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鬼鈴瓏
鬼鈴瓏 連載中

鬼鈴瓏

來源:google 作者:杜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炎風 懸疑驚悚 杜賺

又名《願雪代我問君安》一句囑託,「誤」入師門;一隻玉鈴,尋訪天下為了最心愛的姑娘,踏上尋訪往生花的艱險旅途展開

《鬼鈴瓏》章節試讀:

「好!好!謝謝道長!」爺爺急忙說道「道長,時間還早,您先到旁屋休息休息,我讓老伴給您準備些午飯。」爺爺說著把道長請到了西屋,倒了些清水後關上了房門便離開了。

隨後爺爺奶奶在當院忙活了起來,爺爺去抓藥,奶奶則趁着午時的時辰,一邊燒準備煎藥的開水,一邊準備午飯。爺爺抓藥回來後,又急忙用午時開水煎藥。奶奶小心的將煎好的葯湯吹涼,喂我吃了。折騰了大半天,爺爺奶奶滿頭是汗。但他們沒有半句怨言,這可能就是對於自己孩子的那份真愛吧。

其實,對於爺爺奶奶來說,招待客人並不困難。但如何款待這位救我命的道長卻讓老兩口犯了難。最後他們硬是把一直珍藏的風乾牛肉拿了出來。對於他們老兩口來說,這可是招待貴賓才會上的「大菜」。

午飯過後,劉道長又到屋裡看了一下我的情況後,隨後把幾張黃符紙交給了他們,叮囑到「兩位老人家,你們在天黑之前要將符紙貼在門窗之外,只要夕陽落山就將門窗關閉,釘上窗帘、門帘,不要讓月光照進房間。」說著又掏出了一張符紙:「裝好門帘窗帘後,將這張符紙用蠟燭點燃,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門,也不要去看。直到雞鳴之時,孩子的媽媽也將被我超度再入輪迴,他們這世的母子之情也將就此緣盡。」

道長說罷,爺爺奶奶紛紛點頭。緊張的神情上又多了一份惋惜。道長看到爺爺奶奶的回應後,也沒有再多說,急忙出了村子,回道觀準備晚上超度所需的東西去了。

夜幕降臨,爺爺奶奶按照劉道長所說的,早將符紙貼到了門窗上,這會也將門帘窗帘釘定好。屋子裡頓時暗了下來,老兩口在窗邊坐了下來,四目相對,彷彿周圍的空氣一下子凝固了下來。屋子裡靜的可怕,靜的連我細微的呼吸聲,都顯得格外的粗重。

「老頭子,快拿蠟燭來!」奶奶忽然對爺爺說。爺爺一拍大腿站了起來:「我咋給忘了!」然後急匆匆的到廚房拿蠟燭去了。

不一會,爺爺小心翼翼的將點燃的蠟燭拿了進屋,放在了炕上的小桌子上。然後將那張劉道長留下的符紙從口袋裡掏了出來。再一次小心翼翼的向將拿着符紙的手向燭火伸了過去。

當符紙被點燃的那一刻,燭芯忽然發出異樣的亮光,符紙迅速上升後化作亮閃的粉末飄散在空氣之中。屋子裏面頓時亮如白晝,被點燃的符紙也散發出了一種讓人感覺心定神清的香氣。而我依然酣睡在暖暖的襁褓中。

就在爺爺奶奶因為符紙燃燒所產生的片刻安寧剛剛松下一口氣的時候,忽然門外傳颳起了一陣陰風,爺爺剛想伸手掀開窗帘去看看的時候,一把被奶奶攔了下來「老頭子你要幹什麼!道長不是說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看!」爺爺眨了眨眼睛,又坐回了原處。緊張的望着窗戶的位置。

在屋外,只聽劉道長開口說道「你不應該來這裡!回去吧!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也應該為他們全家着想。人鬼殊途,況且這孩子年幼,經不起你這般折騰。他現在已經發著高燒,你不想他用半輩子的時間來恢復自己的身體吧!」

聽到這裡老兩口似乎明白了外面正在發生着什麼,外面的女鬼正是他們死去的兒媳,我的媽媽。奶奶急忙把我從床上小心翼翼的抱了起來,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卧槽,你說什麼?」劉道長驚訝的問道「此話當真?」

「那,你有何打算?」劉道長接着又問到。

聽到這裡,爺爺奶奶四目相對,不知所措的望着對方。他們只聽到外面劉道長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實在不知道他在和誰說話,說的是什麼。老頭子,你說這真是劉道長嗎,他怎麼還罵街呢?奶奶小聲的問着爺爺,爺爺此時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噓!兩人面面相覷,沒有說話。」

「好,就依你說的,我隨你去。」聽着劉道長說罷,緊跟着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劉道長離開了,只剩下爺爺奶奶呆坐在屋裡。

在屋外,劉道長急促的腳步聲漸行漸遠。他的神情緊張,好像在跟着什麼,就當走到一片墳塋的時候,他停下了腳步「就在這裡?」

只見我媽媽輕輕下拜「道長,這邊是我的墳塋。你看這便是這厲鬼的墓穴,她指着一處老墓說到現在正在外在那山坳中修鍊,我才敢現身。他仗着自己年深日久,有些道行。買通了陰差,改我生死簿為橫死。讓我不得輪迴,強要留我在此陪他。要不然,要不然。。。 。。。」

話到此處,媽媽不禁發出了哭泣的聲音,但鬼就是鬼,哪裡還會有眼淚。她一邊抹着本就沒有的眼淚,一邊說道「要不然他就要取我兒性命,再讓我們母子魂飛魄散。」說著,媽媽抬起了頭,指着那老墳說道「為了留我,最近幾日他正在村子裏四處尋找我的孩子,我本無意傷我孩兒性命,只怕他身上陽氣被那老鬼發現,想讓他沾染上我這陰氣,才不得以出此下策呀。」話語說罷,她抿着嘴唇低頭嗚咽了起來。

「他媽的!」只聽得劉道長罵了一句。其實這一句國罵連我媽也沒有想到,忽然愣愣的望着劉道長。如果換做是旁人,這心裏鐵定是無數只烏鴉飛過,尷尬的要死。

可劉道長卻不以為然,只見他輕挑眉毛,把雙手中指併攏,其餘四指交錯,掐起了手訣。

「光聽說人有黑社會,這鬼還變了惡霸不成!我倒要看看他現在何處!還能反了天不成。」說罷像是把全部的精力轉到了自己雙手中指之上。隨即咬破指尖,輕塗在雙眼眼皮上,開了天目向山坳望去。

《鬼鈴瓏》章節目錄: