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官道紅顏-精修版
官道紅顏-精修版 連載中

官道紅顏-精修版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天驕之後,紅顏當道!這是一個勵志的奮鬥故事,西樓月筆下的官道,紅顏——在鬥爭中成長,在成長中曖昧,在曖昧中爆發——顧秋的仕途,在風騷中凱歌前進!展開

《官道紅顏-精修版》章節試讀:

松樹上那種毛毛蟲,瘦長瘦長的,頭上好像還長了角一樣,看得令人毛骨聳然。

顧秋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獨怕這種噁心的東西。

如果是一條蛇,顧秋會義無反顧衝上去,抓住它遠遠丟開。

幾條毛毛蟲落在從彤的肩上。顧秋的身上,頭髮上也有幾條。

從彤是個女孩子,最怕這種噁心的東西,一邊尖叫一邊急得跺腳。

「快,快,把它們拿掉!」

顧秋站起來,咬牙把從彤身上的毛毛蟲彈掉。

可能是從彤剛才過於激烈,一條五公分左右的毛毛蟲直接掉了進去,落在從彤那粉紅色的衣上。

這麼噁心的東西,從彤嚇得幾乎要暈死過去。

偏偏那瘦長的毛毛蟲,牢牢的粘在她的衣服上。

由於是女孩子家的**,顧秋一時之間有點手足無措。

從彤嚇得閉着眼睛尖叫着。

「快幫我拿掉!嗚嗚——」

那聲音,像隨時就要哭出來似的。

顧秋咬咬牙,一把扯開從彤的襯衫。飛指一彈。

毛毛蟲掉下來,顧秋立刻補上一腳,將這畜生踏為肉漿。

從彤嚇傻了,抱着雙肩發抖。

一時之間,渾身竟然起了雞皮疙瘩。

看到花容失色的從彤,顧秋走過去。

「好了,沒事了!」

從彤慢慢睜開眼睛,身子依然在發抖。

由於毛毛蟲事件,從彤已經沒什麼心思再留在山上,顧秋只好陪同她下山。

走不到百多米,顧秋看到從彤雙手緊緊抱在前面,拉着被自己剛剛情急之下撕開的襯衫,不由哭笑不得。

從彤那模樣,簡直就像一個剛剛受了**的小媳婦。要多凄慘,有多凄慘。

從彤似乎也注意到這些,挺不好意思地把頭低下去。

顧秋突然覺得渾身有點不對勁,身上越來越癢了。

再看從彤,她的眉毛越皺越緊,不時用手撓着胸口。

「不行了,好癢!」

從彤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顧秋跟她一樣,只是沒有說出來。

看來得馬上找個地方,把身上的毛毛蟲毒洗乾淨,否則非癢死不可。

顧秋指着山腳下,那處碧綠的清潭。

「我們去那邊洗洗!」

從彤哪顧得上那麼多,咬着唇跟在顧秋後面,兩人飛奔而來。

此刻日當正午,太陽很毒,曬得人渾身冒油。

顧秋放下背包,縱身一躍,撲進水裡。

水潭的**,怪石嶙峋,有的高出水面三四米之多。

換了平時,從彤打死也不願意同男人共浴。

只是此時此刻,顧不上她太多猶豫。見顧秋遊開了,她才悄悄下了水。

藏在石頭後面,把衣服脫下來搓洗乾淨,再晾到石頭上。

扭頭一看,顧秋已經遠去,足足有三四十米遠,而且中間隔着好多石頭,從彤小心翼翼將衣服脫下來。

這處清潭,環境幽雅,前面是怪石嶙峋,後面是大山擋住了風光,從彤躲在這裡洗澡,輕易不會被人發現。

顧秋當然考慮到了這一點,這才遠遠遊開,免得她尷尬。

六月的天氣,炎熱無比。

這裡的河水清澈,冰涼舒適,即使在空調下,也沒有這麼舒服。

從彤洗了會,漸漸的放開了。居然在石頭後面,小小遊了幾個來回。

平靜的背後,往往藏着無數的危機。

幾條小小的螞蚱聽到水響,無聲無息的游過來,很快就隱入從彤的衣物下。

謝步遠趕到羅家沖,聽人說從彤和一名男子早就離開了,好像是去了野豬嶺的方向。謝步遠聽了這話,更加擔心了。

孤男寡女,在這樣的大山裡,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我謝步遠看中的女人,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趁虛而入。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們。從小養尊處優的謝步遠,居然一鼓作氣,朝野豬嶺方向追了過來。

顧秋遊得正歡,突然聽到石頭後面,傳來一陣陣從彤的尖叫。

又怎麼啦?

顧秋反應迅速,幾個猛子扎進水裡,飛快的游到從彤的身邊。

「怎麼了?」

話音未落,從彤驚慌失措地撲過來,一把抱着顧秋,緊緊箍着他的脖子。

「螞蟥,有螞蟥!」

我顧秋何德何能,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讓兩大美女投懷送抱。

聽說只是螞蟥,顧秋長長的吁了口氣。

伸手拍拍從彤的背,安慰道:「沒事,沒事。螞蟥不怕。」

抱着她爬上了水中的石頭,從彤猛然發現自己剛才的魯莽,霎時間羞得無地自容,雪原本雪白的脖子變得紅如炭火。

剛剛鬆開,卻馬上又抱緊顧秋的脖子。這一松一緊之間,讓顧秋完全要崩潰了。

顧秋倒是厚道:「我閉上眼睛,什麼也看不見,你快點放開我。」

從彤又羞又急,「你真的不偷看?」

顧秋在心裏苦笑,這話問得不是多餘嗎?

兩人都這樣坦誠相見了,我用得着偷看?

如果真有非份之想,直接用手不就成了?

再說,現在這樣子,比用手更刺激吧?

從彤可能也想到了這些,咬着唇,猶豫着鬆開了顧秋。

剛剛取了石頭上半乾的衣服披上,當她準備換上牛仔褲的時候,猛然發現褲子邊緣,有一團紅紅的,蠕動着的東西。

這一回,從彤直接嚇得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