開了小區。

本來稍微晾乾的髮絲,又讓雨給淋**。

這個小區的房子,是當年妻子王芯婷生日的時候,自己花錢送給她的。房產證名字上,寫的也是她的名字。

這樣一想,拋開銀行卡,哪怕自己沒有重生,好像名下也沒有財產了。

摸了摸口袋,除了一部智能手機,可謂說是身無分文。

其實現在,陳立宇被雨又這麼一淋,剛剛上頭的心情似乎開始平靜了下來。回想妻子,畢竟讓作為女人的她,為自己守寡,好像又有點殘忍。只是,只是這她娘的也太快了!娃都生了!

再堅強的男人,往往失去了自己摯愛的人時,也會有脆弱的一面。陳立宇也不例外,此刻,他只想好好找個安靜點兒的地方,好好的醉他一回。

可現在,偌大的福鹿市,都沒有一個能去的地方。

現在,得重新聯繫起之前的人脈。為了尋求幫助,陳立宇第一個便是想到自己的好哥們兒,也是曾經多年的老戰友——余凱。

跟自己差不多同齡的余凱,和自己一起入伍,一起進入到特種部隊。他擁有過硬的身體素質,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反應神經,各項方面都十分優異。只是,記得有一年,在國家西南的邊境,當時小隊包括陳立宇,一共四人,執行一項秘密任務。反社會的恐怖分子,在鎮守破舊的廢棄倉庫中,劫持了一名隊友。

此時的劉子驍與王劍,準備從倉庫的側翼繞進去,同時讓余凱手持半自動狙擊槍,匍匐隱藏在了遠處的小高點上,準備隨時支援。

透過狙擊槍的高倍瞄準鏡中,余凱已經觀察到敵方數人,已經將自己的隊友綁在椅子上,為首一人,手中的匕首朝着隊友比划著,嘴巴顫動,似乎在說些什麼。

「凱子,現在倉庫里什麼情況。」

無線對講機中,劉子驍正低聲詢問着余凱。

將倉庫中的敵方人數,還有大致情況,都全數彙報後,余凱的喉結緩慢的抖動了一下。透過瞄準鏡,能清楚的看到,敵人已經用手中的匕首,將隊友的胸膛划過兩條血口。被緊綁住的隊友,臉上竟是痛苦的表情。

右手的食指,已經不住的顫抖,似乎余凱不去控制它,它便會立馬扣下狙擊槍的扳機,讓子彈貫穿那個敵人的腦袋。

但如果這樣,被綁住的隊友必死無疑。得等待時機,等待劉子驍他倆接近目標。

「驍哥,這次,我很緊張。」

余凱的聲音,有些顫抖的從對講機傳出。

「別多想,你可是我們部隊里的頭號狙擊精英。我們馬上便要接近目標,等我指示,現在不要說話了。」

將無線對講機暫時關閉的劉子驍,示意身旁的王劍繼續前行。

今天的夜晚,有些漫長。

余凱曾靠着手中的這把狙擊槍,完美的完成了數個危險的任務。但那些個任務,都是解救與自己素不相識的人質,還有遠處擊殺那些犯罪分子。

這次,與自己並肩作戰,生死相依的隊友。他的生或死,全然掌握在自己右手的食指上。

這種感受與之前是完全不同的,感情的夾雜,讓此刻的自己根本不能冷靜下來。

「已經接近目標,凱子,五秒之後動手。」

繞進了廢棄倉庫中的劉子驍,背靠着掩體,手中的熱能顯示器已經安裝在了手中的半自動步槍上,靠在身邊的王劍,掏出了煙霧彈,兩人迅速地將防霧面罩戴在頭上。

奄奄一息的隊友,還有那把玩手中匕首的敵人。

如果這一槍不能中,聽到槍響,那把匕首必然會奪走隊友的性命。

倒數着。

這五秒,彷彿如五個小時一般漫長。

當那一扳機扣下去時,瞄準鏡里,馬上被煙霧鋪滿。

敵方數人,像是驚弓之鳥,手中的槍械,盲目的掃射。

劉子驍和王劍敏銳的探出頭,憑藉著熱能顯示器,在煙霧中精確找到敵人位置,一番交火後,待到煙霧散去。

沉默,成了劉子驍的語言。

被綁的隊友,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瞪大了右眼的余凱,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這是自己這幾年來,唯一的一次失手。而這次的失手,成了自己多年來的心結。

那一槍,空了。

從那次任務後,余凱便再也振作不起來,主動提出了離隊,想回到地方上去。上級看到他這樣的狀態,不能再正常的執行任務,便也特批允許。從那以後,被譽為傳奇的特種部隊第三小隊,只剩下兩人。

想到余凱,陳立宇腦海里算了算,也有好多年沒見了。

當時他離隊,回到地方上時,留下了電話號碼。只是,存着那號碼的手機,都不知在何處。

同為老鄉,這幾年過去,不知他還在不在福鹿市居住。

這讓陳立宇頗為頭疼,該怎麼找到這哥們兒,也不知他回到地方後,混的怎麼樣了。

但有一點,陳立宇可以百分百確定。只要那哥們兒知道自己現在落難,他一定會傾盡所有,幫助自己。

看着來往的車輛,陳立宇的目光落在了站在十字路口中間,指揮來往車輛的交警身上。

有了!我知道怎麼找到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