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主重生:神醫王妃名滿天下
公主重生:神醫王妃名滿天下 連載中

公主重生:神醫王妃名滿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吃辣的兔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樂曦 古代言情 蕭煜森

她曾是優遊國最受寵的公主,卻被鄰國太子未婚夫害得後身死國滅,神奇的玉佩讓她一朝復活有機會重新來過,手刃仇人,報仇雪恨,那是必須的!從此女扮男裝,當神醫混得風生水起,順便救了個俊美無儔、殺人如麻的戰神王爺一個丟盔棄甲溜之大吉,一個不擇手段窮追不捨,當真要辯個真真假假?卻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展開

《公主重生:神醫王妃名滿天下》章節試讀:

劉將軍身着便服,邁着閑散的步子,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捏着鬍子朝,他們微微點頭。

忽然駐足,往馬棚方向看了看,心中似思索着什麼,隨後便抬腳朝馬棚走了過來。

樂曦心中大驚,這劉將軍半夜三更不睡覺,出來溜什麼?

三人躲在馬棚暗處,劉將軍到這不過二十丈的距離,如果是經過訓練的高手,這點距離看清楚完全不是問題,簡直天要亡我啊。

隨着腳步聲越來越近,伶月伶書臉色蒼白,額頭滲出了汗珠,樂曦沖二人微微搖頭,順勢安撫握緊二人微顫的手,三人像木頭人一樣靜止在牆角。

她大腦飛速旋轉,判斷衝出去逃跑的成功率有多少?

突然,「喵嗚,喵嗚…」,一個黑影從屋檐一躍而下站在木欄上,定睛一看,是只黑貓,轉身又跳進了草叢裡,不見了身影。

劉將軍止住腳步,之前感覺馬棚這邊閃過了什麼,原來是貓啊。確認沒有異常之後,回頭對巡邏士兵交代「仔細巡防,最後一晚不要出意外。」便踱步離開。

三人在原地拍了拍胸口,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砰砰砰的心跳隨着劉將軍等人的離開,慢慢恢復平靜。

巡邏隊伍也走遠去了別的地方。

小插曲過去,樂曦的三人小組終於有驚無險的溜出了紮營區域。

待樂曦離開驛站一炷香後,馬棚屋頂,一名黑衣男子捏了捏手中剩下的石子,幾個飛身之後消失在夜幕中。

「伶月,摘三根樹枝綁在馬後。」

伶月有點疑惑的望着樂曦,「公主,我們不急着趕路嗎?準備樹枝放馬尾是做什麼用?」

「馬蹄會留下腳印,樹枝拖在後面可以覆蓋部分痕迹,追蹤起來難一點。」樂曦一邊利落翻身上馬,一邊壓低聲音解釋到。

「是。」疑惑解開,伶月的表情豁然開朗,立即取來樹枝。

「公主,您好厲害啊。」伶月望着公主的側臉拍馬屁,就差眼冒桃心了。

「咳咳,趕緊準備上路吧」樂曦尷尬的回復,這反追蹤手段,不是基本操作嗎?

馬不停蹄一夜奔襲,天慢慢泛白,三人的身影穿過濃濃的霧氣,迎着曙光,臨仙城的城牆漸漸變得清晰。

臨仙是宇國第二大城市,熱鬧非凡。

現在情況不明,一路上不知道優遊的勢力被滲透了多少,無法冒險耽誤時間,還是不去找郡守了。

但三匹馬奔襲了一夜,已無法繼續前行,只能分三個方向趕往山林。

「馬兒馬兒,辛苦了,好好活着啊。」

糾結了一番,為了後面能持續趕路,還是決定進城找輛馬車或者馬匹。

三人換裝,臉上摸着黃色粉膏,穿上粗布衣服。

樂曦的男裝扮相併不陌生,之前溜出宮玩耍那是輕車熟路,看着水中倒影的翩翩公子,搖了搖頭,還要低調些才行,再抹上一些粉膏將膚色變暗跟路人無異才罷手。

一轉眼城門口,出現了一文質彬彬的公子,身邊跟着一書童和一小廝,估計是要去都城趕明年的春闈。

「公子,我們的變裝術真的很厲害呢。」伶月說完,還原地轉了個圈。

你力大無窮好嘛,這樣撒嬌合適嗎?

伶書和樂曦兩人暗暗挑了個眉,不再搭理她。

三人站在繁華的街道上,停留於一家普通客棧門前,伶月虛扶着樂曦「三位是打尖還是住店?」小二熱情的詢問。

「我家公子不適,來一間普通住房,需要安靜一點的。」伶書的目光快速掃過大廳,沒看到什麼異常的人,沉穩的說。

「好嘞,請跟我來。」小二手腳麻利的將他們帶到內院,穿過長廊,來到一角最裏面的一間客房。

房間不大,簡單的一床一桌一櫃,窗外是幾株羅漢松,倒也古樸乾淨,「再給我們準備一些熱水,幾樣小菜送到房裡。」

小二一一應下。

一夜馬不停蹄,此刻都已疲乏不堪,洗漱吃喝完畢,準備休息。

伶書半眯着眼,靠着門框守在樂曦門口。

伶書的貼心守護讓她微微動容,是個周全的乖寶寶。

樂曦躺下,挪了挪快要散架的腰臀,額,這酸爽。

傍晚時分,吩咐伶月去置辦了一些藥材和一輛樸素結實的馬車,她前腳剛回到客棧,外面傳來一陣騷亂聲。

伶書皺皺眉,「公主,奴婢去看看。」話音一落就匆匆往前院去了。

嗯,這個時辰才追到這,之前的布置起了一定作用。

殊不知,劉將軍次日晌午,知悉公主跑了之後,氣得鼻子都歪了。

一半人馬被迷藥放倒,好不容易叫醒集齊人馬,剛準備追出來,又被吃了巴豆的駿馬狠狠的摔下了馬背,現在還躺在床上不能動彈。

主僕二人立即開始收拾包袱,準備等伶書一回便開溜。

剛收拾完,伶書回到房間「回公主,似是官兵在尋找幾名女子,估計和親隊伍已經發現異常追過來了,現在官兵已經將客棧包圍。」

思索了一會,接著說道「剛跟小二打聽到,西門外十里有一名醫,我們可以偽裝求醫着急出城。離這臨仙城門關閉,大概還剩半個時辰的時間,客棧馬車過去大概一炷香的功夫。」

樂曦聽完差點不合時宜的對她豎起大拇指,伶書還是挺聰明的,「好,快到城門我們分開走,伶月你駕車,待會伶書先出城門,但現在先過了客棧搜查這一關。」

伶月溜進柴房,把稻草加上一些烈酒,用火摺子點燃,不一會兒,客棧後院升起濃濃黑煙。伶月滿臉漆黑,粗着嗓子,在走廊奔跑呼喊起來「咳,咳,走水了,走水了。」

正好迎面碰上,往裡搜查的官兵,立馬用力抱住其中一個的臂膀,大喊到,「官爺,走水了,走水了,救命啊。咳,咳…」

人家士兵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竟無法救出自己的臂膀。等到樂曦差不多到大堂了,剛剛那士兵的手臂才從伶月的魔爪下逃出。

客棧頓時火光肆虐,呼喊遍地,混亂了起來,不斷有客人從房間內往外跑,官兵的搜查被迫暫停。

一瘦弱的書童正在奮力扶着一位公子,隨着人群往外走,衣服、頭髮多處被燒焦,臉上也被熏得漆黑看不清原來模樣。

好不容易逃出客棧的眾人,都站在街道旁圍觀救火。

樂曦等人可沒這份閑心,伶書、伶月一邊焦急的對旁人喊着「讓一讓,讓一讓,我家公子受傷了。」一邊迅速扶着樂曦擠出人群。

上了馬車,伶月揚鞭催馬,二話不說就往西城門方向,絕塵而去,離人仰馬翻的客棧越來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